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只取一瓢飲【副八番外】

正文請走這

沒看正文也是可以毫無牽掛的吃肉哒~

簡體版鏈接已更新在文末


---------------------


0

張副官跑回當初他們進去的洞口,將張家親兵們帶過來接九門的當家們,張啟山仍舊與二月紅一輛車,不過這次是由他親自開車,送二月紅回府邸,另一輛自然是張副官開的,吳老狗與解九坐在後座,齊鐵嘴則是被張副官半推半請地坐進了副駕駛座。

本來是想各自送他們回去的,沒想到解九說要吳老狗跟他一起回解家大宅一趟,倒也省得張副官多開一段路。

齊鐵嘴在車上直接就睡死過去了,想來他也是累得夠嗆,摔得滿身傷就不說了,差點連命都搭進去了,張副官看著身旁的人睡得如此熟,就放慢駕車的速度,盡量開得平穩一點,嘴角揚起些微高度,自己完全沒查覺,大概就是寵溺的笑吧!



1

「八爺,到了。」張副官將車停妥在齊家香堂門口,轉頭輕聲喚醒齊鐵嘴,但他卻只是換個姿勢,並沒有要醒的意思。

張副官只好下車,打開副駕駛座的門,把人從車裡抱了出來,再用腳把門踹上,走到香堂門口,騰不出手敲門,還是只能用腳踢門。

「今天爺不在,不做生意的。」小滿的聲音從門的另一頭傳來。

「我是張副官,還不快開門?不然我直接把門踹開了。」張副官語氣帶著一點威脅與玩笑。

「好嘞!這不是開了嗎?」小滿趕緊把門打開 ,免得這門被踢壞,這門不開還好,一打開就愣住了,「這…我們爺是怎麼了?」

「沒事,睡著罷了。」張副官抬腿跨進門檻。

「那爺怎麼頭上要纏著紗布啊?」小滿見人進屋了,便把門閂上。

「不小心磕破了。」張副官徑直地往齊鐵嘴臥房走去。

「那我去準備點熱水過來,讓你們梳洗一下。」小滿走回去準備熱水。

張副官將齊鐵嘴輕放上床後,脫了他的鞋子與外衣,拉過棉被,掩好被角,免得人著涼,自己則拉過椅子,坐在床邊看著床上那人熟睡的臉龐。

「叩叩。」敲門聲響起,張副官起身開門。

「熱水給您端來了。」小滿捧著一盆熱水站在門口。

「給我就行了,我來幫八爺整理就好,你先下去吧!」張副官接過水盆,把門關好。

張副官將水盆放在床邊的椅子上,自己坐上床緣,捲起袖子,擰乾沾濕的方巾,輕柔地擦了擦齊鐵嘴的臉,再拉出被子裡的手,想要也擦一下,但那手卻自己縮了縮,想縮回溫暖的被窩裡。

「八爺~你再不讓我擦,要不你自己來。」張副官將頭湊近齊鐵嘴耳邊,朝那耳垂吹了口氣。

這氣吹得讓齊鐵嘴整個人都癢了起來,連忙把半個頭也埋進棉被裡,半瞇著眼看向張副官。

「我自己來!我自己來!」齊鐵嘴看清了眼前的人是張副官,用被子把自己裹得滴水不漏,只露出眼睛鼻子,縮到床的最裡面去。

「八爺莫不是當我會吃了你吧?」張副官一臉壞笑。

「你還真能吃了我不成?」齊鐵嘴說出這句話他就後悔了,尤其是看到張副官的表情後。

「要不你試試?」張副官爬上床,邊將有些髒汙的外套脫下,兩張黃色的符從兜裡掉了出來。

「等等,你把符收在兜裡啊?」齊鐵嘴有些意外地看著與外套一起落在床上的黃符。

「揣進兜裡才想到我不會用符,八爺,您倒是教教我啊!」張副官拾起床上的黃符,在齊鐵嘴眼前晃了兩下。

「我也不指望你會用,所以這兩張符其實也就只是平安符,保平安用罷了。」齊鐵嘴從棉被裡伸出一隻手擺了擺,也沒有要接下的意思。

「八爺對我可真好啊!」張副官笑得眼睛都不見了,反倒是露出了兩顆兔牙。

「那是自然,不對你好,難不成要對狗五的狗好啊?」其實齊鐵嘴也只帶這兩張平安符,一張是自己的,另一張則是要給張副官的,希望能逢凶化吉,但他一直沒敢直接送出手,反正他一直在自己身邊,有沒有送出去就不是那麼重要了,要不是張副官自己脫離隊伍,一個人去找東西,可能就沒機會送出去了吧!還一次給了他兩張。



2

小破車請走鏈接


简体版請走這裡


真沒想到我還是憋出個番外了,因為我發現鋪的梗沒用到

本來是想讓副官將符咒沾血丟出來殺蜘蛛的,結果後來沒用成

然後順便開個小破車,因為在墓裡只做了半套哈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13)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