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8)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7)

---------------------


22

大家換好衣服在院子裡集合,親兵們的身材都是經過挑選的,不能長得太過魁梧,沒想到打扮起來還是挺有模有樣的,若是穿上軍裝,不說還真以為張家出了一支娘子軍。

「佛爺,沒想到你穿起女裝還挺不錯的。」齊桓看張啟山也是頗有幾分姿色,後腦上紮個俐落的馬尾,顯得英氣逼人,要是表情眼神在柔和點,也是名美人胚子,可惜就是太凶悍了點,來多少人就嚇走多少人。

「老八,你別誇我了,我看我們當中就屬你最美,我們都覺得自慚形穢了。」張啟山揚起嘴角,表情只有在這個時候短暫地柔和起來。

「佛爺說得沒錯,我親自打點的,自然不差。」高歡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我這叫做天生麗質!」齊桓撥了撥假髮,甩了甩髮尾,不過這回答好像放錯重點。

齊桓的身材跟當兵的不一樣,沒什麼肌肉,穿起女裝來更顯纖瘦,再加上臉蛋也長得不錯,化個淡妝就夠驚為天人了,長長的睫毛長在勾人的杏眼上,眨個眼得迷倒多少人啊!

「好了,別廢話了,出發吧!」張啟山鑽進車子的副駕駛座坐定。

齊桓跟高歡兩人互看一眼也跟著坐進車裡。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往那群水匪所在的地方去了。

「他們實際的駐紮地在哪其實我不清楚,只能先帶你們進村子。」高歡說完,便向開車的親兵指路。

「探路的事,之後我會讓親兵們去查。」張啟山微微轉頭對後面的兩人說。

「拐過前面的彎就到村子的入口了,你們就先到我家來吧!」高歡將頭往前探。

親兵將車子停在高歡家的院子外面,眾人下了車之後,先行安頓。

張啟山在院子裡轉轉,叫了幾名親兵出去探查。

「佛爺,你看這山頭烏雲匯聚,這是不祥之兆,大凶啊!」齊桓端著羅盤東張西望著。

「除了大凶你還會說什麼?」張啟山很是不以為然。

「這烏雲啊!常年都在那裡,這些年來不曾散去。」高歡端著茶水走到一旁的桌椅邊。

「這可真是奇怪。」齊桓也走到桌邊坐下。

「老八,我記得你之前好像有說過你有辦法找到副官?」張啟山望著山頭的烏雲說著。

「確實,但現在只能測出大概方位,若真沒找到再用我的方法吧!」齊桓看了看手裡的羅盤,又看了看張啟山。



23

沒多久,張家親兵回來報告查探的情形,在外面荒地有車轍子印,延伸到更深的山裡,而且看起來是常年有人在這條路上活動的樣子,印子有新有舊。

「立刻出發!」張啟山命令著大家。

「我也去!」高歡表示自己也要去。

「我們還要繼續扮成女人嗎?」齊桓看著自己的衣服說道。

「穿著!還不知道多久才會到呢!」張啟山拉了拉自己的衣袖。

「哦……」齊桓低下頭,對於這個回答不是很滿意,但他也只能照做。

張啟山讓親兵們在前面探路,高歡、齊桓和他則走在隊伍最後面,眾人沿著車轍壓過的痕跡往深山裡去,為了方便行動,他們都換成褲裝,只要扯掉假髮、抹去臉上的妝容就可以變回男生。

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個山洞前,不過天也已經暗了下來,張啟山讓大家在旁邊找個隱蔽的地方修整一下,等完全天黑再進入洞裡。

「佛爺,你覺得我們進去會碰上什麼?」齊桓嘴裡邊問邊啃著乾糧。

「不管發生什麼,你在我們後面待著就對了。」張啟山也咬了兩下嘴裡的乾糧。

齊桓吃完了乾糧,在地上鋪了塊紅布,上面擺了一個小銅鏡,手裡捧著羅盤,嘴裡還念念有詞,接著咬破手指,在鏡面與羅盤上各點了一滴血,羅盤指針一陣旋轉之後,停在了一個方向。

「老八,你在做什麼?」張啟山看齊桓把地方擺成這樣,不知道在做什麼。

「佛爺,我在找副官在哪啊!太遠的話,指針會亂飄,現在夠近了!」齊桓已在長沙試過幾回,現在估計離張副官很近。

「好!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了,可以潛入了!」張啟山站起身來,向親兵們打個手勢,準備行動,留了幾個親兵跟高歡在原地接應,其餘的人打著手電筒進洞。

「佛爺、八爺你們小心,要幫我找到我爹哦!」高歡在他們身後輕聲說道。

「有佛爺出馬,一切都會順利的。」一旁的親兵說道。

這洞說來也奇怪,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更是連一點光都沒有,要不是地上還有一些足跡,根本不會以為這裡面有人。



24

張副官這次醒來發現周圍充滿著花香,全身濕透而感到一點涼意,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百次甚至幾千次從夢裡醒來。

手腳仍被束縛住,動也動不了,又有人掰開他的嘴,灌入了湯藥,灌完湯藥後,被人解去束縛,扛到另一個地方去。

他被丟了下來,沒有感到地面的冰涼,而是有點柔軟暖和的觸感,第一次被丟到這個地方,讓他覺得不知所措,他猜這是一張床上,隨後又被人固定了手腳。

「有做好夢嗎?」一個聲音伴隨著腳步漸近。

「老婆婆?不對,你到底是誰?」張副官很快就認出了這聲音的主人。

「一開始就沒有什麼老婆婆!」那個老婆婆的聲音說他不是什麼老婆婆。

「什麼?」

「那只是偽裝而已,把你帶來這裡才是我的目的。」

「你到底想做什麼?」

「別緊張,讓你再做個好夢而已。」那人輕撫張副官的臉頰。

「你!」張副官感到全身燥熱,全身已佈滿一層細汗。

「我啊!可是不折不扣的男人,像你這種未經人事而甜美的果實,我實在是抗拒不了。」那人貼在張副官耳邊說著。

「你喜歡男的?」張副官顫抖的聲音帶著點憤恨。

「正確來說,我喜歡男性的軀體,而你更是難得一見的完美。」那人敞開張副官身上唯一一件蔽體的衣袍,手從臉頰慢慢下滑。

張副官因為喝了特別準備的湯藥,而被挑起情慾,身體也漸漸有了點反應。

「住手!我原本身上的東西呢?」張副官咬破自己的下唇,試圖恢復理智,他想到了八爺給他錦囊。

「你原本的衣服早就丟了,你現在大概也穿不下了,其他東西看起來挺值錢的,就收在這房裡的某處。」那人解開了幫張副官腳上的束縛,將他的腿曲了起來,用手撩撥了大腿內側敏感的地方。

張副官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但他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任何不堪入耳的聲音,另一方面他想找機會取回那個錦囊。

感覺那人的手觸碰到了他的屁股上,張副官用力一踢,踢中了他的臉。

「你…是不是…還抓了其他人?他們在哪?」張副官喘著氣問道。

「這你管不著!」那人吐了口血水。

「報…告頭領,有人闖入!」忽然有人跑過來喊道,聲音有點急促。


tbc.


劇情燒腦

卡文阿哈哈

祝大家冬至佳節愉快啊!

评论(17)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