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24)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67

到了張府,正好趕上了早飯,齊桓毫不客氣地拉著張副官坐下,隨手拿起了一副碗筷,便吃了起來。

「佛爺,我找到線索了!」齊桓邊說,筷子倒是沒有停過。

「什麼線索?」張啟山停下動作,疑惑地看著齊桓。

「佛爺,什麼事都比不過填飽肚子,咱們吃飽再說。」齊桓說罷便繼續扒著他的清粥小菜。

張啟山也不慍,就這樣看著齊桓吃,張副官也是速速就吃飽了,跟著張啟山一起盯著齊桓,感受到兩個人一起施加的眼神壓力,齊桓連忙吞下最後一口粥。

「我說你們這麼盯著我瞧,我怎麼能吃得安穩呢?」齊桓拿起了餐巾擦了擦嘴。

「老八,你總算吃飽了,咱們該來談正事了。」張啟山命人將桌子收拾乾淨,也不打算換地方議事,直接清出餐桌,等齊桓開口。

「就是我找到了,如何喚醒人的線索。」齊桓將地圖攤開,鋪在餐桌上。

「你拿地圖是……?」張啟山看著掩去半張桌面的地圖問道。

「嘿嘿,雖然我還不知道確切地點,但我們要找的東西很有可能在這裡。」齊桓在地圖上用手指虛畫了一圈。

「這裡有什麼?」張啟山看了看地圖,又望向齊桓,不明白齊桓在說的東西是什麼。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那裡有什麼。」齊桓說了一句實話,不是很重聽的實話,但他確實不知道那裡有什麼。

「啊?」張啟山只差沒有怒拍桌子了,連要找什麼都不清楚,是要怎麼找?

「佛爺,冷靜點,聽聽八爺還有什麼話要說。」張副官在一旁安撫張啟山的情緒,儘管可能沒什麼用處。

「還是請佛爺等我敘述完這封信吧!我爹當年留給我的絕筆信。」齊桓把信從信封裡抽出來,然後緩緩地將它打開。

『桓兒,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大概已經不在了,我不是被誰害死的,所以請不要想著要替我報仇。當初有人托我到雲南尋找一個墓,聽說墓裡有靈丹妙藥能讓人起死回生,但在墓裡不小心中了陷阱,本以為沒什麼要緊的,可這身體卻逐漸惡化,一日不如一日,怕是撐不了多久了。其實爹也沒什麼牽掛了,最大的遺憾大概就是不能看你娶妻生子,也罷,你只要答應我好好活下去就夠了,爹永遠以你為榮!

爹爹絕筆』

張啟山聽完齊桓的敘述之後,也沒多做表示,只是這雲南太遠了,交通便利性可不比去東北,這一去一回得花多少時間?長沙不能太久沒有人坐鎮,沉思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讓張副官跟著齊桓同去,交代張副官要保護好齊桓,務必要完好無缺地歸來,自己則是在長沙等待消息。



68

領了張啟山的命令,張副官先送了齊桓回去,不多做停留便返回張府,交辦一些事務,連同裝備行李一併辦妥,本想多派人手跟隨,但想這一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後也只打算帶了幾個通訊兵跟著,有任何狀況以便隨時聯絡,不需要跟著下去墓中。

雖不是做什麼虧心事,但還是怕他們一行人太過扎眼,被人說閒話,張副官命人開車去香堂接齊桓,兩人先行一步從火車站出發,通訊兵晚個幾個時辰再接著上路。

齊桓一到了火車站,便看到了張副官背著一個大背包,穿著打扮像是個旅人一般,站在大門口等著自己,而齊桓則是一身標準的算命先生裝扮,還外帶了一個大包袱,畢竟這一去少說也是要十天半個月,總是會有不少行李。

張副官看到齊桓這身與眾不同的服裝,一眼就能從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認出他來,便朝齊桓揮了揮手,喊了聲八爺,兩人會合後,就直接走進月臺等車。

「八爺,東西都帶齊了吧?沒少什麼東西吧?」張副官與齊桓併著肩站在月臺上問道。

「你八爺我是什麼人吶,怎麼可能會漏掉東西?」在這方面,齊桓根本不需要張副官擔心。

「是,我的八爺最厲害了!」張副官低頭淺笑著。

火車在他們閒聊的時候進站了,張副官推著齊桓上了車,走進了一間包房裡,這累了也能躺下來休息,不用被別人打擾,總不能委屈了九門的八爺。

「呆瓜,你餓不餓?咱們先去餐車吃點東西吧!」齊桓放下了身上背著的包袱,拉著張副官的胳膊問道,這一忙完,就感覺肚子有點空虛。

「八爺這是自己餓了吧!」張副官一眼就看出問自己餓不餓根本是障眼法,齊桓自己餓了才是真的。

「嘖!不餓是吧?不去拉倒,我自個兒去!」齊桓甩掉張副官的胳膊,拉開門走了出去,還不忘用力將門甩上,彷彿跟門有仇似的。

「哎,八爺,你等等我啊!我沒說不餓啊!」張副官在門闔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門再度拉開,大步跟上齊桓。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進了餐車,沒多久服務生就替他們上了飯菜,齊桓也不看坐在自己對面的張副官,悶著頭吃自己的,吃完沒事就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夕日西沉,大地灑上一層淡淡的金粉,也染上了齊桓大半張臉。

「八爺,你真好看!」張副官用手支著下巴,看著望著窗外的齊桓,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說什麼呢你!」齊桓的臉不自覺地微微紅了起來,在夕陽餘暉下,像抹了胭脂般,更顯嬌媚。

「你是我在這世上看過最好看的人了!」這是張副官發自肺腑之言,天下眾多美人,也入不了他的眼,就算是貂蟬西施,也比不上眼前的良人。

齊桓一時說不出話,只覺得臉頰發燙,低著頭不去接受張副官那柔情四溢的目光。

「走吧!八爺,我們回包間。」張副官站起身,伸出手到齊桓面前。

「走就走!」齊桓一個閃神,差點把手搭上了眼前那隻骨節分明,又佈滿厚繭的手,幸好即時回神,這旁邊全是人啊!他還沒膽如此招搖。



69

肉渣(?)走鏈接好了


tbc.


拖文拖到想打死自己,無奈下班只想癱在床上,然後......這章結尾,估計有人想打死我,對,就是到那裡,沒有後續了哈哈哈

评论(35)
热度(15)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