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21)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58

等齊桓醒來,已是隔天早晨,陽光從窗戶灑入,床邊雖不見昨晚共枕而眠的人,但被窩裡還留有餘溫,想來那人剛離開不久,床頭邊的小桌上放著一盞微溫的茶水,正好可以潤潤喉嚨,齊桓心想這呆瓜倒也用心,走前不忘照顧自己,雖然昨晚一夜折騰,全身快散架了似的,但心還是挺暖的。

整理好自己的齊桓,扶著腰走到桌前,見桌上擺著早飯,小滿也不知道哪裡去了,剛要坐下,就看到張副官拿著什麼東西進來。

「八爺,早啊!」張副官迅速地走進屋內,放下手上的東西,空出手來扶住齊桓。

「我還以為你回去了。」齊桓坐了下來。

「我等等一起帶你們回去見佛爺,怎麼會先走呢?倒是八爺您的身體還可以嗎?」張副官關切地看著齊桓。

「拜你所賜,我這腰跟屁股真的是不太舒服啊!」齊桓咬牙切齒地說道。

「我等會兒幫您按摩一下,您覺得如何?」

「咳咳,先吃早飯吧!」這腰還經不經得起張副官按捏?齊桓實在不敢輕易嘗試。

「兩位早!怎麼一早就聽到有人要按摩?桓哥昨天沒睡好嗎?」高歡也走了進來,對於兩人方才的對話內容感到有些疑惑。

「呃……這……」齊桓一臉窘迫,一抹緋紅染上了耳梢。

「好了,大家快吃,這是我剛去買的燒餅油條,還熱著呢!對了!還有豆漿呢!」張副官趕緊替齊桓解圍,翻開了剛拎進來的食物,分送至兩人手裡,又趕忙盛好豆漿,遞至面前。

幾個人吃完早餐後,就由張副官開車,回張府找張啟山,當然,齊桓還沒跟高歡說將人都帶回來的事,不然可能昨天就直接殺過去見人了,不讓她見人的理由又說不出來,乾脆都不講,另外他還是希望張啟山能好好地休息一晚,畢竟他可是被砸破了頭,不宜過度使用腦子,怕他的頭又疼了起來。

「是說,到底是什麼事是只有我能幫忙的?總不會要我跟你們去衝鋒陷陣吧?」高歡對同是坐在後坐的齊桓問道,她能幫的忙著實有限,能幫的也都幫了,真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是她派得上用場的。

「這個啊!待會去佛爺那就能知道了,妳先不要著急。」齊桓面對高歡的問題,只能使用拖延戰術,他一點都不想揹這個鍋。

「好吧!既然你要繼續賣關子,我也不勉強,反正等一下就知道了,對吧!」高歡大概也是有猜到一點,或許就是跟父親有關,但可能因為某些原因不好說,也就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



59

張副官領著齊桓跟高歡進去了會議室後,自己就轉身走出去請張啟山過來,只是這挺拔的背影,也能讓齊桓看呆了幾秒,這張副官可不比張啟山差,等再回過神來,張啟山已經走進來了。

「老八,你發什麼愣?」張啟山在門外就看到齊桓走神的模樣。

「哎呀!佛爺你來啦!」齊桓趕緊賠個笑臉,真要說為何走神,他還真沒那個臉皮說得出口。

「見過佛爺,今天找我來是為了?」高歡看張啟山進來,迫切地問道,她是真的很想早日再見到他的父親。

「是為了讓你指認一個人。」張啟山直接接了高歡的話,也不拐彎抹角,說出了重點。

齊桓覺得奇怪,為什麼張啟山不問自己,為何沒事先告訴高歡事情緣由?不過也有可能這不是張啟山關心的事情,也就沒必要多費脣舌。

「什麼人?」

「跟我走一趟就知道了。」

「好,我願跟你走。」

張啟山也不再多說些什麼,帶著兩人就往審訊室走去。

「佛爺,人已在裡面候著。」張副官站在審訊室門口,等著三人的到來。

張啟山點了個頭,張副官便拉開了門,讓三人進去,齊桓經過張副官旁邊時,張副官還對著他擠眉弄眼,齊桓只得白了他一眼,真是想不通張副官到底在做什麼。

「歡歡,你見過這個人嗎?」齊桓指了指坐在桌前的首領。

「嗯……我看看……」高歡走到那人跟前,仔細一瞧,「這人……是爹?爹!」

「我不是你爹。」首領眼神冰冷,聲音沒有任何起伏。

「你就是爹爹啊!」高歡激動得抓住了首領的肩頭。

「你認識的那個人已經死了。」

「我不管,你就是爹爹,就算化成灰我也認得!娘跟我這麼多年來都盼著你回來,你怎麼能不認我們呢?」

「我現在就是一個被關在這裡的罪人,時日無多了,告訴你娘,他的丈夫早在他失蹤的那天就死了。」

「真的……死了……嗎?」高歡鬆開了手,無力地垂下頭,他不能明白他爹就活生生地擺在自己眼前,為什麼就是不認她?

「死了,徹底地死了。」

「這可不行,你還沒交代清楚,快說,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齊桓代替張啟山開口了。

「我說過了,你就是殺了我,也不會說出口的。」

「是說,還是不說?」張副官用槍抵住高歡的太陽穴,露出極其凶惡的表情,瞪著首領。

高歡動作一滯,差點忘記呼吸,她沒想過有人會拿槍指著自己。



60

齊桓被張副官的舉動嚇了一跳,張家人一言不合就拔槍啊?還講不講道理了?當然表面上還是一副神態自若的樣子,不露出一絲破綻。

「你……!」首領慌張地站起身,看樣子張副官的威嚇達到效果了。

「不說,我就轟了她。」張副官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一樣,看起來真的會開槍似的。

「不……不要殺她,我說,我說!你們想知道的我都招。」首領被逼急了,只好答應全盤托出。

「好。」張啟山按下了張副官持槍的手,示意他把槍收起來,「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你必須老實回答,不得矇騙我們。」

「多年前,我在河邊捕魚,遇到幾名日本官兵,他把我抓走,說要做什麼實驗,我央求他們別做,可他們怎麼會聽?還說要把全村人都抓起來,我只好跟他們交換條件,幫他們做事,換得母子倆與全村的老弱婦孺平安。」

「你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實驗嗎?」

「這……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抓人回來是為了用藥,使他們反覆進入夢境,最終精神崩潰,成為行屍走肉的殺戮傀儡。」

「那些昏迷的人還有機會可以救醒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日本人將技術移交給我時,只有讓人精神崩潰的方法,並沒有給我解除的方法。」

「真的?」

「真的!」

「你叫什麼名字?」

「高石峰。」

「好了,那我沒什麼可以問的了,你們看還有沒有什麼話要說,說完後副官再把他帶回去牢房裡,晚點老八再來討論怎麼救那些人。」張啟山說完就步出審訊室了。

「爹!您剛剛為什麼不認我呢?」

「我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怎麼還有那個臉呢?不如就讓那個你所認識的父親永遠活在你的腦海裡吧!」高石峰對於他的女兒以及被他傷害過的人只有愧疚。

「不管怎樣,你都還是我爹啊!」高歡說著說著便喜極而泣,終於找到父親的喜悅是難以言表的。

「呆瓜,你說佛爺會放了高歡他爹嗎?」齊桓在張副官旁邊小聲地問道。

「可能會吧!佛爺也不是一個好殺生之人。更何況他也是形勢所迫,不得不為。」張副官也側過頭小聲地在齊桓耳邊回答道,說完還輕吹了一口氣,還揚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哎!」齊桓用手擋了擋自己的耳朵,瞪了張副官一眼。

「我還有一個問題,你是真的喜歡男生嗎?」張副官突然想到這個人當初假扮老婆婆,然後又差點輕薄了自己,想想都能打個冷顫。

「不是,因為你的意志太過堅強,什麼樣的夢都無法讓你陷入崩潰,所以才想用這個方法試試,真的很對不起!」高石峰搖搖頭道,當初他用了很多方法,都得不到效果,只能出此下策。

得到答案的張副官,鬆了一口氣,還好高石峰並不喜歡自己,不然他真怕要是他又對自己做什麼事情,他會不小心失手殺了他。

之後,張副官帶高石峰回到牢裡,允許高歡每天過來探望他,或許哪天就會被釋放了,要她不需要擔心。


tbc.


這個交代事情原委的過渡章真的是有點無聊,然而我還卡這麼久......

感覺前面的劇情都快忘了吧哈哈哈

(因為前幾天都在整理新住處,所以忙了點,現在是整理半好,能住就行了這樣哈哈哈。)

评论(28)
热度(16)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