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22)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61

「八爺,你要先去見佛爺嗎?」張副官牽著齊桓的手,走在無人的走廊上。

「我先去跟佛爺說我必須先回去查一下資料。」齊桓被牽得有點不自在,被別人看到感覺不太好,但又不想放手,真的是很矛盾。

兩個人一直走到張啟山所在的書房前才依依不捨地放開手。

「佛爺,我覺得我還是先回去翻一下書,等有對策了,再過來討論。」齊桓走到張啟山面前,拱了拱手說道。

「好吧!副官,送八爺回去,」張啟山擺了擺手,讓張副官送齊桓回香堂。

「是!」張副官行了一個軍禮。

兩個人不緩不慢地走出了張家的大門。

「八爺,您是坐車,還是走路呢?」張副官偏著頭望著齊桓。

「這日正當中,太陽毒辣得很,當然是坐車啊!」齊桓指了指頭頂上的太陽,一副這還需要說嗎的樣子。

「是,那八爺請上車吧!」張副官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臉上揚起淺淺地微笑。

「這還差不多!」齊桓也不囉嗦,直接坐了進去。

張副官坐進駕駛座,打了檔、踩下油門,就駛出了張府,兩個人在車上閒聊著。

「你們張家人真的是毫不講理,連高歡跟她爹都被你唬得一愣一愣的。」齊桓想到舉著槍對著高歡腦袋的張副官,那眼神中帶著不容反抗的凶惡,真的是自己認識的人嗎?

「不這樣做,那人怕是不會說出口。」高石峰這個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的人,唯一的弱點便是高歡,但其實張副官心裡也沒有底,不知道高石峰是否打算打死不認高歡這個女兒,若是如此,難道真的要扣下扳機嗎?

「他若打死不認,你……會怎麼做?」齊桓問出了張副官心裡所想。

張副官聽到這個問題,急踩了煞車,吃驚地看向齊桓,他正好在思考的問題,齊桓也想得到?簡直就像肚子裡的蛔蟲一樣!

「怎麼了?」齊桓一臉茫然地回望著張副官,這個問題有什麼令人驚訝的地方嗎?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張副官撓了撓頭。

「誰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答案。」齊桓插著手、撇過頭去。

「唉!這我……我其實也不知道我會怎麼做……」張副官洩氣地說。

齊桓轉頭回來,看到張副官愁眉苦臉地繼續開著車,心裡也跟著揪了起來,這不該是他該憂心的事情,寧可自己替他煩惱,也不願再見到他因為這種事情而困擾。



62

很快地駛到香堂門口,還沒下車,齊桓就給了張副官一個擁抱,靜靜地把頭靠在張副官的脖頸旁。

「八爺?」張副官不明所以地回擁著。

「我希望你不要成為我不認識的人。」齊桓語調平穩,但裡面卻含有一絲不捨的情緒。

「啊?我怎麼可能會變成八爺不認識的人呢?」張副官不能理解齊桓怎麼會突然說這種話。

「我不願再見你這般表情,答應我以後不要做自己後悔的事。」齊桓知道,今天張副官若是開了槍,那才真的是後悔莫及的事。

「謹遵八爺教誨。」張副官雖不太懂齊桓說這些是什麼意思,但是如果這是他所期盼的,自己便會守住這個承諾。

「呆瓜,你一定不懂我在說什麼。」齊桓推開了張副官,嘟起嘴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八爺說什麼都對。」張副官看到齊桓那紅潤的嘴唇,此刻正翹了起來,簡直就是要自己吻上去的意思嘛!然而身體反應比大腦思考還快,張副官已經把嘴唇覆了上去。

「跟你說正事,你……你……幹嘛呢!」雖然是在車內,但難保不會被看見,齊桓老臉一紅,愣是往車窗上靠。

「八爺,你這不是要我親你嗎?」張副官一手撐在方向盤上,一手扶著椅背,挑著眉說道。

「我……我先回去了啊!」齊桓逃命似的開了車門,奔進屋裡。

「八爺,我晚點再過來!」張副官搖下車窗,朝著香堂門口喊道。

齊桓偷偷探頭出來,目送著張副官離去的車,一邊想,這呆瓜真的是太得寸進尺了,一點都不正經,真的必須好好教訓教訓一下了。

一直到看不到車影了,才走回裡屋,開始翻找書籍經典,任何一切可能都不能放過,總會有那麼一兩本書是有用的吧!

齊桓把書都擺在了桌上,整個桌面連個縫隙都沒有,完全被掩埋了,人就扎進書堆裡,看看有沒有喚醒昏迷之人的辦法。

小滿看到自家爺一回來,也不先吃個午飯,就這麼一頭栽了進去,不知道該怎麼辦,叫了幾次也都沒有要吃的意思,可再不吃就過飯點了,實在是沒辦法,也只好做罷,出去買些點心備著,還比較實際,這樣肚子餓了,還可以稍微止個飢。

沒多久,小滿就把點心擱在了一邊的桌上,又沏好一壺齊桓愛喝的白毫銀針,叮嚀著自家爺餓了可以吃,便不再打擾齊桓,將門掩上了。

齊桓一埋首書中,就忘記任何事物,周遭一切彷彿與他無關,肚子似乎也忘記了提醒自己要吃飯,只專注於字裡行間,有種與世隔絕之感。



63

忙了一整天的公務,張副官拎著一些吃食,也不用敲門,就走進了香堂中。

一走進屋裡,張副官擰著眉看著齊桓,人都快被書掩埋了,齊桓也沒有抬頭瞧他一眼,看了旁邊小桌上擺著點心,感覺也沒怎麼動過的樣子,張副官的眉頭是更皺了些。

「八爺?」張副官靠到齊桓身邊,試探地呼喚著,只見齊桓不為所動地低頭翻著書。

「八爺,吃飯了!」張副官繞到另一邊盯著齊桓喊著,不管怎麼喊,齊桓仍舊像是沒聽到一般,完全不理人,張副官只好坐了下來,用手撐著頭,等齊桓自己想離開書的世界再說。

等著等著,張副官竟然打起瞌睡,齊桓偷瞄了一眼,發現他睜開眼睛望向自己,齊桓趕緊低下頭,假裝翻書。

「八爺,你偷看我。」張副官咧嘴笑著,齊桓不是真的不理他,只是裝做不理他。

「去去去,誰要偷看你了,我那是光明正大地看!」齊桓把書丟下,把手插在胸前,他本來只是想給張副官一個教訓,就一個晚上不理他,誰知道這麼快就破功了。

「是,我們八爺最光明正大了,先吃飯再說,好嗎?」張副官整理起桌上的書,想清出桌面吃飯。

「哎哎哎,都被你弄亂了!」齊桓連忙阻止張副官。

「不是啊!八爺,這滿桌的書要怎麼吃?難道要吃書不成?」

「去屋子外頭的石桌吃不就行了嗎?」齊桓起身拉著張副官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食物還沒拿呢!」張副官伸長著手,把食物撈了過來。

張副官把吃食都擺到桌上,都是從張府的廚房打包過來的,雖然有些涼了,卻還是挺好吃的樣子,趁著張副官擺桌時,齊桓從房裡拿了一小壺酒,說是正好配著皎潔的月光。

「呆瓜,我敬你。」齊桓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八爺,喝慢點!」張副官看著齊桓這麼豪邁地喝法,擔心他嗆著,不過自己也喝了一杯。

「看到月亮,總是會讓我想到當初你救我的那一晚,讓我們敬這輪明月一杯!」齊桓將酒杯高舉,對著月亮,仰頭又是一杯。

張副官也跟著齊桓舉起酒杯,對著月亮敬了一杯酒,雖然當時他已經不太記得是不是月圓之日,但他不會忘記那時拉著齊桓的手,游上岸的事情。

「八爺,不要光喝酒,也要吃點飯啊!」張副官夾了一口菜到齊桓嘴邊。

齊桓也不客氣地張開嘴,把到嘴邊的菜吃進嘴裡。

「今天佛爺對於我沒告訴歡歡他父親的事竟然不意外,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齊桓將口中的菜嚥下後 ,繼續跟張副官閒聊。

「當然是我跟佛爺說的啊!不然早就二話不說,帶你們直接進去審訊室了。」張副官怎麼能讓張啟山責怪齊桓?這種事能先報備就先報備咯!本來是沒打算告訴齊桓的,既然他都問了,還是老實說吧!

「我還想說佛爺哪時這麼好心,原來是你提前告知了啊!」齊桓覺得這小子還是挺好的,有被人寵著的感覺,若是自己不提這事,還真不知道張副官為他做了什麼,雖然只是件小事。


tbc.


拖了這麼久才更,然而更了一章不知道在寫啥的東西,拜託不要打我哈哈。

评论(18)
热度(16)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