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0)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


28

天一亮,啟程回長沙,將張副官送到醫院檢查,吊了幾瓶點滴後,又送回張府,命人照顧著。

張副官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先確認自己在哪裡,聽腳步聲,知道身邊有人,於是他問了問身旁的人,得知自己在張府,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摸著牆壁溜出房間,憑著記憶到了張啟山的書房,敲了敲門,等候裡面回應。

「進來。」

「佛爺,屬下辦事不利,前來領罰。」張副官重重地跪了下來。

「是該罰你,罰你去好好休息。」張啟山拉起張副官。

「佛爺…?」得到這個回答讓張副官有點意外。

「怎麼?想違抗命令嗎?」

「不是…」

「會想辦法醫好你的眼睛的,先回去休息吧!」張啟山拍了拍張副官的臂膀。

「好…」張副官被帶回去房間。

隨後齊桓跟解九也來探望張副官。

「佛爺,我把小九帶來,多一個人出主意總是好的。」

「嗯,進去瞧瞧吧!」張啟山領著兩人進去房裡。

「副官,我帶九爺來幫你看看。」齊桓走到床邊說著。

「有勞八爺、九爺了。」張副官坐起身來,拱了拱手。

「伸出右手來。」解九將藥箱放到桌上,坐到床邊,先把個脈,然後再掰開眼皮看了一下。

「你在失去視力之前最後遇到什麼事?」解九邊瞧邊問。

「嗯…我記得我看到有人在焚香,然後我就暈過去了。」張副官回想起應該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看不到的。

「我猜那香裡面的成分有阻斷你視覺神經的藥物。」解九開始翻找藥箱,「我先用針灸試試看。」

「好,那就麻煩九爺了。」張副官坐直了身體。

「你已經失去視力這麼長的時間了,可能要多施幾次針才能見效。」解九在某些穴道上插入了針。

「多久我都願意試。」只要有希望重見光明,什麼方法都值得張副官一試。

「副官啊,趁現在大家都在,你就說一下這三年多來發生了什麼事吧!」齊桓也坐到床上。



30

張副官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說出來,從進村子之後遇到了老婆婆,到齊桓找到他,鉅細靡遺地描述了一番。

「佛爺,是屬下沒用。」張副官垂下了頭。

「這不怪你,再想辦法就好。」張啟山坐在桌邊的椅子上,用手撐著頭。

「佛爺,你看你這裡也忙,不如張副官就來我那休養吧!也比較清淨些。」齊桓提議道。

「有你在,哪裡還清淨得了啊?」張啟山笑了笑 。

「這…我…」齊桓自知自己沒說話會死的毛病,頓時語塞。

「行吧!副官你帶回去吧!」張啟山無非就是想懟一下齊桓。

「佛爺…我還是可以幫忙的…」張副官心想,佛爺這是嫌棄他,沒用了就往外推嗎?況且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齊桓。

「幫什麼忙?你去老八那才不會又偷溜出來。」張啟山拒絕道。

「佛爺…屬下不敢了…」

「老八麻煩你了!等等就帶他過去。」

「沒問題!放心把副官交給我吧!」齊桓拍著胸脯保證。

「沒事了的話,我就先走了,明天我再過去八爺那兒施針。」解九收好藥箱,向眾人告辭。

「謝謝九爺!」張副官向解九道謝。

解九離開後,張啟山命人打點張副官的行李,再找個親兵開車送兩人回齊府。

張副官不懂齊桓為什麼要帶他回去,又不知道上次做的荒唐事,到底該如何面對,一路上想著,一言不發。

齊桓看著旁邊安靜的人,頓時不知道該聊些什麼,夕陽從車窗照了進來,在人側臉鍍上一層金光,仔細看著他的眉眼五官,發現其實這人還長得蠻好看的,雖然還帶著點稚氣,不過比起幾年前那個矮了自己快兩顆頭的孩子,倒是成熟了不少,可就是瘦弱了點,雙頰有點微凹。

「八爺?」張副官感受到似乎有目光注視著他,歪著頭看著齊桓,不過當然他看不到。

「哎!你看得到啦?」齊桓以為他看到了自己一直盯著他看。

「不…只是直覺…」張副官搖搖頭。

「也是…哪有這麼快…」齊桓乾笑了兩聲。

張家親兵將車停了下來,告知兩人已經到達目的地,幫忙開了門,提了行李送進香堂裡。

齊桓扶著張副官,提醒著他腳下注意著階梯門檻,小滿困惑著自家爺怎麼又帶張副官回來了?怎麼還扶著人家?

「爺,這張副官怎麼了?」小滿從親兵手上接過行李,親兵就告辭回張府了。

「他啊!瞎了。」

「啊?」小滿大吃一驚,那個武功那麼好的張副官,居然瞎了?

「帶回來養病的。」



27

齊桓搬出好幾本書,開始查閱什麼樣的料理可以補身體又可以明目,張副官就坐在旁邊,不知道能做些什麼。

「八爺,我可以活動筋骨嗎?」叫張副官安靜地坐在一旁,實在有點無聊。

「不行,給我坐著,不然回房間躺著。」齊桓頭也不抬地繼續翻著書。

「哦…」張副官剛想站起來,只好又坐了回去。

查完了食譜,齊桓讓小滿出去買菜,買回來後親自下廚,按照食譜做了幾道菜,張副官這時得了個空,偷偷摸到院子鍛鍊一下身體,太久沒舒展筋骨,讓他覺得有點力不從心,想趕快恢復應有的水準。

「吃飯囉!哎!張副官你在做什麼啊!」齊桓端著菜走了出來,就看到張副官在院子裡蹲跳。

「呃…不活動活動,全身不對勁啊!」張副官立即站定,朝著齊桓的聲音傳來的地方說道。

「你真當你是鐵打的啊!身體都還沒恢復呢!」齊桓把菜放好,把張副官拉回來坐定。

「八爺…」張副官噘起了嘴。

「沒得商量!」齊桓想鐵了心。

「就一下下,我每天就做一下下,直到我完全好了。」張副官雙手合十,放在面前。

「先吃飯再說,飯菜都要涼了。」齊桓替張副官添了碗粥。

「你不答應,我就不吃!」張副官撇過頭去。

「你這人怎麼這樣牛脾氣呢!」齊桓無奈地放下碗,想了想道,「每天最多就半個時辰啊!沒我的允許,不得增加。」

「多謝八爺!」張副官笑得露出了兩顆大門牙。

「現在總該吃飯了吧!」齊桓重新拿起碗。

「是,全聽八爺的!」張副官裝得一臉正經的樣子。

「這是枸杞魚片粥,既可以明目,又可以補充營養。」齊桓介紹著菜餚,準備把碗遞給張副官,卻遲遲不見手來接,「哎呀,我都忘了,你看不到怎麼吃啊!」

「那八爺你說該怎麼辦?」張副官露出可憐兮兮的小表情。

「還能怎麼辦?只能餵你囉!張開嘴巴。」

張副官乖乖的張了嘴,讓齊桓餵飯。

「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什麼了?」齊桓嘆了口氣。

「不管上輩子如何,我這輩子都會還八爺恩情的。」張副官又張了張口,示意要齊桓再餵。

「拿什麼還啊?」齊桓又塞了一口進去。

「我的命。」張副官等嚥下嘴裡的那口食物,才鄭重地說道。

「呆瓜,說什麼呢!」還好齊桓嘴裡沒有食物,不然肯定全噴了出來。

「我會用一輩子保你平安的。」張副官想通了,不管齊桓對他有沒有一點點情意,都應該保護他周全。

「誰…誰保護誰還不知道呢!」齊桓臉紅到耳根子上了,還好張副官看不到。


tbc.


各種找不到感情內心戲要塞哪

如果覺得感情太跳躍都是我的鍋......



评论(18)
热度(18)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