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7)

◆直達前文

(1) (2) (3) (4) (5) (6)

---------------------


19

「報告佛爺!沒有張副官的消息。」一名張家親兵站在張啟山書房門口喊著。

「都多久了?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有?」張啟山生氣地把手上的公文摔到桌上。

「報…報告佛爺,三年…」張家親兵看到張啟山如此生氣,不知道該不該回答。

「其他安插的眼線呢?」張啟山揉著眉心問道。

「報告佛爺,派去的人都跟之前一樣不見了。」

「去請八爺過來!」張啟山喊道。

「是!」門口的親兵飛奔而去。

齊桓很快地就被請進了張府,事關重大,張啟山直接掩起房門,兩人就在臥室裡討論。

「佛爺,你找我來是…?」齊桓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三年了,副官沒有傳任何消息回來,這不是他的作風。」張啟山也坐到齊桓邊上。

「所以…佛爺現在是想去找副官?」齊桓直接看穿張啟山的心思,自己又何嘗不擔心那個呆瓜,小小年紀就被派出去執行艱難的任務,真的很令人心疼。

「是,而且這事也該解決了。」張啟山垂下眼簾,雙拳緊握。

「其實…」齊桓兩個字沒說完,又不想講了。

「其實什麼?」張啟山轉頭看向齊桓。

「不,沒什麼,我只是早料到你會來找我幫忙找副官。」齊桓沒說出口的是他每天都會幫張副官算一卦,卦象顯示不好也不壞,反正他沒死就對了。

「那你有什麼想法?」張啟山挑著眉問道。

「要到那附近我才有辦法。」齊桓眨了眨眼。

「佛爺,有事稟告!」管家在這時敲了敲門。

「進來。」張啟山示意那人進來。

「佛爺,有人要找八爺。」管家推開門站在門口說道。

「爺!有人要見你啊!」小滿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還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

「什麼人?」齊桓坐正了身體。

「有名女子在香堂等您呢!她說…她說她是您的…您的…」小滿急得話都說不清楚。

「說了什麼啊?」齊桓滿腦子疑惑。

「她說她是您的什麼來著…啊!是救命恩人!」小滿拍了一下手。

「糟了!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齊桓驚得站了起來,「佛爺,我回去處理事情,晚點再跟你聯絡。」齊桓風一般地帶著小滿走了。

臥室裡徒留張啟山與管家兩人面面相覷。



20

齊桓大步奔入香堂,看到有名衣衫襤褸的女子背對著齊桓坐著。

「歡…歡…?你是歡歡對嗎?」齊桓走到那女子身後一步的地方,聲音有點發顫。

「承蒙齊八爺還記得我。」那名女子轉身看向齊桓。

「對…對不起,我…」齊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虧我跟我娘當年那麼信你,這一等也快十年了。」高歡的聲音聽起來很冷漠。

「這些年來發生了很多事…」齊桓攥緊衣擺低聲道。

「我找遍整個長沙都找不到齊桓這個人,我也只是來這裡碰碰運氣,沒想到那小廝竟然跟我說齊八爺齊鐵嘴就是齊桓。」高歡看了一眼小滿。

「歡歡…事到如今我也不指望妳再相信我,但我這次一定會想辦法找到令尊的!」齊桓盯著高歡的眼睛,認真地說道。

「我就是信你才來找你的,怎麼樣?嚇你一跳吧!」高歡掩著嘴角偷笑,他只是想捉弄一下齊桓,根本沒有想責怪他,當年就憑一個小孩哪能救得出自己的爹呢?

「真嚇死我了!但當初我回到家裡時,真的發生太多事了,我根本無暇顧及太多。」齊桓拍著自己的胸口順氣。

「雖然過了這麼多年,我已經不期待我爹能活著回來了,不過還是希望能找到他。」

「一定可以的,你爹應該還活著,我剛在回來的路上有算過,卦象跟我第一次算的一樣。」齊桓坐了下來。

「聽到你這麼說,心裡總算是放下了一顆大石。」

「這些年來你有沒有打聽到一些事情,我是認為可能跟佛爺派人去調查的事情有關。」齊桓替高歡倒了杯茶水。

「佛爺?」高歡不知道佛爺是什麼人,所以疑惑了一下。

「就是長沙的布防官,人稱張大佛爺。」齊桓解釋道。

「原來如此,我們那附近有一幫水匪,在十年前左右才開始有點行動的,只是他們現在好像已經不是單純的水匪了。」高歡說罷便端起茶杯,淺抿一口。

「看樣子我們得去找佛爺了,跟我走吧!」齊桓站起來,拉了拉高歡的手。

齊桓快速地邁著步子往張府前進,高歡只得快步跟上齊桓的步伐。



21

「佛爺,我回來了,有進展了!」齊桓不經通報拉著高歡直接踏入屋內。

齊桓不等張啟山開口直接到了二樓小廳坐到椅子上。

「這位是?」張啟山也跟著落了坐,直盯著他,看他想說什麼。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高歡,她的父親在多年前失蹤了,我懷疑跟副官去調查的事情有關。」齊桓向張啟山介紹身旁女孩的身分。

「高歡姑娘妳好,能否請妳提供協助呢?」張啟山望向高歡,用誠懇而不容拒絕的語氣請求協助。

「叫我歡歡就好,我願意協助你們,因為我也想救出我爹。」高歡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

「好,那我們準備一下,準備出發。」張啟山站起身來,想叫人收拾一下裝備。

「等等,佛爺,一群人太招搖了,而且還都是男生。」高歡站起來叫住張啟山。

「男生?什麼意思?」張啟山回頭望著高歡,眼神充滿疑惑。

「我們村子裡的男子都失蹤了,你們這樣去很危險。」

「怪不得派去的人都失蹤了。」張啟山恍然大悟道,雖然不知道綁匪想做什麼。

「呃…難不成我們要男扮女裝啊?」齊桓看向張啟山。

「如果只剩這個方法可以掩人耳目,那就只能試試看了。」張啟山無奈地聳了聳肩。

「唉…好吧!」齊桓閉了眼,整個人癱到沙發上。

張啟山走去吩咐親兵們,準備出發。

「我說他們綁走男人是要做什麼?」齊桓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從桌上拿了顆蘋果起來啃。

「這我也不清楚,一開始是綁船上的人,可到後來全村的男子全失蹤了,被綁去的人,一個也沒回來過。」高歡搖了搖頭,這些年來還是對這幫水匪一無所知。

「換上吧!」張啟山走了回來,旁邊還跟著一名手上捧著衣服的親兵。

「好…我換…」齊桓不情願地放下手裡的蘋果,從親兵手上接下衣服。

看齊桓接下了衣服,張啟山又往外走去。

「佛爺你去哪?」

「我也去換衣服了。」張啟山頓了頓腳步又走了。


tbc.


直接跳三年多之後~~

心疼小副官受虐三年

我簡直有病


评论(13)
热度(11)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