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月影朦朧(1)

填完一坑又開一坑,劇情應該蠻狗血的,

而且沒有大綱,只有想過結局大概是怎麼樣的,

中間過程放飛腦洞狀態,有點害怕撞梗(?

私設小時後的事情,人設基本不變,(希望不崩

盡量不會帶別的CP玩(上一篇文算玩夠了(?

---------------------


0

長沙城裡有齊氏一家,什麼時候在此定居已不可考,齊家世代以窺視天機為本業,家族裡的小孩一出生多少帶一點天賦,從小就必須學習算命的本事,到一定的年紀時,會到江湖遊歷一番,以增廣見聞。



1

齊桓是齊家老爺的獨子,一出生就被人呵護在掌心,縱然如此他一點也不侍寵而驕,該學的本事一件不落,天賦異秉的他,十四歲就外出遊歷了。

出門在外,主要就是開開眼界,了解世間冷暖與人情事故,差不多一年就應當回家,否則齊家老爺就會擔心了。

不到一個月就滿一年了,齊桓已見過不少大山大水,也看過各式各樣的人們,正準備踏上歸途,他打算先走水陸再走陸路回長沙,因此他搭上了船,這船也不大,上面大部分都是一些四處營生的商人。

「算卦咯,算卦咯!」在船上也不能閒著,該做的生意還是得做,齊桓扯著稚嫩的嗓子喊著。

人們大多都不理不睬,有的也只是抬頭看了一眼,齊桓對這種場面也算見多了,畢竟自己年紀還小,沒人會相信一個小鬼說的話,只可能當他是個來騙吃騙喝的小神棍。

正當齊桓在打量著該從誰開始搭話的時候,有個聲音叫住了他。

「喂!小伙子,你說你會算命?」一個彪形大漢朝他走了過來。

「正是,需要在下為您算上一卦嗎?」齊桓朝他鞠了個躬,心裡開始打量這個人。

「來給爺算算是不是會長命百歲。」這個大漢下巴上揚俯視著他,眼神裡只有滿滿的輕佻。

齊桓仔細看了他的面相,再掐指一算,愣了一下。

「這……恐怕您今天會有血光之災啊!」齊桓頓了一下才說出來,他怕自己也會遭殃。

「我呸!憑什麼讓人相信你這個小鬼說的話?爺我的命可長著呢!」大漢說著就揪起齊桓的衣領。

「我…我說的話…準不準,你試試不就知道了,過了今天要是沒有血光之災,要殺要剮隨便你!」齊桓自己有算過,自己今天也是有一劫,但能有貴人相助,死裡逃生。

「諒你也不能離開這船,我就等明天再來收拾你!」大漢鬆開了手,坐到一邊休息去了。

「謝大爺的不殺之恩。」齊桓趕緊跑開,離他越遠越好,想來在這船上恐怕是做不得生意了,索性趴在船邊,欣賞這山川秀麗的風景。



2

入夜了,船下了錨,停靠在了岸邊,大伙今天就在這條船上過夜。

夜深人靜之時,只有潺潺流水聲,如同催眠曲一樣,伴隨著水流規律地搖晃船身,哄人入睡,齊桓也側著頭靠牆睡去。

船身忽然不規律地搖晃起來,晃得是越發大力,把人都搖醒了,齊桓睜眼一看,嚇懵了,殺人啦!

「有水匪啊!」不知道是誰喊的。

齊桓身體本能地就往後退,虧得自己目標小,還可以暫時掩人耳目,但又能躲多久呢?各種尖叫哀號聲不絕於耳,也有人落水的聲音,也不知道是被丟下去的,還是自己跳下去的,他想難道就要死在這了嗎?還是要賭一把也跳下水去,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但自己不會游泳該如何是好?

「老子跟你拼了!」白天那個大漢,手裡握著匕首揮了出去,但無奈不敵人數眾多的水匪,被人從背後刺了一刀後,又讓人抹了脖子,就這麼掛了。

齊桓看到連體格壯碩的大漢都喪命了,身體害怕得直發抖,連腳都有點不聽使喚了,抱著頭縮著身子,只能祈禱奇跡出現。

可惜天不從人願,水匪還是找到了他,抓著頭髮拎起他的頭,看向他的臉。

「呦!這孩子長得還挺秀氣的。」拎著他的水匪說道。

「不如送上去給頭領吧!」另一位水匪提議著。

「我看著挺中意的,不如我自己私藏罷了。」

「別吧!這要是讓頭領知道了,你還有命嗎?」

「頭領長、頭領短的,少拿頭領來壓我,反正這小鬼我要定了。」水匪另一手拿著匕首在齊桓臉旁比劃著。

齊桓愣是發不出任何聲音,心臟瘋狂地跳著,他不知道他會怎麼樣,但這話聽起來感覺非常不妙。

接著齊桓被那人單手夾在腰間,他不知道他該怎麼逃,因為無路可跑,掙扎可能也只是加速死亡而已。

就在跨出船的瞬間,一記飛刀飛了過來,直沒入那水匪脖頸,齊桓撲通一聲落入水中。

沉入水底的齊桓只看到天空明月皎潔,一隻手伸向了他,接著他就失去意識了。



3

等齊桓再醒來,已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他第一眼見到的是天花板,轉頭看四周,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裡。

一個婦人推門走了進來,看見床上的孩子醒了,就把手裡的東西往桌上一擱,走至床邊。

「孩子,你醒了啊?有沒有哪裡不適?我想你應該肚子餓了,我有熬了些粥,你喝點吧!」婦人關切地問著。

「多謝夫人的救命之恩,我挺好的!」齊桓從婦人手上接過熱粥。

「娘,我端熱水來了。」有個與齊桓年紀相仿的姑娘手裡捧著一個水盆走了進來,「你好,我叫高歡,叫我歡歡就行了。」這名姑娘看到齊桓醒了,就先自我介紹一下。

「歡歡姑娘你好,在下長沙來的齊桓,想問您們是怎麼撿到我的,還有現在什麼時候了。」齊桓也自報家門。

「我早上去河邊洗衣服時,看到你倒在岸邊,就趕緊喊了娘來救你,現在是下午了。」歡歡放下水盆,遞了條沾濕的方巾給齊桓。

「救命之恩,齊桓無以為報,替你們算一卦可好?」齊桓對於落水之後的記憶都忘了,他更想連船上的遭遇一起封在腦海深處。

「孩子,你會算命呀?不過我們日子就這樣過著,別無所求,唯一求的就只是平安。」婦人垂下眼說著。

「夫人,可是遇到了什麼事?」齊桓察覺婦人的神情有異,想知道是否有出一己之力的地方。

「我…我爹他,某天出門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你能不能幫忙找到我爹?」歡歡眼眶泛著淚光。

齊桓雙眼一閉歪著頭,手指掐著,眉頭整個糾結起來,「這…怎麼會這樣…令尊的卦相…竟然什麼都算不出來!」

「爹…到底怎麼了…」歡歡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兩位別擔心,等我回去請我爹相助,令尊目前應該沒事的,沒消息也算是個好消息。」齊桓安慰著兩人。

兩人點頭,知道這事也沒辦法這麼容易解決,多想無益,還是只能等齊桓回家求助齊老爺。

隔天齊桓就拜別高家母女兩人,趕路回長沙,希望能早點找到歡歡的爹,也算報答他們的恩情。


tbc.


看到寫副八的太太都如此用力更,每天吃肉都吃的一本滿足,

只好繼續自割腿肉了哈哈哈,這次我可能會更慢一點

评论(8)
热度(18)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