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9)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8)

---------------------


25

「還愣著幹嘛?趕快撤退!」被叫做頭領的人喊道。

張副官躺在床上,聽到一些聲音,感覺好像在收拾東西,心道不妙,八爺給的錦囊說不定也要被帶走了。

「來不及帶你走了,反正你也什麼都不知道,倒也可以留你個活口。」頭領拍了兩下張副官的臉頰,便離開了這裡。

是佛爺帶人來了嗎?八爺是不是也來了?張副官搖了搖頭,掙脫掉手腕上的束縛,隨意拉了條身下的被子,把自己蜷縮成一團,發現自己現在一點也不想讓人看到這副狼狽樣。

「張副官!你在哪?張副官!」齊桓的聲音傳進了張副官的耳裡。

「你是張副官?」齊桓扯了扯蓋住了張副官的被子,而張副官拚命拉緊被子不想被扯開。

「我是八爺啊!」齊桓把手搭在被子上。

「不要碰我!」張副官又縮了縮身子。

「沒事了!我們回家了!」齊桓拍著他的背安撫著。

「離我遠一點!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張副官直接往角落縮去。

「怎麼了?」

「他們對我下了藥,我怕…」張副官額頭上的汗珠滴了下來,整張臉透著紅。

「別怕,有我在。」齊桓一把將人擁入懷中,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他不知道這些年來,張副官一個人受了多少折磨,好好一個人怎麼就變成這副模樣,他越想越是心疼。

「八爺…我…」張副官的下巴靠在齊桓肩上,在他耳邊喘著粗氣,他覺得他快控制不了,雙拳緊握,掌心都快掐出血來了。

張副官還是忍不住了,他將齊桓推倒在床上,手胡亂地摸著,失去視力的他,看不到齊桓衣服上的鈕扣在哪,也看不見現在身下那人是什麼表情,把他急得眼眶都紅了。

「張副官,你怎麼了?」齊桓按住張副官的手,發覺他的動作很奇怪。

「對不起…八爺…對不起…」張副官的淚珠連同汗珠一同落到了齊桓臉上。

「你是不是看不見任何東西?」齊桓做了鬼臉,又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發現張副官都沒反應。

「我…」張副官從不向人示弱,就算對方是對自己好的人也一樣,所以他不願意承認他看不到的事實。

「我剛做了什麼你有看到嗎?」齊桓盯著那雙無神的雙眸問道。

張副官被問得啞口無言,他什麼都看不到,自然回答不出這個問題,只能點點頭。

「真的是呆瓜。」齊桓自己解了衣釦,吻上了張副官的唇。



26

段落26的車請走簡書鏈接


27

齊桓沿著來時的路走出了洞口,高歡與張家親兵見狀,趕緊迎上前來搭把手。

「這是張副官?」接過張副官的親兵不敢置信地問道。

「對,好生照顧著。」齊桓點點頭。

「有找到我爹嗎?」高歡拉著齊桓急切地問著。

「我沒看到,可能要等佛爺出來了。」齊桓轉頭看向洞口。

說曹操曹操到,張啟山就帶著親兵們走了出來,手上卻也什麼都沒有。

「佛爺,人呢?」齊桓看著他們空手而歸,不免有些疑惑。

「從密道逃了,密道也炸毀了。」張啟山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那我爹呢?」高歡也湊上前來。

「他們好像本來就有打算轉移了,裡面什麼也沒有。」

高歡聽到沒有自己父親的消息,有點失落,還以為終於能找到了,卻還是落了空。

「對了,佛爺,在你們去追人的時候,我找到副官了。」齊桓拉著張啟山去看安置在一旁的張副官。

「他怎樣了?」張啟山蹲下來查看著張副官。

「他…現在無大礙…就是…」齊桓支支吾吾地。

「就是?」張啟山抬頭看著齊桓。

「就是…他失明了…」

「我們先回長沙再說。」張啟山站起身來,往山下走去。

一名親兵背著張副官,齊桓與高歡跟在一旁走著。

「你們要不先到我家休息一下再回去啊?」高歡問道。

「是啊!佛爺,你看這天都還沒亮呢!」齊桓也同意休息一下等天亮再走,剛也是累得夠嗆。

「好吧!」張啟山也同意了。

回到高歡家裡,將張副官放在床上,高歡幫忙打點熱水來幫他梳洗一下。

齊桓自己梳洗完也過來瞧瞧這憔悴的人兒,想著要怎麼醫治他的眼睛。

「我天啊!他是怎麼被虐待成這樣的啊?」高歡看著只比骨瘦如柴好一點的張副官,很是驚訝。

「我也想知道…」齊桓閉上了眼,不願多看。


tbc.


唉...又開小破車

終於找回副官

可以認真談戀愛了

雖然我感情戲實在蠻不會寫的

總覺得前面鋪得不夠


评论(4)
热度(10)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