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送機(一發完)

※現代AU
※戀人未滿

-------------------

幾天前,齊桓約了張日山吃飯,看著齊桓的眼神如同往常般與燈光一樣柔和,本以為這只是例行性的吃飯之約,張日山沒想到會聽到令人震驚的事,齊桓說他就要出國了,他要去國外充實自己,可能會去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看看,也許一年後就回來了,也許。

這天就是齊桓要離開的日子了,被公司的一些事務拖延到他離開公司的時間,張副官飛快地開著車,正趕往機場,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逼近,深怕來不及見到齊桓出國前的最後一面,他跟他約好要在機場的出境大廳送他,就算是再好的朋友,知道他不會因此怪罪自己,但也總不能爽約吧!

到了機場,停好車後,張日山飛快地奔跑著,上了手扶梯,遇到有人擋住了路,他不耐地用手指敲著扶手,而前面的人也像視若無睹般,繼續聊著他們的天,大概是要一起出國的喜悅,蒙蔽了他們的雙眼吧!這讓張日山更加不耐煩了,他恨不得能跟齊桓一起出國,可是他沒有任何理由。

終於擺脫了阻擋在面前的阻礙,張日山踏進了機場的出境大廳,焦急地在茫茫人海裡搜尋那抹熟悉的身影,踱著努力想保持鎮定的步伐,在人群中穿梭,只為見到那人一面。

張日山給齊桓撥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不是齊桓那溫和有禮的聲音,而是聽了會令人惱怒的語音,張日山煩躁地掛掉了電話,也對,要出國的人,大概也不會開著手機了,上了飛機,那就更不可能了。

張日山停下腳步,在心裡嘲笑著自己的愚蠢,自己有多麼的喜歡他,難道還不清楚嗎?為什麼到了最後一刻,才後悔當初不講明白,更是怨恨自己的不夠勇敢,長久以來都只維持著若近若遠的好朋友關係,怕越過了那條線,可能連朋友都當不成。

就在張日山還沉在自己無限的懊悔中時,感覺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轉頭一看,那不是別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個人,齊桓衝著他笑了一下,那笑像蜜一樣甜進了張日山的心裡,化在了心口,不做他想,直接將齊桓一把擁入懷中。

齊桓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擁很是疑惑,但也沒多說什麼,就靜靜地讓他抱著,一手撫上了他的背,在熙來人往的大廳中,只有他們如同時間暫停一般,也不在乎別人是否會對於兩個大男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投射異樣的眼光。

「你不放開,我要怎麼走?」最後看著時間快到了,齊桓無奈地先開了口。

「我不想你走。」張日山將人攬得更緊了。

「人總是要多走走看看,多闖蕩闖蕩,才能有更廣闊的視野,你就別任性了,快放開我吧!」

「那你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

「一年後一定要回來,我會在這裡等你。」

「等我做什麼?你也有自己的人生要過不是嗎?」

「我想聽你在國外遇到的事情,還有…我有話對你說。」

「有什麼話現在不能說嗎?」

張日山抬起靠在齊桓頸邊的頭,二話不說就吻上了齊桓軟嫩的唇,輕柔而深情,不帶任何侵略的動作,因為他怕,怕齊桓拒絕了他,然而沒有發生意料之中的事,齊桓沒有推開也沒有閃躲。

「我喜歡你,不要離開好嗎?」張日山怯懦地開口告白,也請求齊桓不要離開。

「謝謝你,但我人生已經做了這個決定,必須得走,若是一年之後,你沒有變心,等我回來,會給你答案的。」齊桓說罷,轉身離開,瀟灑地走進海關,雖然他的人生不會因為這個突然的因素,而改變原本的規劃,但是還是在心底埋下了一顆種子,悄悄地在心裡萌芽。

end.

-------------------

昨天去給好朋友送機,一年後才能再見了,就突然有這個腦洞,很想給副八寫一個送機,取名廢,就叫送機了哈哈哈

评论(29)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