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3)

◆直達前文

(1) (2)

---------------------


7

張副官簡單的收拾了行李,就跟著齊桓步出張府大門了,因為齊桓說想要散步,所以就用走的。

「副官啊!你平常都愛吃些什麼?」齊桓看著街上各式各樣的攤子,想給張副官買點吃的。

「有什麼吃什麼。」張副官走在齊桓旁邊,眼睛盯著前面的路,什麼攤子也不瞧一眼。

「那是你說的,等會幫我提啊!」齊桓正打著什麼鬼主意。

儘管張副官直覺不太妙,但還是只能點頭。

齊桓走到一個賣糖油粑粑的攤前,買了一份塞到張副官手裡,又走到另一攤買了不知道什麼東西,又往張副官手上堆,就這樣買了好幾攤吃食,東西堆得讓張副官差點就看不到路了,幸好齊桓就此收手,張副官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再多可就要浪費了,回家回家。」齊桓領著張副官走,雙手空空地揹在背後,跟張副官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張副官看著齊桓的背影,恨得牙癢癢的,這是在整我吧!他想。

回到齊府,小滿看到自家爺後面還帶著個小孩,還讓他拿這麼多東西,差點都要以為有人在虐待兒童。

「爺,這誰家的孩子呢?」小滿幫忙拿下張副官滿手的東西。

「張家的唄!」齊桓坐到圓桌邊的椅子上。

「佛爺家的孩子啊?」小滿驚嚇到手上的東西都掉了,幸好張副官眼明手快接了下來。

看到張副官矯健的身手,小滿二度受到驚嚇,下巴好似快掉到地上一樣。

「不愧是佛爺的副官,有這樣的好身手也不奇怪。」

「爺您帶佛爺的副官回來做什麼?」小滿收了收下巴問道。

「就是有事才帶他回來的,去整理一間房給他吧!」

「好…」小滿抓了抓頭,整理房間去了。

「副官,來來來,這裡坐、這裡坐。」齊桓拍了拍身旁的椅子。

「這…不好吧?」張副官硬是愣著不坐。

「有什麼不好?」

「我怎麼能和九門的八爺同坐一桌呢?」

「叫你坐就坐,囉嗦什麼?」齊桓站起來,抓著他的肩,把他壓在座位上,自己才又坐回椅上。

對於齊桓蠻橫的行為,張副官只能皺著眉頭。



8

「來吃吃看這個。」齊桓開始打開一包又一包的吃食,推到張副官眼前。

張副官的眉頭又更糾結了。

齊桓看他不動,直接抓了一塊不知道什麼東西塞到他嘴裡,張副官瞪圓了雙眼,盯著那隻在他嘴邊的手,又抬眼看了齊桓。

張副官憋得滿臉通紅,額頭直冒汗,想把嘴裡的食物吐出來,但感覺這樣不太好,還是艱難地吞了下去。

「怎樣?好吃吧!」齊桓又拿了別的東西在手上。

張副官臉上的紅還沒退去,額頭也還掛著汗珠。

「你…該不會不能吃辣吧!」齊桓看張副官的樣子,就是一副被辣到的樣子。

「八爺,您剛到底塞什麼到我嘴裡?」張副官連飲了幾杯茶。

「臭豆腐啊!黑色的豆腐塊配上艷紅色的辣椒,那口味堪稱一絕!」

張副官差點就翻出了個白眼。

「既然你吃不得辣,那你吃個糖油粑粑壓壓辣吧!」齊桓把臭豆腐挪到自己面前,把糖油粑粑放到張副官手上。

張副官緩緩抬起手,張開嘴巴咬了下去,覺得味道還不錯,就把整塊粑粑都往嘴裡塞。

「這桌上可都是長沙最道地的小吃,可別浪費啦!」齊桓也開始吃起那道臭豆腐。

齊桓看著張副官吃得高興,內心十分滿意,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總覺得看得到眼底的一絲光芒。

這些都是平常張副官沒機會吃到食物,在軍營裡都是那些大鍋菜,來到長沙之後也沒有人這般帶他出來逛逛,雖說他認為齊桓別有用心,但還在他可容忍範圍,也就由著他去。

很快的桌上只剩一些殘餘的湯湯水水,食物全進到了兩人的胃裡。

「這天色也晚了,你先去洗個澡吧!應該不用我幫你吧?」齊桓站起身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

「不勞八爺費心,我自己會洗。」張副官也站了起來。

「真是個連說話都不可愛的孩子。」齊桓嘴裡咕噥著。

「八爺,您說什麼?」張副官其實有聽到他說什麼,只是故意問的。

「沒什麼,我帶你過去吧!」齊桓臉上掛著尷尬的微笑。



9

洗過澡後,齊桓才不願意這麼早放人回去睡覺呢!他把張副官帶到他的房間聊天,對就是聊天。

「副官,看你在我這,穿這身軍裝也不太合適,你先穿我前些年的袍子吧!明天我再帶你去買幾套新的。」齊桓從衣櫥深處挖出一件鵝黃色的小長袍。

張副官想了想,的確是不適合在這裡還穿著軍裝,所以接了過來。

「換上、換上。」齊桓擺了擺手。

「就在這裡換上?」張副官愣了愣道。

「當然,你是怕我吃了你啊?」

「呃…不是,我這就換。」張副官開始解身上的釦子。

齊桓看著張副官的身軀,雖說還是個長身體的階段,但可以看得出來平常該有的鍛鍊應該不少,身體頗精實的,就是骨架子還沒長好,瘦小了一點。

「這不挺好看的嘛!就是袖子長了點。」齊桓替張副官捲了捲袖口,齊桓的身板,當然還是比張副官還薄弱了點,所以衣服合身,袖子就會太長。

「你應該識字吧!」齊桓拉著副官坐下,翻開桌上的書本。

「是,要看得懂公文上寫了什麼,所以從小佛爺就有請人教我。」張副官又想翻白眼了,不過齊桓是九門當家,不好發作,表面上還是要尊敬的,心裡只想這什麼蠢問題。

「你從小就是佛爺帶大的啊?」

「佛爺說我的爹娘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死了,他把我當弟弟一樣照顧,之後離開東北的時候我就跟著他。」一講到佛爺,張副官眼裡滿是崇拜。

「瞧你那崇拜的小眼神。」

「不管佛爺說什麼,我都會義無反顧的去執行,哪怕是要我的命。」

「你說這什麼話啊!小小年紀就想著赴死!」

「佛爺說的都是對的!」

「真是個呆瓜,你的路還長著呢!別沒事就想著死啊!」齊桓簡直快被這死腦筋給氣死了。

張副官鼓起了個包子臉,心想,說我是什麼呆瓜?我有沒有聽錯?

「八爺,我先回去休息了。」張副官鼓著臉推門走了。

「跟我鬧什麼脾氣啊!真是!」齊桓搖了搖頭。


tbc.


明天開始應該就真的會更慢一點了,

就是明天不更的意思......

養成計畫不知道會有幾章,

我想導回正途了哈哈

评论(34)
热度(14)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