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4)

◆直達前文

(1) (2) (3)

---------------------


10

東邊的天空才剛泛起魚肚白,張副官就起來跑院子、做俯臥撐,一些平常的訓練能做的一個不落。

小滿早上起來看到院子裡的人影,還以為遭賊了,拿起手邊的掃帚就揮了過去,張副官身體微蹲,將小滿的手往上一推,擋掉了這個攻擊。

「怎麼是你呢?」小滿定睛一看,才發現那個人影是張副官。

「小滿,早安。」張副官鬆開了小滿的手,對他行了個禮,然後轉身繼續跑圈,準備收操。

小滿歪著頭也去忙活了,腦袋也不知道想些什麼,可能在想早飯要吃什麼吧!

而齊桓可不會沒事這麼早起,這會兒還窩在被窩裡睡得正香甜呢!

張副官自我訓練完,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事,他就去廚房找小滿,看有沒有需要他的地方。

「嚇死我了,你怎突然站在我後面啊!」小滿一轉頭就看到張副官悄無聲息地站在他後面。

「抱歉,我只是來看看有沒有事需要我幫忙的。」張副官面不改色地站得筆直。

「這…我怎麼好讓客人做事呢?」小滿有點為難。

「我就是閒得慌,你隨便指點事情讓我做也好。」

「不然你去兩街外買個甜酒沖蛋吧!八爺早上喜歡喝這個。」小滿想既然他這麼愛跑,就去跑個腿吧!

「好,我去去就回。」張副官正要往外走,被小滿拉住。

「等等,給。」小滿在張副官手裡塞了點錢和一個空的食盒。

張副官把錢放進褲子的口袋裡,便跑了出去了,一手抱著食盒,一手提著袍子的前擺,這衣擺還真礙事,他想。

小滿看著這個如風一般的背影,不禁感嘆起自己真沒法和他比。

張副官跑過大街,看到甜酒沖蛋的攤位就在眼前,猶豫了一下,還是靠了過去,他本想再跑個一圈再買,但又怕晚了買不到。

「老闆,來份甜酒沖蛋。」張副官把食盒遞給老闆,還要踮個腳尖。

「好咧,馬上好。」老闆接過食盒,俐落地把甜酒沖蛋倒進去,蓋牢了蓋子,再把食盒遞回去。

「謝謝。」張副官伸手給了錢,接回食盒。

「謝謝惠顧!慢走啊小兄弟!」老闆笑嘻嘻地目送張副官。



11

張副官一路跑回齊府,剛踏進門,就看到伸著懶腰走出房門的齊桓,張副官就這樣氣喘吁吁地站在原地看著他。

「八爺早。」張副官緩了老半天才憋出這句話。

「副官,這麼早去哪兒啊?」齊桓看著剛從門外跑進來的張副官問道。

「我…就出去晃晃…」張副官滿頭大汗地說。

「出去晃晃捧著食盒干啥呢?」

「這個…」張副官低頭看著食盒。

「爺,是我請副官幫忙買個東西的。」小滿從廚房端著一鍋粥走了過來。

「什麼東西啊?」對於小滿使喚張副官,齊桓一點也不介意,只掛心於那個食盒裡頭的東西。

「爺、副官,先來吃飯了。」小滿放下手上的粥,招呼兩人來吃早飯。

張副官跟在齊桓後面坐了下來,把食盒的蓋子打開,放到齊桓前面。

「甜酒沖蛋!」齊桓拿了個勺子舀到碗裡,然後喝了一大口。

「來你也喝看看。」齊桓把他剛喝過的碗舉到張副官面前,裡面剩半碗。

張副官皺起眉來,盯著那個碗。

「我說你怎麼不喝啊?是不是還在鬧脾氣呢?」齊桓把臉湊近了道。

張副官搖搖頭,把碗接了下來,一飲而盡。

「小孩子會鬧脾氣正常,若連一般喜怒哀樂都沒有,那就不正常了。」齊桓揉了揉張副官的頭,把頭髮都揉亂了。

張副官內心崩潰,花了不少時間才梳好的頭,這下又要重梳了,但對於齊桓的話,感到心頭有點暖暖的。

「爺,我一大早起來就看到張副官在院子裡,我還以為他是賊呢!一掃帚就揮了下去!」小滿邊吃邊看著齊桓對著張副官的互動,覺得應該要換個話題來緩和一下場面,感覺張副官對於頭髮被揉亂這件事有點不高興。

「呵呵,我相信你一定沒有打到他。」齊桓輕笑了兩聲,這個結果根本不用猜。

「當然是…沒打中…我怎麼可能是副官的對手!」小滿只好埋頭喝粥。

「副官,你怎麼這麼早就到院子裡去?」齊桓邊問邊舀粥。

「自主訓練。」張副官等齊桓舀完,自己也舀了一碗。

「真的是鬆懈不得啊!連來我這度假也得訓練自己。」齊桓吹了口熱粥再送進嘴裡。

「度假?」小滿差點把嘴裡的粥都噴了出來。

張副官像定格一樣,緩慢地轉頭看向齊桓,所以我是來度假的?張副官心裡不解地想。

「好啦!趕快吃一吃等會還要出門呢!」齊桓露出尷尬的笑容喝著他的粥。



12

吃完早飯後,齊桓依約帶著張副官去了趟衣鋪子,昨晚說好要來給他做幾套袍子的。

「你說這塊好不好?還有這塊!」齊桓拉著張副官看著料子。

「不勞八爺費心,隨意改幾件現成的便可。」張副官認為不好拒絕齊桓的好意,但又不該如此厚著臉皮接受。

「也成,那你先讓師傅量量尺寸。」齊桓繼續研究著料子。

師傅替張副官量好尺寸後,挑了兩套現成的,改了改不合身的地方。

「我看你身上這件也給改了吧!」齊桓抓起了張副官的袖子。

「不了,這還得還給八爺。」

「反正我也穿不到了,送你也無妨。」

「這怎麼行呢?」

「你現在是嫌棄我穿過的衣服嗎?告訴你我這料子可好了!」

「這怎麼敢嫌棄呢!我收下便是了。」張副官緊張地解釋。

「這還差不多!快脫下讓師傅改改。」齊桓拍了拍他的肩。

「能不改嗎?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張副官怯生生地說。

「行了,真被你打敗,就不改吧!」

臨走前齊桓挑了幾塊料子,跟師傅說了幾句話,張副官在一旁站著,也沒聽清他們說什麼悄悄話。

「八爺,我們接下來還要去哪嗎?」張副官跟著齊桓走出了鋪子,手裡抱著衣服。

「沒了,咱們出來晃悠夠久的了,回家歇歇。」

「是。」

「等等,我買串糖葫蘆。」齊桓牽著張副官的手,朝一個在叫賣糖葫蘆的小廝走去。

張副官低頭看著被牽住的手,覺得臉頰有點發熱,他從來沒想過有人會牽著他的手,連他最尊敬的兄長也不曾像這般牽著他的手過。

「來,給你。」齊桓拿著糖葫蘆在張副官眼前晃了晃。

「謝謝八爺。」張副官呆愣地接過糖葫蘆。

齊桓就這樣一路牽著張副官的手走回去。

殊不知一回到齊府,就看到小滿慌慌張張地在門口來回踱步。


tbc.



劇情一個急轉直下

我想養成計畫應該要結束了

對於下一章的劇情

我的腦袋開始打架了

若明天沒更

就是我還在糾結

然後腦袋又跑出一個新坑

真想掐死自己

评论(24)
热度(16)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