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2)

◆直達前文

(1)

---------------------


4

齊桓一路馬不停蹄地趕回長沙,看到齊家大門,他愣住了,他揉了揉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門口居然掛起了白幔,擺了花圈,心裡七上八下的,到底是誰過世了,他心裡沒個譜,也沒膽去算,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邁出沈重的步伐,舉步維艱地踏進門檻。

家裡的下人都穿著喪服,跪在棺材旁,沒人注意到齊桓正緩步走來,待齊桓看清了案上的照片後,雙腿發軟,驀然往地上一跪,幾乎可以聽見膝蓋撞擊地面的聲音,眼淚撲簌簌地直流。

「…不是吧…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爹…爹…」齊桓木然地看著靈堂。

下人們對於小少爺的突然歸來,都有點不知所措,唯有老管家緩步走到齊桓面前,重重地跪下,頭叩在冷冰冰的地上。

「小少爺…老爺他…他過世了…」老管家不敢抬頭。

「這不是真的…對吧…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齊桓希望老管家親口跟他說這一切都是假的,他不想相信自己最敬愛的爹爹就這麼離開他了,永遠的離開。

「小少爺…節哀順便啊!老爺有留一封信給您,請您一定要振作啊!齊家還需要您!」老管家抬起頭,從兜裡拿出一封信,遞到齊桓眼前。

齊桓接過信,站起身來,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就這樣把自己關在裡面,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下人們在門外很著急,最後還是老管家去請得紅二爺過來勸齊桓。

「小桓,你開門,我有話跟你說。」二月紅站在門外輕聲說道。

「紅二哥,你不要管我!」齊桓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我不管你,誰還管你呢?聽話,開門好嗎?」二月紅也不急,使出柔情勸說。

齊桓躊躇了老半天,才緩慢地將房門打開,二月紅走進了房裡,把門帶上,拉著齊桓的手坐到椅子上,瞟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信。

「小桓,信你都看過了?」

齊桓點點頭,眼睛微紅微腫。

「先不要想信裡寫了些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辦完齊老爺的後事,然後重整家業,知道嗎?」二月紅拍了拍齊桓的背,安撫著他。

齊桓還是只有點頭,一句話也不說。

「答應我,你會好好活著。」二月紅雙手搭在齊桓肩上,雙眼看著他,散發一種不容拒絕的氣場。

齊桓睜大眼睛看著二月紅,半晌才又點了頭。



5

二月紅離開齊府之後,齊桓像是有聽進去他的話樣子,每天守在靈堂前焚香燒紙,但他再也沒有流下一滴淚,可能在把自己關在房裡的那一天就已經流盡了。

齊老爺出殯後,他遣散了所有家裡的下人,只留了小滿一人跟著他,小時候的小滿幾乎是齊桓的小跟班,因為齊府也沒有比他倆還小的孩子,齊桓對小滿可說是特別照顧,不曾把他當下人看,只是年紀漸長,小滿自己也知道主僕有別,悄然改變了相處模式。

「少爺…不對…爺,你為什麼要遣散家裡的下人們,只留我一個?」小滿站在一旁,對著坐在書桌前的齊桓問道。

「你可知道樹大招風的道理?」齊桓抬頭望著一臉疑惑的小滿。

「雖然小滿沒讀過什麼書,但是這個道理還是懂的。」

「現在世道不太平,我們要盡量避免成為別人的目標,有你一人陪著我便也足夠。」

「小滿懂了!小滿從今往後一定會努力為爺分憂解勞的!」

「分憂解勞那倒不必,你只要守好我們這個小香堂跟齊府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會慢慢教你的。」

齊桓沒有人可以依靠,任何事情只能靠自己摸索,好在在外遊歷的一年間,看盡了人生百態,這做起生意來也挺受用的,也傳授了一些看人的技巧給小滿,來鬧事的人倒也不多,受到齊桓耳濡目染的說話藝術,學得五成就已受用,大多能在事情演變得不可收拾之前就把人請走。

在這兩三年下來,齊家的小香堂也算是站穩了根基,全憑齊桓的天機神算,一張鐵口直斷的本事,讓他獲得了齊鐵嘴的稱呼,自己也以這個諢名自稱,大概也只剩小滿和自己記得齊桓才是他的本名。

長沙城有九大家,齊桓也算是坐穩了這第八門的位置,年紀尚輕,卻也有個八爺之稱,又因為懂得人情事故,與其他八家保持著不近不遠的友好關係。

後來長沙城來了個張啟山這號人物,身旁還帶了個眉清目秀的男孩,這個張啟山三番兩次的來找齊桓,幫他算命嘛,他又不信命,真搞不懂他到底想做什麼。

再後來他才知道張啟山想坐上九門之首的位置,齊桓心想幫他也成,跟他打好關係,自然也有安全上的保障,沒多久,張啟山就以長沙布防官的身份當上了九門之首,院子裡有尊大佛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運來的,人們也就給他一個張大佛爺的稱號,這些其實全都是齊桓給出的主意。



6

張啟山提拔他身旁的小男孩作為他的副官,年紀雖小,但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辦事也毫不含糊,但一點也不通人情,做事比張啟山更一板一眼,齊桓更是時常碰得一鼻子灰。

還記得齊桓第一次被請到佛爺府邸的時候,他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張啟山拉著小副官介紹給齊桓。

「老八,這個是我的副官,他跟我同姓,是我的族弟。」張啟山拉著小副官的小手來到齊桓面前。

「見過八爺。」小副官站得直挺挺,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佛爺,你這弟弟年紀也太小了點啊!這麼小就讓他做副官,不太好吧!」齊桓看著這個還矮他快兩顆頭的張副官驚訝道。

「他已經十二歲了,在張家已經是能夠獨自下墓的年紀了。」張啟山重重拍了一下副官的肩,副官站得也穩,沒有移動半厘米。

「多好看的一個孩子,被你訓練成這副冷冰冰的樣子,一點人氣也沒有。」齊桓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張家人不需要多餘的感情,只需要服從命令與果敢的決斷力,其他的只會讓人綁手綁腳。」張啟山用淡然的語氣說明。

齊桓望著天,只有天才知道他們張家到底從小都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老八,以後就由副官負責接送你吧!」

「他行嗎?腳還搆不著地呢!車他能開嗎?」

「放心,目前不會讓他開的。」

齊桓心想,不那讓這孩子繼續這樣下去,找機會從佛爺手上借過來,讓他可以嘗試一些正常人的生活方式,也許能讓他更像個人。

「佛爺,跟你打個商量可好?」齊桓瞄了一眼小副官,拉著張啟山到一旁去。

「什麼事這麼神神秘秘的?」張啟山一臉不解,眉毛呈現一高一低的狀態。

「就是…我可否借你家的副官幾天?」

「為何?」

「我最近有一匹貨,量有點大,想請副官過來幫忙,你也知道我那只有小滿一人,忙不過來的。」

「行吧!反正最近沒啥事,你自己跟他說,他要是肯跟你回去的話。」張啟山一副想看好戲的樣子。

「這…好吧!我試試…」齊桓走回小副官身邊。

「你跟我回去幾天吧!有事想請你幫忙。」齊桓搓著手,討好地笑著。

張副官扭頭望向張啟山,想確認張啟山的意願,但張啟山也不看他,讓他自己看著辦,張副官等了半天都沒有得到回覆,只好把頭轉回來看著齊桓。

「我不會虧待你的!」齊桓往前一步伸手想摸他的頭卻沒摸到,因為小副官往後退了一步。

這個動作重複了兩次,一旁看這兩人的互動的張啟山忍不住笑了出來。

「副官去吧!去幫八爺。」張啟山抱著肚子笑到全身都在抖動。

「是!」小副官心裡雖然不太願意去,但佛爺說的話他是不會違逆的。


tbc.


狗血又為了推展時間的一章,

我差點以為我在寫ALL八...

不管三叔的年齡差了

反正這裡就是差八歲

可能會來個養成計畫哈哈哈

评论(21)
热度(12)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