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5)

◆直達前文

(1) (2) (3) (4)

---------------------


13

小滿遠遠就看到自家爺牽著張副官走了回來,不過他現在沒心思去想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感情變得這麼好,他趕緊大步走到齊桓身邊。

「爺!佛爺來了!在香堂候著呢!」小滿在旁邊說著。

「副官我只借了一天,這是來要人了嗎?」齊桓快步走進香堂,被門檻絆了一下,幸虧他還抓著張副官的手,才被那人拽住沒有跌倒。

「佛爺,今天來我這兒有什麼事嗎?」齊桓看著坐在椅上閉目養神的張啟山,自己也坐到一旁。

「我是來要回副官的。」張啟山睜開眼睛說道。

「這副官才來我這一天,就真的這麼急著要他回去啦?」齊桓替張啟山倒了一杯茶。

「老八,我有任務要副官去執行,必須他去才行。」

「什麼任務啊?」

「這個就不勞老八費心了,只是這一去可能要去個幾年。」

「幾年?一個孩子獨自去執行什麼任務?需要這麼久?」

「反正我自有我的想法,你就不用操心了。」

「罷了,我是勸不了你了,副官你快跟佛爺回去吧!」

「是。」張副官回房收拾東西,再出來已換回一身軍裝。

「老八,我們走了,多謝你照顧了我家副官。」張啟山拍了拍齊桓的肩,轉身踏出了香堂。

「佛爺,慢走。」齊桓朝著張啟山的背影喊道。

「在下也就此拜別八爺。」張副官拱手彎腰,對齊桓行了個禮。

「萬事小心。」齊桓扶起張副官,在他手上放了一個錦囊。

「謝謝八爺。」張副官這次是真心誠意地感謝齊桓,手裡攥緊了那個錦囊,跟上佛爺的步伐走了。

「副官,我們回去再說。」張啟山聽到張副官走近的腳步聲低聲道。

「是。」張副官知道這次任務可能非比尋常,在外面不好說話,只能回去再說。



14

張啟山跟張副官回到張府,就直接到書房議事。

「副官,城外有一匹水匪成天鬧事,搞得居民不得安生,又有情報指出這幫匪徒在進行奇怪的事情。」張啟山坐到書桌前的椅子上。

「佛爺需要我做什麼?」張副官隔著書桌問張啟山。

「小孩的身分比較不容易引起懷疑,我要你潛伏在這群水匪之中,看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是,佛爺,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切記,非到萬不得以,不可泄漏身分,會另外安插線民在附近,好讓你回傳訊息。」

「那屬下就先下去準備了。」

「去吧!」

張副官回房整理東西,不過也沒什麼好整理的,他就先看看相關資料,得知這群水匪本來沒這麼明目張膽,晚上偶爾打劫船隻,可最近他們白天也劫,還不只劫財,連人都劫了,卷宗上面滿是失蹤人口。

放下卷宗,用手撐著頭,思索著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混進這幫匪徒中,被劫可能是個方法,但稱不上是最好的,腦袋還在尋找別得方法,忽然瞥見被自己擱在桌上的那個錦囊,他想了一下,決定先不要打開它,就先放在身上。

收好物品與卷宗,準備出發去執行任務之前,張副官回到書房向張啟山拜別。

「佛爺,屬下準備出發了。」張副官卸下一身戎裝,以平常百姓的打扮走進書房。

「好,凡事小心謹慎。」張啟山整了整張副官的衣服。

「是。」張副官抬手向張啟山行禮後,便邁出張府了。

張副官一身輕裝上路,身上只有一把防身用的匕首,就再無其他武器。

他連夜摸黑趕路,在清早到了水匪活動範圍,看到有些人家已經出來做事,就湊過去打探一下。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附近有哪裡可以借宿的的地方?」張副官站在一處院子外。

「去去去,走開走開,外人別進來這個村子。」一位大嬸揮手趕他走。

「為什麼?」

「別問那麼多,天還這麼早,趕緊離開。」

「我這趕了一天路,肚子實在餓得不行了,不吃點東西也走不動。」張副官扯個理由,看能否套些什麼話。

「趕緊走!」大嬸塞了一塊餅給張副官。

張副官知道再這樣下去只是自討沒趣,只好離開這個院子,再問問看其他人好了。



15

這正午都過了,還是一點進展也沒有,這裡的人看到外人就趕他走,再不然就是直接走掉不理他,張副官一個人蹲在牆角抱著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小兄弟,你怎麼了?」忽然有個一個老婆婆拍了拍他的背。

張副官抬起頭看著老婆婆,腦袋想著要說些什麼。

「老婆婆…我迷路了…」張副官帶著點哭腔說著。

「這裡很危險的,你趕緊離開吧!」

「可我不知道路啊…」張副官裝得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這…不然你先跟我回家吧!但我不能保證你的安全。」老婆婆把蹲在地上的張副官拉了起來。

「謝謝婆婆!」張副官露出欣喜的笑容。

張副官跟著婆婆回到家裡,雖然屋子有點簡陋,但也足夠遮風避雨。

「這家裡面也沒什麼好招待的。」老婆婆想倒杯水,卻發現水壺裡沒水了,「啊!我去燒個開水,你隨意啊!」便起身往屋外走去。

張副官巡視整個屋子,真的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也不知道老婆婆是怎麼過活的,他心中隱隱有種怪異的感覺。

他走到床邊,棉被枕頭擺得整整齊齊的,伸手一摸床沿,竟然有一層灰,每天都睡的床沒道理會積灰,這讓張副官更覺得事有蹊蹺。

他走回桌邊坐下,心裡直覺要防範這位老婆婆,但絕對不能露出破綻。

「水燒好了。」老婆婆拿起杯子倒進剛燒好的熱水,「小心燙口。」將茶水遞給張副官。

「謝謝。」張副官看著冒著熱氣的水杯,思量著這杯水被下毒的機率有多大。

「我去煮點麵當晚餐可好?」老婆婆見他看著水發呆,以為他是肚子餓了。

「這怎麼好意思。」張副官想要推辭掉這晚餐。

「粗茶淡飯而已。」老婆婆笑著說。

「那…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張副官再不應,就顯得奇怪了。

見天色漸晚,老婆婆又走出去煮麵了。

煮好了麵,老婆婆端著兩個碗走了進來,其中一碗放到了張副官面前,看著這麵感覺沒問題,聞了一下也覺得沒什麼奇怪的味道,就嘗了一小口。

「不合胃口嗎?」老婆婆見他如此動作,便問了一下。

「不,很好吃!」張副官硬著頭皮又吃了一口。

「那就好。」老婆婆也開始吃麵。

見老婆婆正吃著麵,沒看著他,張副官趕緊把麵吐回碗裡。

「那個…請問…為什麼這裡的人對外人這麼不友善?」張副官抬頭看著老婆婆。

「這個你還是不要問比較好。」老婆婆臉色沉了下去。


tbc.


忽然有點想畫點圖

更文更累了(不

天知道我在寫什麼

真的想快轉文章的進度了

不然副官太小了

有點難下手哈哈哈

评论(6)
热度(13)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