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7)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47

張副官耳力極好,之前失明的時被訓練出來的,他聽到了外面有些許腳步聲,窗外有幾個人影閃過,立刻警覺起身,齊桓感受到枕邊的人有些動靜,也醒了過來,剛要開口就被捂住嘴巴。

「八爺,外面有人,還不少。」張副官用極其細微的聲音說道。

齊桓點點頭,示意他知道了,張副官便放下覆在嘴上的手,轉而握上齊桓的手。

「八爺,放心,我會保你平安的。」張副官低頭吻了握在手心的手指。

「嗯。」齊桓感到一股暖流從指尖流進心頭,他相信張副官能說到做到。


門被緩緩推開,幾個人影進了房內,張副官將齊桓護在了牆角,一手握著匕首,一手攥緊齊桓的手。

有個人影靠了過來,伸手翻開了被子,那人明顯頓了一下,似乎沒想到床上沒人,躲在角落的張副官長腿一踢,命中面門,立刻掀翻在地,順道撞倒站得較近的兩人,其餘的人見狀立馬拔刀出鞘。

「你們是誰啊?」齊桓縮在牆角喊道。

沒人回答齊桓,只是直接朝張副官揮刀砍去,張副官側身一閃,身形往前一滑,繞到一人身後,往後頸捅了一刀,再將人往旁邊一踹,順便帶了另一個人一同撞上牆壁。

「日山,小心後面!」看到有人從後面砍向張副官肩頭,齊桓焦急地提醒道。

張副官抬手扣住那人拿刀的手,腳下一轉,順勢將自己轉到那人身後,抹了那人脖子,再將人甩出,直接飛出門外,發出了悶響,似乎又撞倒了幾人。

被撞倒的人朝張副官腳邊爬了過來,拿著刀捅了張副官的小腿肚,張副官彎腰將匕首刺入那人頸部,自己把沒在腿裡的刀拔了出來,眉毛都不動一下,只是額頭滲出了幾滴汗,不知道是剛剛激烈的戰鬥所流的汗,還是受了傷冒的冷汗。

張副官看了看四周,又探出門外一瞧,確認沒有殘黨了,才坐回床邊。

「八爺,暫時沒事了。」張副官把齊桓從牆角拉了出來擁在懷裡。

「沒受傷吧?」齊桓的言語裡充滿著擔心。

「我沒事。」張副官靠在齊桓肩上,聞著令人安心的檀香味,彷彿剛剛沒發生過什麼一樣。

「我來檢查一下。」齊桓將人推開,又被人按回肩窩,「哎!讓我看看!」

「這點小傷不足掛齒。」

「你果然受傷了!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齊桓用力從人懷裡掙脫。

「八爺,你這是在擔心我嗎?」張副官笑得一臉燦爛,若不是額頭還冒著汗,真不會以為他受傷了。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正經點!」齊桓也看見他額頭上的汗珠,心疼地用袖子拭去。

「就不小心被劃了一刀而已。」張副官將腳抬到床上,隨手拿起了水盆旁的方巾,擦了擦傷口上的血。

「你這哪是被劃一刀啊?分明就被捅得很深!」齊桓接過張副官手裡的方巾,放進水盆清洗再擰乾,繼續處理腳上的傷口。

「謝謝八爺!」張副官看著齊桓幫他包紮,像是有顆糖化在心裡一般地甜。



48

包紮完,天也漸亮,張副官翻看著躺在地上的人,除了黑衣蒙面之外,看不出其他所以然來,也想不同這群人的目的到底是要活捉他們還是要殺人滅口,也不確定是否跟在船上襲擊他們的人有關聯。

「八爺,我們繼續前進吧!才好趕快回去跟佛爺會合。」張副官站起來,朝齊桓伸手,打算拉他一把。

「你的腳……可以走嗎?」齊桓一臉憂慮地望著張副官的腳。

「當然可以,背你走都沒問題!」張副官拍拍胸脯保證道。

「真不行不要勉強,知道嗎?」齊桓拉住了張副官的手起身。

「知道了,八爺。」張副官將人一把拉進懷裡。

「哎呀!好了!走吧!」齊桓無奈地在心裡搖頭,這小子這是變本加厲地撒嬌是吧!

「是!」張副官牽著齊桓的手往外走去。

「啊!對了!小王呢?」齊桓忽然想到了這個人的存在。

「我們去看看。」張副官走到另一間房前,敲了門,但沒回應,只好用沒受傷的那腳踹開門。

張副官小心翼翼地走到床邊,發現小王手腳都被綁住了,嘴巴也被人塞了塊布巾,正瞪大眼睛看著張副官,眼裡滿是惶恐。

「快鬆綁!」齊桓見到人被五花大綁,但至少生命無虞。

張副官先把小王嘴裡的布拿了出來,才解去手腳的束縛。

「小王,你沒事吧!」

「沒事,等我醒來就發現自己被綁成這副德性,還以為我就要死在這了,多謝二位相救!」小王說著就跪了下來。

「哪裡的話,快起來!」齊桓扶了人起身,「我看此地不太安全,實在不宜久留,不如你先跟我們走吧!」

「可是……」小王面有難色。

「別可是了,等我們剿滅這幫人,你自然可以再回來的。」

「好吧!那我就先跟你們走吧!」小王收拾了些重要的物品,便跟著上路了。

為了節省時間,小王提議不如還是坐船吧!這光天化日之下,想必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出來為非作歹,兩人便點頭答應了。



49

三個人很快地便回到了當初駐紮的營地,只是很奇怪的是竟然沒有半個人,張副官檢查了一圈,發現沒有打鬥痕跡,火堆也冷掉了,推不出這裡的人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沒道理人都跑了,東西都還留在原地,只有武器被搬走了。

「副官,你們家親兵都上哪去了?」齊桓抓著張副官的手臂。

「我也不知道,看樣子他們也是遇襲了,但是沒有任何打鬥跡象,佛爺如果也回來了,就更不可能發生這種事。」張副官搖頭,他想不通以張啟山的身手,不可能毫無抵抗地任人宰割。

張副官又走到火堆旁,用手沾了些炭灰,放到鼻尖聞了聞,「這是……迷香?」

「迷香?難道……他們都暈過去了,被人帶走了?」齊桓抓過張副官沾灰的手指一聞,發現真的是迷香。

「只能靠我們救他們了。」張副官開始清點能用的物品。

齊桓則是拿著羅盤測量著方位,發現就在離這裡不算太遠的地方。

「八爺,潛水裝備都還在,我先下水一探吧!」張副官拿著潛水裝備準備上船。

「等等,我跟你一起下去。」齊桓也拿了一套。

「八爺,你又不會游泳,我下去就好了。」

「你一個人下去,我不放心啊!」

「我就下去一探,很快就上來了。」張副官拍了拍齊桓的肩膀。

「好吧!注意安全,我跟小王在船上等你。」

「八爺,你們也小心,有什麼危險這把匕首給你防身。」張副官塞了一把匕首給齊桓。

三個人將船划至測得的地點附近,張副官穿好裝備就跳入水裡,只覺得水冷冰冰的,還好現在不是寒冬,不然湖面可能會結冰,不然這水可能會凍死人。

張副官往下潛去,一路上沒什麼阻礙,除了一些水裡的魚蝦,也沒見到什麼特別的東西,而且這邊也離岸不遠,約百米內便可到岸,這裡又意外得沒想像中的深,竟然一下子就到底了,張副官心裡浮現之前齊桓說在鏡子裡看到的景象,他又在附近繞了一下,這裡好像是水底的小丘,連綿至岸邊,張副官又游回船上。

「看來是找對地方了!」張副官探出水面朝船上喊道。

「太好了!你發現了什麼?」齊桓拉著張副官上船。

「我覺得那邊可能有入口。」張副官指著小丘延伸至岸邊的方向。

事不宜遲,三人又划著小船到那個地方去了。


tbc.


從今天開始,我大概會更新得更慢,因為找到新工作要開始忙了,加上我的卡片們都還沒開始寫,光寫地址我就寫了快一個小時(還敢說

评论(18)
热度(8)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