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1)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


31

兩人就在有點尷尬又有點曖昧的狀態下吃完了晚飯,齊桓又拉著張副官進房裡,讓小滿打點熱水來。

「聽說熱敷也不錯,你拿熱毛巾熱敷眼睛,我順便幫你擦個身體。」齊桓擰乾一條熱毛巾,蓋在張副官眼睛上,要張副官自己按住,然後再幫他解衣釦。

張副官乖乖任由齊桓擺佈,一下擦右手,就用左手按毛巾,一下擦左手,就換右手按住。

「八爺…」張副官想問個清楚,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什麼事?」齊桓擦完了,替張副官釦著衣釦。

「沒事…」張副官想了想,還是先不要打破現有的狀態好了。

「你是吃飽太閒嗎?」齊桓沒好氣地說,用食指戳了張副官的額頭。

「八爺,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正式在張府見面的時候,你想摸我的頭,但是一直沒摸到的事嗎?」被戳了額頭的張副官突然有感而發。

「怎麼不記得!說好聽是倔強,說白了點就是牛脾氣,現在以前一個樣!」齊桓對於張副官的脾氣只有無奈。

「八爺。」張副官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不起。」

「好端端的,說什麼對不起啊?就為了你那臭脾氣?」齊桓對於這個莫名的道歉,甚是不解。

「不是,是…那天…對您做了…失禮的事。」張副官吞吞吐吐地把話說完,臉微微染了點紅。

「你不是道過歉了?再說了,我那是看你難受,才幫你緩解一下。」齊桓想了想,自己到底對張副官是什麼心態?是單純心疼這孩子,還是有不該有的想法,他不敢確定,最後說出了這不上不下的回答。

「哦…」張副官聽到這回答,隨口應了一聲,心裡有點空空的,這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吧!

「想什麼呢?早點睡吧!」齊桓扶著張副官躺到床上,又幫他掖好被角。

「八爺,晚安。」

「晚安。」齊桓離開張副官的房間,回了自己的房間。

張副官聽著齊桓離去的腳步聲,心裡有些失落,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齊桓已經在他的心裡佔據了一席之地,也許在那些真假難辨的夢境裡,成為了讓他支撐下去的念想,如果說對張啟山是絕對的服從與尊敬,那對齊桓就是依賴與愛護,想著想著進入了夢鄉,夜裡又做了夢。

齊桓回到自己房裡,也理不清自己的想法,只知道自己第一眼看見年紀小小的副官,就心生憐惜,和從小就被照顧得妥帖的自己不同,是個苦過來的孩子,不過現在倒是長成了唇紅齒白的年輕小伙子,要是說自己完全沒動了點心思,好像也說不過去,再想下去心只是越亂,乾脆先不想了,悶頭就睡。



32

早上起床,齊桓打理好自己,就過去看張副官,見張副官還沒起身,就坐到床沿,也不想太快叫醒他。

「八爺…」張副官口裡低喃,似是囈語,額頭上冒著冷汗,眉眼全揪成一團。

「副官!醒醒。」齊桓聽到似乎是在叫著自己,不知道張副官是夢到什麼了?

「八爺!你沒事吧?」張副官猛然睜眼起身,手在床上探著,摸到了坐在身旁的齊桓,確認人是否安好。

「沒事,你只是作惡夢罷了。」齊桓輕拍了張副官的手背。

「我現在是在哪兒?」張副官定了定自己的心神,想確認自己不是在夢裡。

「你是睡懵了嗎?當然是在我家啊!」

「幸好不是夢。」

「你是不是腦袋傻了,不然怎麼連自己在哪都不記得了?」

「不是,我就是想確認一下,做了太多夢,有點分不清現實。」張副官平淡地說著。

「對了,你眼睛感覺怎麼樣?」齊桓聽著心裡有點發酸,趕緊轉移話題。

張副官搖了搖頭。

「沒關係,慢慢來,等會兒小九會來幫你。」

吃過營養豐富的早飯後,解九就過來了。

「有勞九爺了。」張副官端坐在椅上,等著解九下針。

「好,我要下針了。」解九檢查過後,開始進行此次療程。

「我說小九啊!你看這張副官什麼時候可以恢復視力啊?」齊桓在一旁問著。

「快則約莫一周便能見效,這幾天說不定就能見著光了。」解九邊下針邊回答著。

「配合食療與熱敷應該能好快些吧!」

「的確,營養的補充也很重要。」解九點了頭。

「如此甚好。」要是張副官能早日康復,齊桓自是替他高興的。

經過了幾日的治療,張副官已經能微微地見到光了,他雖然很想趕快好起來,為張啟山分憂解勞,但是好得太快,就不能繼續待在齊桓身邊,讓他照顧自己,自己總歸還是矛盾的。

「八爺,我能感覺到光了。」張副官沒猶豫太久,決定告知齊桓實話,自己不能如此自私貪婪。

「太好了,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沒有白費!你很快就能看清楚了!」齊桓看上去比張副官還高興,不知道到底誰才是病患。



33

又過了幾日,張副官的視力逐漸恢復,東西也能基本看出形體了,雖然還有點模糊,但很多事情也不用齊桓幫忙了,又在齊桓的照顧下,整天吃好,人也長了不少肉,臉也圓了起來,幸虧每天鍛鍊,不然身上長的就是贅肉而不是肌肉了。

「八爺,我覺得好得差不多了,應該要回去了。」張副官將東西收拾好,站在齊桓面前。

「行,我送你回去吧!順便跟佛爺討論接下來的事情。」

「那八爺,請。」

兩人用走的回到了張府,張副官問了管家張啟山在哪,就領著齊桓進去張啟山的書房。

「佛爺,屬下回來了。」張副官站在門口行了個軍禮。

「都痊癒了?」張啟山從公文堆中抬頭。

「那是當然,佛爺,人沒好,怎敢帶回來見您?」齊桓從張副官背後探出頭來說道。

「好極了,這幾天打探消息也有些進展,來商討下一步該如何進行。」張啟山拿著資料站起身。

三人討論著,時間很快就過了,剛好到了晚餐時間,齊桓就留下來用飯。

「好像很久沒吃張府的飯了,還是佛爺家的廚子會煮。」齊桓邊吃邊說,也不等張啟山喊開飯。

「八爺,您吃慢點,小心噎著了。」張副官站在一旁,看著齊桓狼吞虎嚥,無奈得笑了笑。

「張副官,你怎不坐下來吃?」聽張副官這麼一說,齊桓才把視線從碗移到張副官身上。

「我還有事,先去忙了,佛爺、八爺,慢用。」張副官準備轉身離開。

「副官,坐下,吃飯。」張啟山知道自己的副官在想什麼,大概是不敢和自己同桌而坐,所以直接命令他吃飯比較乾脆。

「吃飯皇帝大,有什麼事能比吃飯重要?佛爺都叫你坐下了,還不快坐?」

「是,佛爺、八爺。」張副官拉開椅子,坐到齊桓旁邊。

「以後副官你可以跟我們同桌吃飯,毋須拘謹。」張啟山也端起了碗。

「好的,佛爺!」張副官看了張啟山動了碗筷,自己才跟著動手夾菜。

「來來來,這個營養,你多吃一點。」齊桓往張副官碗裡夾了塊清燉牛肉。

「謝…謝八爺。」張副官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眼睛好了,齊桓還會夾菜給他,「這是八爺最愛吃的豬蹄,不要客氣啊!」張副官也回夾了一個豬蹄給齊桓,不管怎樣他還是自己敬愛的人。

「算你小子有良心,還知道孝敬八爺我,算是沒白疼你了。」齊桓一臉欣慰的樣子。


tbc.


每天都在卡文中度過

這天氣也太冷了

评论(15)
热度(14)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