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20)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56

幾天不在,待處理的公文已堆得快頂到天花板,張副官忙完天已黑了下來,軍裝也沒換下,只想著要快去找齊桓,腳下的步伐也輕快了起來,滿心歡喜地推開香堂的大門,卻看到齊桓身邊坐了個女的,兩個人有說有笑,自己默默站到一旁,過了很久齊桓也不理他,簡直像個委屈的小媳婦站在那裡罰站一樣。

「桓哥,這位是張副官吧?他站在這裡挺久的了,你不招呼一下他嗎?」高歡看到張副官在身後投視著哀怨的眼神,有點不太自在。

「嗯,重新跟你介紹一下,他是張副官,你上次見到他時,應該還沒這麼有肉吧!」齊桓伸手捏了捏張副官長肉的臉頰,軟嫩又不失彈性,捏起來手感甚好。

「八爺……她是?」張副官被捏得一頭霧水,自己根本沒印象有見過這個女的。

「啊呀!他是高歡,之前救你的時候有幫忙過。」齊桓拉著張副官坐了下來,他忘了這兩個人沒正式打過照面,張副官根本就沒見過高歡。

「多謝高歡姑娘相助。」張副官雖然有很多問題想釐清,但既然齊桓都說人家幫助過自己,自然不會有假。

「別這麼說,我們算是互相幫助吧!」

「怎麼說?」

「我也想找到我爹,就來求助佛爺了。」

「原來如此。」

「明天,還要跟佛爺討論此事呢!這夜也深了,不如大家就先休息吧!」說到這事,齊桓就想到還得帶高歡去找張啟山,大家今晚早點休息也好。

「那我就先回房了,兩位晚安。」高歡起身回房。

「歡歡晚安,祝好夢。」齊桓送高歡至門口,目送她進房。

「八爺。」張副官還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喝著。

「你……你怎麼不回去?」齊桓看著張副官臉上的笑容,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有事跟您談談。」張副官也替齊桓倒了杯茶。

「談……什麼?」齊桓坐到桌子的對面,不敢離張副官太近,怕他突然做了什麼。

「是不是該解釋一下您跟高歡姑娘是什麼關係?」

「你這是吃醋了嗎?」齊桓暗笑,這呆瓜真的是挺在乎他的。

「我……我沒有吃醋!」張副官惱羞成怒,倏地拍桌站起,也不繞過桌子,腰往前一彎,伸手拎住齊桓的領口,狠狠地就是一個吻,粗暴且雜亂無章,很快地就吻得兩人都喘不過氣。

「哎呦!」張副官一個鬆手,齊桓身子一軟就從椅子上跌到地上去。

張副官摘下頭上的軍帽,放到桌子上,解開了領口的軍紀釦,走到齊桓身旁單膝下跪,托起他的下巴。

「八爺,您說誰吃醋了?」

「沒……我什麼都沒說,話說你怎麼還不回去?」

「你家就是我家不是嗎?難道八爺不歡迎我啊?」

「什……什麼?我家哪時是你家了?」

張副官不打算回答齊桓的問題,直接將人打橫抱起,無視對方打鬧,徑直走回房裡。



57

聽說是軍裝PLAY,請上車


tbc.


說好的軍裝PLAY,結果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寫得這個算不算哈哈哈(不要揍我)

果然我寫車就是寫一句,就會卡了10分鐘(倒地)

评论(25)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