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2)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4

「副官,送八爺回去。」吃過晚餐後,張啟決定明天再議。

「是。」張副官爽快應聲,能多陪在齊桓身邊就多陪。

「不用,不用,我自己散步回去。」齊桓擺了擺手。

「八爺,這接送你是我的職責,你還記得嗎?」張副官討好似的勾起一抹笑。

「罷了罷了!你這麼愛送就走吧!」齊桓邁開腿兒往外去,他還記得幾年前張啟山說過要讓張副官接送自己的事。

張副官朝張啟山點了個頭,便追了上去。

「八爺,您坐車嗎?」張副官在齊桓背後說道。

「我剛說了,散步!順便消化一下。」齊桓繼續踏著他的步伐。

兩個人走在街上,先開口的是齊桓。

「當年你跟我像現在一樣走在這條路上,你那時還矮了我快兩顆頭呢!」齊桓內心感慨。

「我那時還以為八爺您在整我呢!讓我拿那麼多東西!」張副官嘴上抱怨,但臉上掛著笑意。

「有人幫我拿東西,多好啊!只是沒想到再次與你一起走在這條路上竟過了這麼久。」

「八爺,我以後再多都幫你拿。」

「呆瓜,你可是佛爺的副官,哪能每天都有空?」

「我雖然是佛爺的副官,但也是你的日山,八爺,我叫張日山。」張副官湊到齊桓耳邊說著,他的名字可不是能讓大家知道的。

「這名字好啊!哈哈哈!」齊桓聽到這名字笑到需要扶著張副官。

「您就別笑了,這樣走到天亮也回不了香堂啊!」張副官攙著笑得發抖的齊桓。

「好,我不笑了,走吧!」齊桓還是憋著笑意邊往前走。

張副官看著齊桓憋笑得樣子,自己也心情好了起來,雖然笑的是自己的名字,但是看到齊桓的笑得那麼開心的臉,自己的嘴角也失守了。

兩個人就這樣一路笑回香堂,小滿出來開門的時候看到兩人笑成這樣也是一頭霧水。

「八爺,明早再過來接你,我就先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齊桓站在門口,直到張副官隱沒在如墨的夜色之中,才走進屋內。



35

隔天一大清早,張副官就帶著早點來敲開齊家的大門。

「張副官,這麼早啊?」小滿揉著眼睛望著張副官。

「小滿,早啊!這是早點,待會一起吃。」張副官把手上的食物交到小滿手上。

小滿一愣,張副官這麼早來,就是因為買了早餐要一起吃?

張副官直接踏著輕快的步伐,自己走去齊桓房門口。

「八爺,起床了!」張副官站在門外大喊。

「一大清早吵吵鬧鬧,像什麼樣!早就起來啦!」齊桓緩慢地將門扉拉開。

「八爺,我怕耽誤了時間啊!佛爺有交代早上就要來接您的。」張副官瞇著眼笑。

「佛爺佛爺,你能不提佛爺嗎?」齊桓白了一眼,自顧自地往前廳快步走去。

「這我不就是怕早餐冷了嘛!冷了就不好吃了。」張副官跟在齊桓後面說著,這人還是得哄的。

兩人坐到桌旁,小滿也坐下了,早餐已經擺好在桌上,張副官買了燒餅油條還有甜酒沖蛋。

「這…你買來的啊?」齊桓驚訝地捧起桌上裝著甜酒沖蛋的碗。

「對啊!快趁熱吃吧!」張副官也拿了塊燒餅。

「你還記得啊!」齊桓邊喝邊說。

「以後順路就都買過來。」張副官咬了一口燒餅。

「就算再愛吃,每天吃還是會膩的好嗎?」齊桓想想每天吃那還得了。

「說得我好像每天來似的。」張副官咕噥著。

「你不來,我倒也落個清淨。」

「八爺莫不是嫌我煩了?」

「我怎麼敢嫌佛爺家的人呢?」

「剛剛不是有人說不要提佛爺嗎?」

「我…這…你管我!」

兩個人就這樣邊吃邊鬥嘴,花了好些時間才把桌上為數不多的食物掃空,前往張府。



36

兩人到了府裡,與張啟山打個招呼後,就繼續討論昨天未完的事情。

「他們既然是水匪,那最有可能的還是依靠水路轉移他們的根據地。」張啟山指著地圖上的河流。

「有道理,現在有目標了嗎?」齊桓托著下巴點頭道。

「匯整資料後,發現在洞庭湖一帶最有可能,因為那裡捕魚的漁夫最近常常失蹤。」張日山捧著資料翻閱。

「副官,準備一下,下午出發吧!」張啟山繼續盯著地圖思考著。

「是!」張副官轉身出了房門。

「佛爺,你說他們要那麼多人做什麼?」齊桓把目光從張副官的背影拉回到張啟山身上。

「不管要做什麼,肯定有陰謀。」張啟山咬牙切齒地說道。

「張副官在那裡反覆做夢,是否是他們的一種手段?」

「老八,你覺得反覆做夢會怎麼樣?」

「很有可能…精神崩潰…」齊桓頓了頓道。

「佛爺,都交代好了。」張副官很快就處理完畢,回來張啟山身旁。

「好,你們也去準備準備吧!」張啟山走出了房間。

「八爺,您們剛在聊什麼呢?什麼精神崩潰的?」張副官趁張啟山離開了才問了齊桓。

「你命大,才沒有精神崩潰啊!換做其他人,這樣做夢早就瘋了。」齊桓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熬過來的,這得有多堅強又堅定的心啊!

「可是八爺,我在那裡待那麼久,都沒聽到有人瘋掉的聲音啊?」張副官怎麼能就這樣跟齊桓說,他的支柱不只是佛爺交代的任務,還有他渴望齊桓給他的溫暖,但他不能造成齊桓的困擾,所以不能說。

「也許也用藥控制了吧!」齊桓也說不準,只是猜測最合理的解釋。

「先不說這個了,八爺,你有什麼要準備的嗎?」

「不用,我都準備好了,早就算好今天必會行動。」齊桓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算的卦可準的呢!

「那八爺,你先在這邊休息一下,要出發時再來通知你。」張副官說完,就退下去忙了。

「哎,你們午飯都不吃的啊?」齊桓伸著脖子喊道。

「等會會準備來給您吃的。」張副官的聲音逐漸遠去。


tbc.


新年快樂!!!

本來要早點更文的

結果這兩天被當作司機使喚

一直東奔西跑的

害我本來想窩在家跨年都沒做到......

评论(14)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