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5)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43

張副官將船靠了岸,把船夫背下船後,再回頭扶齊桓一把,又撿了些柴火,升了篝火,將全身濕透的兩人烤乾。

「八爺,你沒事吧?」張副官看著下巴抵在膝蓋坐在一旁的齊桓,竟然看著火光發呆,什麼話都沒說。

「就在我落入水中時,想起了一件往事。」齊桓繼續看著眼前的火堆。

「日山願聞其詳。」

「那是我在外遊歷期間所發生的事,當年還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小鬼,根本沒人相信我算命的本事,就在踏上回長沙的路上,遇上有人來打劫我所搭的船隻,那時還差點被擄走,幸虧有人出手相救,但我也跌落水中,正當絕望之際,我看到了一隻手,是那隻手拉了我一把,今天我才能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齊桓將多年前所經歷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聽八爺這麼一說,我好像也曾經跳進水裡救過人。」張副官拿起一根樹枝往火裡扔。

「什麼時候的事?」齊桓猛地轉頭望向張副官。

「大概快十年前吧!那時就跟著佛爺離開了東北,到了長沙近郊,那晚我在江邊附近練武,剛好遇到了有人劫船,那本不關我的事,可是看到有人被抓了出來,也不知道我當下在想什麼,就順手救了那個人罷了。」張副官也說出了當時的經過,總感覺跟齊桓說的有莫名的吻合之處。

「快十年前?媽呀!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嗎?」齊桓覺得不可思議,時間地點都如此符合,那時救了他的是張副官?

「難道……當年我救的人是……八爺你?」張副官也覺得驚訝,什麼緣分能讓兩個人在尚不認識彼此之時,就有了深厚的羈絆?

「我竟然被你救了兩次!那時你才幾歲啊?」齊桓一臉不敢置信。

「八爺,我想這就是緣分吧!能夠這麼不凡地遇見你,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好的。」張副官的語調平穩,滿目的柔情都快溢出來了,雖然跟著佛爺不信命,但此刻他不得不信。

「說什麼緣分啊?你不是不相信嗎?」齊桓對上張副官那雙勾人的桃花眼,眼底的溫柔直看進心底,心臟都彷彿漏跳了一拍,趕緊別過頭去,避開那熾熱的目光。

「我是不信,但八爺,我信你!你知道你落入水中時,我有多慌張嗎?我怕我的信仰就這麼從我眼前溜走。」張副官湊近齊桓耳邊輕聲說道。

齊桓感受到張副官若有似無的鼻息,搔得極為敏感的耳朵有些發癢,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我想了很久,還是趁現在告訴你吧!」張副官直接把下巴靠到齊桓肩上。

「啊?」齊桓用手推了推張副官,卻冷不防被抓住了手,張副官將齊桓的手按在自己心窩處。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你就在我心底了,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在那段難熬的日子裡,你就是我的信仰。」張副官的言語間充滿著堅定,他只想抓住屬於他的信念。

「你……說什麼啊?你的信仰不是佛爺嗎?」齊桓想縮回被抓住的手,卻掙脫不開,臉也不爭氣地紅透了,像顆蘋果似的,幸虧在忽明忽滅的火光下,看不太清楚。

「在遇到你之前,可能是佛爺,但現在我知道,你才是唯一。」

「我這輩子就是仙人獨行的命,你不該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比我好的人多了去了,你會找到更好的。」齊桓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出這種話,他甚至有點後悔剛說出來的話。

「不求八爺也喜歡我,只要讓我待在你身邊就夠了。」得到答案的張副官鬆開了手,退開了一步的距離,或許彼此還是保持一點空間才好,開始有點懊惱自己為什麼忽然打破了現有的關係。

「哎……你聽我說!」齊桓看到張副官失望落寞的神情,不知道為什麼也有點慌了,但卻被人打斷了接下來的話。



44

那名為小王的船夫醒了,他緩緩起身,望向正在談話的兩人,問了自己是怎麼回事?而被打斷的齊桓轉頭回答了他,張副官仍未回神過來,眼底沒了剛才的堅定柔情,剩下暗如深潭的眸子,又冷又黑。

在這裡待下去也不是明智之舉,於是小王邀請了兩人到前方不遠處的他家作客,齊桓也就答應了,只是張副官依舊不為所動,他的內心彷彿天塌下來似的,原來被人拒絕是這種感覺,心碎了滿地,世界再無光明。

齊桓只得拉人起身,推著前進,小王對這兩人的情形很是疑惑,但也不好多問,只管領著兩人往前走,果然沒幾步路就到了,要不齊桓推著張副官一整路會累死。

「時間也不早了,我去準備些熱水給你們梳洗一下,再去弄點吃的,你們就當這裡是自己家吧!」小王帶他們進去一間偏房,說完話就退出房間了。

齊桓看著張副官,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安慰,剛要說的話,連同情緒一起被打斷了,更何況他也不知道張副官聽不聽得下去,不如不要說。

「八爺,您毋須掛慮我,就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跟您說過就好。」張副官意識到齊桓看著他,一副有點欲言又止的樣子,自己也是該恢復振作了,他還是很慶幸自己能夠說出口,人生苦短,哪天要是齊桓或自己真有個什麼萬一,那就是一輩子的遺憾了。

「真的能當作沒說過嗎?」齊桓在心裡問自己。

在得知被張副官救了兩次後,張副官又對自己表明了心意,齊桓心裡是高興又五味雜陳的,自己比那人年長不少,不願意就這樣耽誤人家,那人值得比自己更年輕、更好的人,反正說不清為何會有這種複雜的情緒。

「來來來,我煎了幾條魚給你們吃,等等我把熱水也端進來。」小王把魚放在桌上。

「你也坐下來一起吃吧!吃飽再說。」齊桓看著小王轉身又要出去,趕緊招呼著他坐下來。

「好,自己來,別客氣啊!」小王順著齊桓的意坐了下來,把碗筷遞給兩人。

「多謝。」齊桓看小王開始吃,自己也吃了起來。

張副官也夾了一條魚到碗裡,慢慢地吃著。

「對了,小王,你就自己住這啊?」齊桓邊挑著魚刺邊問道。

「是啊!父母都不在了,就剩我一個。」

「怎沒討個媳婦兒啊?」

「自己都快養不飽了,跟著我不是白受苦了嗎?」小王半笑著說。

三個人聊著,很快便吃飽了,小王收拾碗筷出去後,又端著熱水進來,跟他們說了早點睡,就不再打擾了,兩個人也迅速洗漱完畢。



45

「八爺,快睡吧!」張副官站在床邊,催促著齊桓快上床。

「急什麼啊?真是!」齊桓看著張副官有點摸不著頭緒,但還是趕緊躺好在床上。

張副官幫齊桓拉好被角,便吹滅了燈火,跟齊桓道了聲晚安,坐到了床沿,靠著牆睡。

「副官啊!你都這樣靠著牆睡嗎?」齊桓看著張副官的背影問道。

「是,也不是。」張副官想起了昨天本來打算靠牆睡就好,誰知道不小心就摟著人睡了。

「什麼叫是也不是?這床這麼大,你就躺下吧!」齊桓拍了拍空出來的床鋪。

「這……好嗎?」張副官是有點躊躇的,他很怕自己會忍不住抱住齊桓。

「你這樣不好睡吧!快進來被窩裡啊!」齊桓掀開了被子,拉了張副官進了被窩。

「八……八爺?」張副官毫無防備地被拉了進去,撞進了齊桓的胸口。

「你的頭怎麼這麼硬啊?」齊桓被撞得有些疼,半開玩笑地說道。

「有人的頭是軟的嗎?」張副官好氣又好笑,到底說這是什麼話啊?

齊桓也不放開張副官,就這樣抱著張副官的頭,張副官覺得自己的臉熱了起來,但又不想離開齊桓。

「對不起,害你這如此失望,我只是希望你能找個好歸宿,不要浪費光陰在我身上。但是真把你推開,我又做不到了,看到你那副毫無表情的樣子,我實在不忍心,怕你又變回了我剛認識的那模樣。」齊桓緊摟住張副官,深怕他跑了似的。

「那八爺當初就讓我繼續這樣下去就好了,何必管我是什麼模樣?」張副官冷淡地說道,怕過多情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我就是沒辦法不在意你。」齊桓真的覺得自己是傻子,明明很在乎,卻又把人推開,真推開了又千百個不捨。

張副官聽了瞪大雙眼,沒聽錯吧?八爺在乎我?

「聽我說,這裡也有你。」齊桓將張副官推開,握住了他的手,帶到自己心窩,「看到你飽受折磨回來時,這裡,很痛。」

「八爺……」張副官反握住齊桓的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沒想到齊桓也喜歡自己,心情簡直從谷底飛到天上一樣。

齊桓輕輕地給了張副官一個吻,「嗯,好好的就好。」


tbc.


唉......說好的停更,結果還是更了,憋不住想碼文的衝動,更完滾回去畫圖......

雖然我覺得已經整個狗血又ooc了(逃

评论(35)
热度(7)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