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9)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53

門被推開,發出了聲響,兩個人走了進來,竟然是消失的小王,他被蒙面人用刀抵住脖子,雙手被鉗制在身後。

「放下武器,別做抵抗,我就不傷害他。」一個似曾相似的聲音從蒙面人身後飄了出來。

「是你!那個裝成老奶奶的人!」張副官怎麼可能忘記那個該死的聲音。

「呦!你自己送上門來啦!我改變主意了,你跟他交換吧!保證讓他們都能活著回去。」那人走到小王旁邊,一雙不懷好意的眼睛盯著張副官,只是他臉上的黑布讓人看不清表情。

「不行!」齊桓沒多做思考就直接打斷所有人的思路,要張副官獨自留下來,他做不到。

「八爺,你聽我說,現在只有這個辦法了,我自己能脫困的,放心。」張副官已經想好如何制伏這人了,便邊說邊使眼色。

「哼!想脫困,哪有這麼容易?你們到底是換還不換?」那人等得不耐煩了,雖然被黑布掩去大半個臉,仍散發出不悅的氣息。

「好,我換。」張副官握上了齊桓的手,從齊桓袖口抽出匕首,藏進自己衣袖中,轉身放下原本握在手裡的槍,舉著雙手朝著堵住門口的人走去。

「很好,這樣就對了。」那人把小王接到自己手裡,示意要原本鉗制住小王的人抓住張副官。

張副官走到那人跟前,馬上就被扣住雙手,小王也被推到齊桓那裡,看樣子他們還算守信用,張副官從袖子抖出匕首,反手往人身上刺去,沒料到竟被躲開,又朝後一踢,整隻腳就被抓住,整個人被壓制在地。

「張副官!」齊桓大聲驚呼,心裡萬般焦急,怎麼會有張副官打不過的人?

「八爺,你不是最會跑了嗎?還不快走?」張副官勉強抬頭望向齊桓,希望至少這兩個人能脫險。

「可是你……」

「沒有什麼可是,你們都別想從這裡走。」沒想到這聲音是從齊桓身旁傳來的。

齊桓轉頭看向小王,看到小王手裡拿著剛才張副官放到地上的槍,此刻槍口正對著齊桓腦門,冷汗霎時就滴了下來,也不敢動一下。

「小王,有話好好說,先把槍放下。」齊桓試圖讓他放下手裡的槍。

「不,我本來就跟他們是同伙的。」小王一點都沒有要把槍放下的意思。

「八爺!」張副官看到齊桓身陷險境,都怪自己太過大意,對小王卸下戒心,槍口對向齊桓的瞬間,順道點燃心中的怒火,盛怒之下,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動作,用力掙脫了握有匕首的那隻手直接甩出,刺中了小王握槍的手背上,一個吃痛手裡的槍落到了地上。



54

齊桓趕緊撿起地上的槍與匕首,跑到張副官身旁,同時張副官一個回身躺倒在地,雙腿用力踹向蒙面人的腹部,立刻退開幾步,張副官趁機起身,抓住齊桓的手腕,護在自己身後,再接過匕首準備與對方搏鬥。

那蒙面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燈,馬上一個跨步朝張副官就揮了一拳,張副官閃過了一拳,卻沒躲過緊接而來的掃堂腿,原本就受傷的小腿再度受到重擊,頓時腿一軟,半跪了下去。

「呆瓜!」齊桓看到張副官處於下風,從身後的櫃子上拿起東西就砸了過去,也不管那是什麼,那人就這樣被砸暈在地。

「八爺,我沒事。」張副官牙一咬,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又看狠狠瞪了門口那位與小王,從齊桓手上拿了槍,對小王就是一梭子彈過去,削過他的耳旁,小王整個嚇昏,癱坐在地上,最後又把槍口對上門口那個逃也不逃的人,「為什麼不逃?」

「為什麼要逃?」

「你什麼意思?」

「既然得不到你的人,我們又形跡敗露,只好同歸於盡了。」那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站到牆邊的,他伸手敲了牆壁一下,好像有什麼機關被觸動了,開始天搖地動。

「你想得美!」張副官一個箭步,打暈了他。

「日山,你過來一下。」齊桓蹲在剛被他砸暈的蒙面人前,頭也不抬地呼喚張副官過來。

「怎麼了?」張副官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蹲了下來,看了那人的臉後愣住了,「佛……佛爺?是佛爺!」張副官大聲叫喚,希望能讓張啟山醒過來。

「看來佛爺被控制了。」齊桓忽然對張啟山感到有點抱歉,下了如此重手,等張啟山醒來,非剝了他的皮不可,「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快離開這裡,其他的事之後再說。」

「老……八……?我這是在哪?」可能是剛聽到了張副官的聲音,張啟山忽然醒了過來,頭疼得像被大象踩過一樣。

「佛爺,我們出去再說,此地不宜久留!」齊桓扶了張啟山起身,現在著實不是解說一切的時機。

張副官見兩人無事,便語帶威脅地讓小王背著那個之前被叫做首領的人,又到其他房間一探,發現其他親兵被關在一間房裡,幸虧他們沒被下藥得太深,喚醒他們之後,讓他們去帶其他被關在這裡的人一起出去,趕在這裡塌陷之前,所有人都平安脫困了,再晚一步,大伙就要葬身湖底了。

總而言之,這趟算是完成任務,沒有白來,重要人犯也到手了,一行人就這樣回去長沙了。



55

安頓好所有人後,張副官走進會議室,看見齊桓與張啟山兩個人正在談些什麼。

「佛爺,都安頓好了,也請大夫看過了,但是那些人就是昏迷不醒,另外就是那個頭領跟小王,等候審問中,佛爺隨時可以提審。」張副官向張啟山報告事情處理的狀況。

「好,我們這就過去。」張啟山站起身,準備朝審訊室走去。

「佛爺,不再多休息一會兒嗎?」齊桓投了個眼神,讓張副官也勸勸張啟山,再休息一下也好,可張副官只管低頭竊笑,不打算接下齊桓的眼神。

「佛爺,請。」張副官跟在張啟山身後,一同走去審訊室。

「老八,別愣在那,過來。」張啟山覺得這事也該讓齊桓參與,便叫上了他。

齊桓只得應了聲,跟了上去,張啟山交代的事自是不敢怠慢,畢竟自己還欠人一回。

「八爺,您剛跟佛爺在談什麼呢?」張副官見齊桓跟到自己身邊,便偏過頭低聲問了一下。

「就跟佛爺說這幾天發生的事,沒別的。」齊桓也壓底音量回答。

「那您可有說您砸他的事?」張副官邊問邊忍著笑。

「男子漢做事敢做敢當,有什麼好不敢說的!」齊桓說得理直氣壯,他從來就沒有畏懼過誰,應該……吧?

三人走到審訊室,看到那名首領已坐在裡面,張啟山隔著桌子,對坐在他前面,齊桓跟張副官則是站在張啟山身後。

「你叫什麼名字?」

「……」

「佛爺在問你話,你沒聽到嗎?」張副官拔槍指著他的額頭。

「殺了我吧!我什麼也不會說。」那人寧死不屈,脾氣倔得很。

「放下。」張啟山按著張副官的槍。

「是,佛爺。」張副官迅速收回槍,張啟山的命令是絕對服從的。

「老八,你能看出他的軟肋嗎?」

「佛爺,我剛算了一卦,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

「他可能就是歡歡在找的人……」

「你是說他也許就是她的父親?」

「沒錯,我們去找歡歡過來就知道真相了。」

這樣空問怕是不會有結果,只好先命張副官將人帶回牢籠裡,再等高歡過來協助指認。


tbc.


劇情終於到這了,不知道還會有幾章完結,我是覺得應該沒這麼快啦!哈哈哈哈

說好的三章要開車的,希望下一章能開!

评论(22)
热度(13)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