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3)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37

齊桓癱在沙發上等待出發的時間,等著等著卻睡著了,張副官忙完一段落後,路過看到睡著的齊桓,剛好管家也端著餐盤過來了,便叫他起來用餐,用完飯後就整裝出發。

大伙趕在太陽落下之前到了洞庭湖畔,在齊桓算過的地方安營紮寨,一路上舟車勞頓,即便是坐在車裡,也是令人疲累,張啟山就讓大家先在原地休息,自己則到附近走走看看。

幾名親兵合力架起了幾個帳篷,一些人去撿了些柴火,升起了篝火,又在火上架了個鍋子,張副官就守在鍋旁,煮著吃食,不過野外也不能吃多好,就煮個大鍋粥,倒是這看起來普通的粥也能被張副官煮得香氣四溢。

「張副官啊!原來你會煮飯啊?」齊桓聞香而來,剛還坐在一旁撐著頭打盹,一聞到香味,這肚子可就不爭氣地叫了起來,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也算是珍饈美饌了。

「當兵的什麼不會?這野外求生可是必學的技能。」張副官瞥了一眼蹭到鍋邊的齊桓,又低下頭看著鍋子與火侯。

齊桓餓得口水都快滴下來了,張副官見狀心裡竊笑,又抬頭望了望天色。

「等佛爺回來差不多就可以開飯了。」張副官用勺子攪動著冒著熱氣的粥。

齊桓也沒等太久,張啟山就回來了,直接坐在篝火邊,齊桓挪了屁股,坐到張啟山邊上,張副官左手一碗右手一碗,遞給張啟山與齊桓後,張副官自己也端著碗坐到齊桓旁邊。

「好啦!開飯開飯。」張啟山看著齊桓垂涎欲滴的表情,趕緊接過碗說道。

「這真的好吃!佛爺,你們當兵的都這麼會煮嗎?」齊桓吃了一口張副官煮的粥,覺得這粥比得上山珍海味。

「吃 你 的 粥 。」張啟山臉色有點僵硬。

「哎!難道佛爺…不太會煮?」齊桓越說越小聲,感覺張啟山要動手打人了,可他管不住他的嘴,他相信張啟山不會真的對他怎樣。

「再說就割了你的舌頭。」張啟山語帶威脅地開著玩笑。

齊桓趕緊低頭把臉埋進碗裡,就算相信張啟山,但還是不要沒事再繼續招惹他,難保他一時氣急真的動手,他可不想從齊鐵嘴變成齊閉嘴。

「八爺,這點小事哪需要佛爺出馬?八爺要是想吃,我可以煮給您吃,哪怕是一輩子也沒問題。」張副官看到齊桓碰了釘子,心也軟了下來,他是真的願意為他煮一輩子的飯。

齊桓微抬起頭眨巴著眼盯著張副官,張副官眼裡堅定而溫柔映著自己的倒影,看得自己險些失了神。

「八爺?我臉上有什麼嗎?」張副官被齊桓這麼一看,也有點不太好意思。

「沒…沒事。」齊桓趕緊把視線移回自己碗裡。



38

大家吃飽喝足後,張副官派了一撥人出去查探,齊桓則鑽進屬於他的小帳篷裡面,不知道在做什麼。

「八爺,您在做啥呢?該不會是睡了吧?」張副官沒有撩起帳簾,怕打擾到齊桓,就輕聲地問。

「還沒呢!什麼事?」齊桓的聲音從簾後傳來。

「沒事,就問問有什麼需要的嗎?」張副官得知齊桓還沒睡,有點好奇地掀開帳簾一瞧,只見齊桓手裡捧著一面銅鏡若有所思。

「您這是…在照鏡子嗎?」張副官沒想到齊桓居然看著鏡子。

「你還記不記得我之前給你的錦囊?」齊桓往裡面挪去,讓出了空間,示意張副官進來坐。

「記得是記得…但是已經遺失了,而且我沒看裡面裝什麼。」張副官脫了鞋,坐到齊桓旁邊,他有點懊悔,當初應該將錦囊打開來看,現在後悔莫及了。

「那個是我家祖傳的護心鏡,能趨吉避凶,那時是保你平安用的,不過其實還有其他功用,上次就是用它找到你的。」齊桓拿起一旁的羅盤。

「我覺得他們帶走護心鏡的機率很大,但現在還有沒有帶著,這很難說。」

「我剛剛試了,羅盤指向湖中央,說明他們還帶著的機會很大,只是明天可能要繞著湖找一圈確定位置了。」齊桓看了看羅盤指向的位置。

「那八爺,我明天陪你去。」

「好,其實這鏡子還有個功能,就是可以從這面鏡子,看到另一面鏡子所照的畫面。」

「那您看到了什麼畫面?」張副官瞄了一眼鏡面。

「我看到了…一個房間,但窗外看出去有魚游過。」

「所以是在水底嗎?這樣我們的裝備可能不夠,不是沒想到可能會潛下水,只是沒想到需要我們整批人要全下。」張副官思索著需要哪些裝備。

「那怎麼辦?」

「我明天派人回去拿。」

「行,反正我們應該沒這麼早下水。」

「那八爺,早點睡,晚安。」張副官退出了帳篷外,先去向張啟山報告剛跟齊桓討論的想法,又交代了幾人明天回去一趟。



39

隔天一早,天才微微亮,張副官就讓一些人回去帶潛水設備過來,加上一部分的人出去查探,營地就沒剩幾個人留守。

「八爺,早,這是您的早餐,就剩您還沒吃了。」張副官看著齊桓慢悠悠地從帳篷鑽了出來。

「你們都這麼早起啊?」齊桓接過張副官手上的大餅。

「哪像八爺這麼能睡。」張副官失笑了道。

「笑笑笑,就知道笑。」齊桓邊啃著大餅邊碎念。

「我不笑、我不笑,您趕緊吃,我們好去找位置啊!」張副官倒了杯溫水給齊桓。

「話說佛爺呢?怎沒看到他?」齊桓顧著跟張副官打鬧,才發現好像沒看到張啟山。

「佛爺他跟著親兵們回去一趟。」

齊桓吃完早餐後,兩個人就開始繞著湖畔走。

「這湖這麼大,是要走到什麼時候才走得完啊?」齊桓走沒幾步,看著遼闊的湖面,就開始抱怨了。

「八爺,我們不趕時間,佛爺說他不會太早回來,所以我們慢慢走就好。」

「那成,我走不動時,你托著我唄。」

張副官跟齊桓就這樣走走停停,偶爾是停下來做法,不過更多是停下來休息,齊桓打算在四個方位做法就好,只是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張副官看不下去,到最後也只得背著他前進。

「八爺,我看天黑也回不去營地了,不如我們找戶人家借住一宿?」張副官看齊桓應該也走不動了,而且天色也不早了。

「好啊!你看前面好像有戶人家,不如去看看。」齊桓趴在張副官的背上說道。

張副官將齊桓往上一托,快步朝著那戶人家走去。

「呆瓜,放我下來。」齊桓看著已到人家院子門外,就趕緊從張副官背上下來。

「八爺,你說這裡有人住嗎?」張副官看著有點荒涼的院子,有點懷疑裡面是否有人住。

「先進去看看再說。」齊桓推著張副官往前走,自己躲在身後。

張副官搖了搖頭,露出無奈地笑容,就這樣被推到了門前,只好收了笑意,敲了敲門。

「有人在嗎?」齊桓躲在張副官身後比較有膽子,所以就直接喊道。

「是不是沒人啊?」等了半晌都沒人應門,張副官側著頭看了一眼齊桓。

「要不你開門看看?」齊桓也回看了張副官。


tbc.


一直想做一件事

就是給親朋好友與粉絲們寄賀年卡(應該會是副八Q版)

但是問題在於我不知道大陸地區有沒有什麼限制

而且郵資不知道負不負擔得起

如果真的要寄可能要限個名額

就弱弱的問一句會有人想要嗎?

评论(18)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