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6)

◆直達前文

(1) (2) (3) (4) (5)

本章全是小副官...

---------------------


16

張副官心裡喀噔一下,難道這婆婆真的有問題?

「突然覺得肚子有點疼,我出去解決一下。」張副官衝出門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用這事當藉口。

張副官左思右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決定還是要回去老婆婆那裡,看她能搞什麼鬼。

「婆婆,真不好意思,肚子鬧騰呢!這麵…我恐怕不能再吃了。」張副官裝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好吧!那你早點歇息,明早才好離開這裡,你就睡那床吧!」老婆婆把碗收走,出了屋子。

「婆婆,您睡哪呢?」張副官打開房門喊著。

可這哪裡還有老婆婆的身影,老婆婆就這樣瞬間消失了,張副官在外面兜了一圈,什麼都沒看到。

張副官回到屋內,坐在床上思考,決定將燈火熄滅,躺到床上裝睡,看看能有什麼動靜。

要是就這樣什麼都沒發生就到了早上,老婆婆也沒有回來,他便只能離去,若是老婆婆回來了,那他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那天亮之前發生了事情,他又該如何應付?任人宰割嗎?還是抽出匕首將人封了喉?

等到了半夜,總算是有人走進來了,窗外微弱的月光,只能照得出那人的輪廓,並看不清楚人臉,也不知道他在桌邊摸什麼,聞著味道才知那人好像在焚燒什麼香,聞著聞著開始有點犯睏,腦袋運作開始變慢。

那人悄然走近,張副官勉強睜眼看了那人的影子,身形不像那個婆婆,接著他被那人從棉被裡拖了出來,就整個失去意識了。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張副官終於醒來了,睜開眼睛卻是一片黑暗,跟閉著的時候沒兩樣,動動四肢,發現自己的手被綁在背後,腳也被綁了,他沒意料到事情會發展到他無法控制的地步,就這樣被人給帶走了,還是無意識的狀態之下。

用感知探查了環境,似乎是在馬車之內,路途有些顛簸,他現在沒有辦法解開被束縛的手腳,想要扭動身軀,又怕邊上有人,若是敵人該如何是好,真沒任何方法了嗎?

他想到還有縮骨術,試著讓自己手指的關節脫臼,沒想到還真的讓他掙脫了,既然掙脫了,就可以繼續裝死,看到底是誰綁了自己。

很快的他發現馬車好像停了下來,有個人把他拉出車外,一個人抬著腳,一個人抬著手,一晃一晃地走了起來,這兩個人在路上一言不發,在車上也沒聽到任何人交談的聲音,感覺對於這工作很是熟練,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被他們用這種方式綁走。



17

沒過多久他就被人放到地面了,但他依舊看不到任何東西,大概是被蒙了黑布了,然後他就聽到腳步聲離去的聲音。

再有人進來已過了很久,有個人把他扶起來,然後往他嘴裡灌流體食物,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有沒有毒,只能掙扎著不讓那東西進到肚裡,但他越是掙扎,就越是被鉗制得更緊。

「不喝,就得死!」那人說話了。

張副官停止掙扎,他覺得他好像聽過這個聲音。

「老婆婆?你究竟是什麼人?」張副官聽出了這聲音是老婆婆的聲音。

「哼,這你現在不需要知道。」老婆婆又開始往張副官嘴裡灌湯。

張副官聽她說不喝就死路一條,那這喝了應該死不了,索性不再抵抗,直接把那湯吞進胃中。

灌完了湯,老婆婆就離開了,張副官真的想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就偷偷把手掙脫出來,想扯去眼前遮眼的布巾,伸手往眼上一摸,臉上什麼都沒有,手在臉上頓了一下,心裡涼了一大截,什麼狀況?我是瞎了嗎?張副官內心崩潰地想著。

他就這麼愣在原地好一會兒,該這樣摸出去呢?還是留在這裡?他想了想他的任務,這個地方八成就是他要找的,潛伏在這裡是首要任務,在目不能視的狀態下,能活著摸出去的機率大概是零,所以他決定留下來。

張副官解開了腳上的繩索,邊爬邊摸索,知道這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比較有個底,這個空間貌似不太大,摸到一面牆三面鐵欄杆,應該就是一個蠻小的牢籠。

不知道旁邊是否有其他人也被關在這,他伸手敲了敲欄杆,沒有人回應他,心裡覺得納悶,難道這裡只有他一個人?還是其他人被關在別得地方,離得有些遠罷了。

失去視覺的張副官,聽覺變得更加敏銳,他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迅速地把手腳套回繩索裡,然後又往地上躺好。

聽到腳步聲停在自己耳邊,倏地被人拽了起來,被人拖著走,也不知道要拖去哪裡,張副官只能定了定心神,任由那人拖著。

他只感到這段路有點遠,還下了階梯,他被放置在一旁,接著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響,張副官又被人架了起來,手腳感覺到一股冰涼感,他被人用鐵鏈鏈住了。

「你們是誰?要做什麼?」張副官心裡有點慌,他不確定自己能掙脫這鐵鏈,但聲音保持著沉穩。

那人沒有回應張副官,只是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接著又鬆了手,那人就離開了。



18

被人鏈住的張副官腦袋開始昏昏欲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喝了那不知道什麼湯所造成的,就這樣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惡夢,他夢到張啟山跟日本人交戰,他想上前幫忙,手腳卻被這該死的鐵鏈束縛,根本動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張啟山一個人被日本人給淹沒,最後傷痕累累地倒在血泊之中。

空間一轉,他看到齊鐵嘴正朝他走來,不知道為什麼,齊鐵嘴也全身浴血,最後倒在他腳邊,他想叫卻叫不出聲。

一個是他至親至愛的張啟山,一個是真心待他好的齊鐵嘴,但他竟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在眼前死去,自己卻沒有任何方法。

張副官被這夢給驚醒,額頭上滿是冷汗,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不是正遭遇什麼不測,而他卻被關在這裡,無法在他們身邊保護他們,覺得自己很失職。

他用力地搖了搖頭,佛爺可是他要擔心的人嗎?那八爺也肯定有佛爺護著,斷不可能就這樣出事。

就在他緩了一回兒,又有人走過來灌他湯,那人灌完湯就走了。

張副官又昏昏沉沉進入夢境,這次是好夢,好像是過年吧!張啟山跟他一起坐在飯桌前吃年夜飯,氣氛很是熱鬧,又夢到齊鐵嘴跟他一起賞花燈,帶他四處逛逛。

這夢太過美好,張副官竟捨不得醒,多想過著這樣的日子就好。

再次醒來是被人潑了一頭涼水才醒的,迷茫間又被灌了湯藥,灌完又繼續昏沉入夢。

張副官在這裡就是被人灌湯藥、昏睡、被水潑醒、灌湯藥又再昏睡,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

他反覆進入美夢與惡夢之中,快要分不清楚現實與夢境了。

在某次昏睡中,他被整個人丟到水裡,冰涼的水讓他清醒了不少,這裡好像是個水池,整個人坐進去,水位大概沒到了脖子,說不定這裡是個浴池。

他仔細聞了聞,空氣中彌漫著一些說不清的草味還是藥味,還有些微的腥味,時不時還有東西倒入池中的聲音,他知道這裡不只他一個人。

難不成是在進行什麼儀式?不知道是因為昏睡了太久還是這裡的味道不太好聞,張副官此刻無比清醒,腦袋恢復正常運作,只是眼睛仍舊看不到。

他到現在還是不了解這些人把他綁來這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種種的行為都讓他匪夷所思。


tbc.


昨天沒更實在是因為我忙著剪個小短片給朋友當生日禮物

然後又有點卡文

沒有什麼對話的文

總是讓我打得很慢

打完又覺得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劇情讓我崩潰哈哈哈

评论(14)
热度(12)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