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8)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50

三個人上了岸,開始尋找入口,這裡有很多大石頭,好像擺著什麼陣法一樣。

「別動,我怕有機關。」齊桓出聲制止了兩人的動作。

「那…八爺,你能看出什麼端倪嗎?」張副官差點就伸手去推石頭了。

「嗯……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太複雜的奇門遁甲才對。」齊桓拿著羅盤左顧右盼,好似快看出什麼來了。

「八爺,還沒找到嗎?」張副官歪著頭站到齊桓旁邊。

「快了!咦?小王人呢?」齊桓轉了一圈才發現有個人不見了。

「八爺小心!」暗箭飛來,張副官撲向齊桓,兩個人就這樣在地上滾了一圈,好險張副官身手敏捷,即時反應過來,不然就成馬蜂窩了。

「沒事吧!」兩個人第一時間異口同聲地關心對方,鼻尖相抵的兩人愣了一下,相視而笑,齊桓被護在懷裡,自然沒事,而張副官的功夫更是不容小覷。

張副官忍不住親了齊桓軟乎的嘴唇一口,反正這裡沒人,那個小王也不知道哪去了。

「正經點!」齊桓的臉一下就紅到耳根子上了。

「哎!八爺說的是!」但張副官完全沒有要鬆手的意思,仍舊緊緊地摟著齊桓的腰,臉上掛著一抹邪笑。

「小王不知道去哪了,你還有心情啊?」齊桓輕拍張副官的臉頰,示意他起身,都什麼時候了,還沒個正形。

「八爺,我想……」張副官恢復一臉嚴肅的表情。

「……想什麼?」齊桓不知道張副官是真認真還是裝正經,這小子真的是越來越不按牌理出牌了。

「如果往剛才暗箭射來的地方看看,或許能找到線索。」張副官就想嚇嚇齊桓,這種時候再做點什麼,就太不識相了。

「那還不快過去瞧瞧!」齊桓暗自慶幸張副官還是有點分寸的,不至於在這時還對自己動手動腳。

兩個人從地上爬了起來,往剛剛暗箭射過來的方向移動過去,發現石頭後面的地上有個洞,往下延伸,不知道通去哪裡。

「我先下去,你等我叫你再下來。」張副官緊握了齊桓的手兩下,才依依不捨地放開手,鑽進洞裡。



51

張副官進到洞中,很快地就叫齊桓下來,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沒有陷阱,還是說這條路是錯的,本身就是一個誤導人進入用的,這就不得而知了。

「八爺,可有摔著?」張副官關切地問。

「這洞又不高,還有點坡度,能怎麼摔?」齊桓隨口應了幾句。

「那以後就用不著我了,是吧?」

「我的祖宗啊!我是說有你在,我才能安心地跳下來!」齊桓有事沒事還要安撫這小子,真的覺得心累,真不曉得他到底為什麼要亂下註解。

「哦!那八爺走吧!」張副官很是滿意齊桓的回答,自己也只是耍耍小脾氣,怎麼可能真的會放著齊桓不管呢?

身上沒有其他的照明工具,張副官只好打起了一個火摺子,照著前面的路,騰出一隻胳膊任由齊桓抱著。

「八爺,你覺得這條路是對的嗎?」

「不管對不對,我們總要嘗試一下,不然走一段路後,我再做個法?」

就這樣又走了一段路,來到了一個比較大的空間,剛剛都是走在一個較為狹窄的通道裡,齊桓坐了下來,拿出了鏡子、擺起了陣法,張副官就站在齊桓身旁,窺視著周圍。

「沒錯!繼續往下走就對了!」齊桓看了看羅盤跟鏡子顯示的方位,沒想到真的誤打誤撞走對了路。

張副官挑了挑眉,臉上寫著都是我的功勞,像隻需要誇獎的小狗般,齊桓搖了搖頭,推著他往前走去,一邊應著「是是是,你最厲害了」之類的話,覺得張日山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活像個孩子一樣。

離開那個空間,又是一樣狹窄的通道,走著走著,前面出現了一堵牆,擋住了去路。

「八爺,你不是說這條路是對的嗎?怎麼沒路了?」

「說你呆,你還真是呆,這看起來就不是普通的牆,還不找找看要怎麼破這牆?」

「八爺說得是。」張副官聞言,開始摸起牆邊,每一寸都不放過。


齊桓則是坐到一邊休息,看著張副官上上下下、來來回回地摸遍附近的地上與牆壁,誰知道摸了半天,什麼都沒找到。

「這……哪裡有機關啊?」張副官洩氣地搔了搔頭,坐到齊桓旁邊。

「沒道理啊?」齊桓用手撐了地上,想起身去找機關,竟然就被他碰到了機關,牆壁緩緩地往旁邊滑開。

「原來是在八爺手邊,難怪我找不到。」張副官笑著起身,拉著齊桓走進牆後。



52

牆後是一個被門圍繞的空間,這裡有八道門,每一扇都長得一樣,看不出差異,也不知道每個門打開後會看到什麼或遇到什麼,張副官輕手輕腳地走到某扇門旁,偷偷地推開一條小縫,發現裡面很暗,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用耳朵仔細聽,也沒有聲音,就閃身進去一探,不一會兒,張副官就探出頭來,招手讓齊桓也進去。

「八爺,這間房裡面沒人。」

「這裡我好像看過……啊!在鏡子裡面看到的好像就是這裡!」

「真的?那我來找找看護心鏡在哪裡!」張副官開始翻箱倒櫃地找了起來。

「哎!小聲點!」齊桓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找到了!找到了!」張副官這時看起來真的像個小孩得到新玩具一般,笑得可燦爛了,捧著一面小鏡子,蹦噠回齊桓身邊,東西失而復得真的是比什麼都高興。

「呆瓜,只是一面鏡子而已,那麼開心啊?」齊桓被張副官的笑容感染了,臉上也露出了小小的酒窩。

「這可是八爺給的東西,當然要好好收著!」張副官將護心鏡小心塞進胸前的口袋裡,視這面鏡子如同齊桓一般,好好地呵護在心尖上,隱隱感覺鏡子上流出了齊桓的溫柔與關愛,直達內心最深處。

「哎!真真是呆瓜。」齊桓看到張副官將護心鏡視若珍寶,心裡也暖暖的,知道這個人也會如此地重視自己。

「八爺,我沒什麼東西能給你,之前給你的匕首,就當做是我給你的信物,要是我不在你身邊,你就可以用它來保護自己。」張副官牽起齊桓的手,放在胸口的護心鏡上,雙目含波地望著齊桓。

「呸呸呸,說什麼胡話,沒我的允許,不准你離開我!」齊桓拿出匕首推到張副官身上,他才不願意張副官任意離開他。

「是是是,我不會離開八爺,不過這匕首你還是收著吧!這樣我比較安心。」張副官將匕首放回齊桓手心,用兩隻手覆著,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隨時都在齊桓身旁擋刀擋箭,但是會盡自己最大的極限保護好他。

「好,我收著。」齊桓將匕首放回兜裡,然後深深地給張副官一個擁抱,「待在我身邊,別走。」輕聲細語地在張副官耳邊說著。

「是,八爺。」齊桓的話語像冬天的太陽般溫暖了張副官,他希望能就這樣緊緊抓著這冬日的暖陽不放手。

就在這時,張副官聽到了門外有細微的聲響,立刻將人推到自己身後,從懷裡拿出了手槍,直直盯著門。


tbc.


因為開始上班,整個忙碌,早出晚歸,真的累,覺得我要改成週更了……放假有機會會更多一點的!

然後如果覺得OOC了,都是我的鍋!

评论(21)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