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25)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70

一夜纏綿,還好夠克制,才沒把包間裡的臥鋪拆了,還能兩個大男人擠在同一張床上面睡一整夜都沒事,這床也算夠堅固了!

兩人是被外面的喧譁嘈雜的聲音給吵醒的,感覺是有人在吵架鬧事,張副官翻身下床,掀開窗簾一看,火車沒有在行駛,也沒有停在某個車站的月台邊,反而是停在一座橋樑上,他們現在在一座很深的峽谷之上。

張副官將窗外的情況告訴齊桓,一邊拾起衣物往身上套,然後再將門微微拉開一條縫隙,貼在門上,往外探頭一瞧,發現走廊的盡頭有人在跟火車上的服務人員爭吵,好像誰也不讓誰的樣子,現在是什麼情況?兩個人納悶的對視一眼。

齊桓起身,穿回道士袍,整了整自己的儀容,打算走出去問問狀況。

「八爺,外面情況未明,當心點。」張副官攔住了準備邁出門外的齊桓。

「沒事,這不有你在嗎?」齊桓給了張副官一個安心的笑容,有他在身邊自然是無所畏懼。

雖然齊桓如此信任自己,張副官心裡是挺高興的,但是他仍然有點擔心齊桓會因為他一時失察,而陷入危險的境地,畢竟有過之前太過大意的經驗,凡事還是多留點心比較好。

齊桓走近了那些人,張副官跟在一步之後,方便隨時應變突發狀況,因此不敢離得太遠,太近又怕齊桓不好做事,張副官也是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與人交際溝通一直都是他的罩門。

「不好意思,容我打個岔,敢問兄台為了何事在此爭執?」齊桓拱了拱手,一副必恭必敬的樣子。

「臭道士,你算哪根蔥啊?這裡輪得到你說話嗎?」對方明顯對於齊桓感到不屑。

「這話這樣說就不對了,俗話說和氣生財嘛!大家有話好好說。」齊桓倒也不介意對方眼裡的不屑。

「這位先生,很抱歉,列車不知道什麼原因故障,目前停住了,已請求最近的車站前來支援。」列車服務人員開口回覆齊桓。

「原因沒有找到嗎?」齊桓再次確認,照理說列車故障很難找不到原因。

「是的,當列車駛進這座橋樑後,忽然無緣無故失去了動力。」

「欸欸欸!我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剛剛那人提起了服務人員的領子,原本就看他不順眼,對於他回答齊桓的問題更不滿了。

「這……我也不能跟你保證……」服務員努力想壓下自己驚慌恐懼的心情,可聲音還是些微的顫抖著。

「廢物,連這都搞不定,我們家老闆可沒這麼多時間在這瞎耗!」那人用力一推,鬆開了服務員的衣領,拍了拍手走了,身邊幾個跟班也隨後走了。

「八爺,你覺得他們口中的老闆是什麼來頭?」張副官見那些人走去,便從後挨近齊桓耳邊輕聲問道。

「不知道,要去一探嗎?」齊桓也微微轉頭回答張副官。

「都聽八爺的。」

「反正我們一時半刻也離不開這裡,不如就去瞧瞧吧!」



71

兩人悄悄跟在那些人後面,怕被發現,所以離得挺遠的,見他們最後走進這節車廂末的一間包房裡,張副官貼在門邊,仔細聆聽裡面的動靜,他聽到了方才那人正在說話,跟他老闆道歉之類的,也沒聽出其他名堂來。

「我進去替他們算個命吧!」齊桓整了整自己的衣襬,準備大聲吆喝。

「對方不知是敵是友,一定要多加小心,我就在門外。」張副官在齊桓臉頰輕啄一口。

「咳!好了好了,我知道。」齊桓清了清嗓子,把不該有的表情壓了回去,「算卦咯!算卦咯!不準不要錢!」在門口吆喝了幾句,便膽大地敲了敲門,「裡頭的大爺,算卦嗎?」

「去去去!算什麼卦?快走!」剛剛那人拉開了一條門縫,瞪了齊桓一眼。

「這位大哥,我們剛剛見過的啊!既然我們這麼有緣,要不我幫你算一卦?」齊桓偷偷用腳撐住門縫,讓門不能輕易關上。

「哼,有什麼緣?吵到我們老闆的話,我可不確定你還能不能走出這兒!」那人亮出了一把匕首。

「這……這……有話好好說,我看你面額方正、骨堅肉實,只要行得正坐得直,便能保一生平順,可這眉毛有些雜亂,最近恐會破財,小心為妙啊!」齊桓覺得自己冷汗都快流下來了,但還是要鎮定地說下去。

「胡說八道!還不快滾!」那人踢了齊桓卡在門縫的腳。

張副官在門外看到這一幕,額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竟敢這樣對待齊桓,他是嫌命活得不夠長嗎?而齊桓也瞄了一眼怒火中燒的張副官,眨了眨眼示意他別動手,張副官只好做罷,哪天就不要讓他在路上遇到,不然就打得他滿地找牙!

「誰在門外嚷嚷?」一個低沉的嗓音傳了出來。

「老闆,是一名騙吃騙喝的江湖術士,我馬上把他趕走!」那人把門擋好,畢恭畢敬地朝著裡面回應著。

「行了,也吵得夠久了,讓他進來吧!」

擋在門口的人聞言,也不好再做阻攔,便將門整個拉開,讓齊桓可以直接看到坐在最裡邊的男子,張副官則在門被拉開的瞬間,又往旁邊退了一點。

齊桓並沒有直接看到那人的臉,因為他戴著一頂西帽,帽沿壓得極低,加上立起的大衣領子,遮去了大半張臉。

「說吧!你要多少錢?」剛那低沉的聲音從帽子下發了出來。

「錢?我不是為錢而來的!」齊桓真沒想到對方一開口是說這個。

「不為錢?那是為了什麼?」

「為了交個朋友。」齊桓瞇起眼睛,露出友好的笑容。

「交朋友?有趣,叫外面那個人也進來吧!」



72

張副官在門外頓了一下,這人不簡單,他在外面沒出任何聲音,自認躲藏的很好,但卻被他發現了。

「先生,您好。」張副官沒多遲疑,一步跨了進來,他知道自己未必有把握能打得過這個人,對方絕非泛泛之輩。

「來者是客,坐吧!」帽子先生也相當好客,讓出了他對面的位置讓兩人坐下。

「多謝先生。」兩人道謝後,也不見外地坐了下來,這才正眼看清楚帽子下的真面目,竟意外地眉清目秀,與他低沉的嗓音不太相稱,看著年紀應該也沒比齊桓大多少。

「我是沈莫諫,不知道兩位叫什麼名字呢?」自稱沈莫諫的帽子男,朝他們伸出了手。

「原來是沈老闆,我叫齊桓,這位是張日山,我們是旅人,準備到雲南去。」齊桓笑盈盈地說著,握了握沈莫諫的手,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應該還是有點道理的,對於不知底細的人,說話也是要有所保留、真假摻半。

張副官直盯著人上下打量,但面上不作任何表情,隔著衣服觀察這人的體態,思考若是一言不合打了起來,他能帶著齊桓全身而退的機率是多少。

「雲南?這麼巧!我正好要回雲南!」沈莫諫看起來是挺開心的。

「哎呀!那我們可要多多仰仗沈老闆了,這樣吧!免費幫你算上一卦如何?」齊桓不介意多交一位朋友,說不定還能幫忙打聽到有用的情報,一舉數得!

「好說、好說,你們來者是客,到時候務必讓我善盡地主之誼!」沈莫諫甚是豪邁地答應了。

「這火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沈老闆有何打算?」齊桓瞧了一眼窗外,依舊是那不變的景色。

「有人會來接我們,等會就能走了,你們跟我們一塊走吧!」沈莫諫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一笑。

「不等火車修好嗎?」齊桓看不出這笑容的含義,若是能繼續坐火車應該會比較保險,更何況這裡還能有什麼別的交通方式可以到達呢?

「一時半刻是修不好了,我還有事趕著要處理呢!」沈莫諫非常篤定火車不會這麼快修好。

「什麼事這麼著急呢?」齊桓在尚不確定對方是否真可為友時,總是要留點後路,如果真的跟他們走了,真有個萬一,他們還能逃嗎?

「到了雲南,你們自會知道,我就先不在此贅述,免得你們多想。」沈莫諫不打算跟他們說事情的原委,看來也是另有安排。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好再探究,反正終會瞭解的。」自知無法從沈莫諫口中探得一二,齊桓也不自討沒趣地繼續問下去。

「報告老闆,我們可以走了!來接我們的人已經到了。」忽然有個人跑了進來,向沈莫諫報告有人來接他們了。

「好,走吧!兩位請跟著來。」

齊桓與張副官互看了一眼,看來沒得選了,只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tbc.


車的部分...請容我之後在另一章寫了哈哈哈
或可能用番外的形式補
然後又出現了一個新角色,我也是醉了

评论(38)
热度(14)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