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十二)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34

「那是什麼東西?」解九伸長脖子想確認水中的光點。

「你能看得出什麼嗎?」吳老狗完全不認為解九有什麼能耐可以看出個所以然,一手攔在他的胸前,防止他看得太入迷,而跌了出去。

「難不成你看得出來?」解九也反駁道。

「噓,別吵了。」張啟山手握緊手槍,目光直盯著那抹綠光。

「佛爺,這東西什麼時候在水裡的?我們之前怎麼都沒發現?」二月紅手裡也捏著鐵彈子,隨時可以甩出。

「說不定牠從頭到尾都在,只是一直沒現形罷了。」張啟山握了握二月紅的手。

「啊啊啊!他過來了!」齊鐵嘴又往張啟山身後挪了挪。

一團黑影奔上岸來,定神一看,竟然是一隻大蜘蛛。

「這蜘蛛怎麼能在水中生存啊?」吳老狗心裡有點好奇。

「我曾聽過一種蜘蛛,會用身上的絨毛包裹空氣,周身形成一個氣泡,可以暫時待在水裡。」解九解釋著他在書上看過的資料。

「所以現在牠要上來換氣了?」齊鐵嘴聽完解九的敘述之後推理出這個結論。

「這麼大隻,應該可以在水裡撐蠻久的。」張啟山看著蜘蛛身上的絨毛,覺得不可思議。

「難怪牠可以躲這麼久。」二月紅恍然大悟。

「那綠光是從牠額頭上散發出來的。」吳老狗一說完,蜘蛛就朝他噴出一堆絲線。

吳老狗側身閃過,手也摸上腰間的匕首。

「原來攻擊我的就是這傢伙!」

大蜘蛛開始亂噴絲線,大家為了閃躲而疲於奔命。

齊鐵嘴拿出符咒,低喃了一些咒語,再丟到迎面而來的絲線上,頓時火光一現,將絲線燒成灰燼。

「絲線怕火!放火燒了!」齊鐵嘴發現有方法對付了,連忙大喊。

張啟山拿出煤油跟鏟柄,把衣袖撕下來纏上鏟柄,再淋點煤油,用火折子點燃一根火把,其他人也照著做。

「我們不能只是光躲這些線啊!」吳老狗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沒錯,我們應該想辦法把牠解決掉。」二月紅看了一眼張啟山,示意他倆聯手合力攻擊。



35

「二爺,我等等會朝牠噴出絲線的地方開槍,你等等先攻擊他的眼睛。」

張啟山瞄準好了,扣下扳機,同時二月紅也甩出鐵彈子,絲線卻一整坨擋住了子彈與鐵彈子,對於蜘蛛根本沒什麼殺傷力。

「那些絲線根本就有如銅牆鐵壁。」解九在旁愣了愣道。

「我們要想別得方法才行。」二月紅顯然也沒料道這些絲線除了火以外,幾乎無堅不摧。

「我們的煤油不夠多。」張啟山看了一眼在地上的瓶子。

「我有一罐驅蟲藥,要不試試?」齊鐵嘴摸出一個曾經被張副官吐槽過的罐子。

「老八你等等先用會燃燒的符咒,燒穿牠的銅牆鐵壁,老五你負責潑驅蟲藥,我跟二爺看情況攻擊。」

齊鐵嘴跟吳老狗依張啟山的指令,丟了符咒也潑了藥,張啟山再度朝絲線噴出的口開槍,二月紅也鑽了個空打了牠的眼睛,大蜘蛛一吃痛,往後退了幾步,半個身體沒入水中。

「不好,再這樣下去火攻不到牠。」解九沉聲說道。

「我們要想辦法引牠再爬上來。」二月紅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沒想到要用什麼方法。

「那我就跳到牠背上去牽制牠吧!」張啟山說著就準備要跳了。

「等等,還是我來吧!我身上有燃燒咒,就算被絲線纏住也能脫身。」齊鐵嘴難得會自己涉險,這次他算是豁出去了。

齊鐵嘴緩緩朝大蜘蛛靠近,閃過一次迎面而來的絲線,卻閃不過第二次,身體直接被絲線給纏滿,這大蜘蛛沒照他們的劇本走,反而把齊鐵嘴往水裡拽。

「老八!」岸上四個人同時疾呼。

這時有個黑影跳到蜘蛛還未完全沒入水裡的背上,原來是張副官抓著繩索盪回來了,他扯開手上的繃帶,匕首插入蜘蛛的背,副官的麒麟血沿著匕首流進蛛蛛體內,霎時八隻腳僵直,一動也不動,確認蜘蛛已死,張副官翻下蜘蛛的背,將齊鐵嘴拉上岸。

「八爺,您沒事吧?」張副官邊幫齊鐵嘴扯去身上的絲線,這線還真不是普通難拆。

「哎喲!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就要變成蜘蛛的晚餐了。」齊鐵嘴也扭著身體,想擺脫這些絲線。

「老八,你就用火燒了吧!」張啟山把火把舉到齊鐵嘴面前。

「我還真不想用火燒,等等連我都燒了怎麼辦?」齊鐵嘴說著已掙脫出來,心裡鬆了一口氣,還好不用真的用火燒。

「八爺,你不是有很厲害的驅蟲藥嗎?」張副官看到齊鐵嘴沒事,就想開他個玩笑。

「哼!」齊鐵嘴撇了撇嘴,「那藥還是有派上用場的。」



36

「副官,你有找到東西嗎?」張啟山問了問張副官是否有看到那個球體。

「佛爺,我什麼也沒找到,石棺內是空的。」張副官如實報告。

「唉!那東西會在哪?」吳老狗嘆了口氣。

「副官,你看那個東西是不是?」解九指著蜘蛛頭上的發光物。

「有可能!那個大小符合。」張副官走上前去,用匕首把那個散著綠光的球體撬了出來。

「這什麼東西啊?」齊鐵嘴搶了去看。

「應該是枚押舌,我想墓主人可能被這大蜘蛛給吃了。」二月紅在一旁說道。

「這傢伙不知道在這裡活多久了,應該也算是老怪物了。」吳老狗心有戚戚焉。

「副官去吧!」張啟山命令張副官去觸發機關。

「是!」張副官又把自己脫光,跳進水裡,去把押舌放進水底的凹槽內。

「佛爺,完成了。」張副官很快地又回來了,邊穿衣服邊說。

就在張副官上岸之後,水位慢慢的往下降,中間出現了一個漩渦,水漸漸地抽光,池底顯現在眼前,中間升起一座石棺,那顆發光球體就鑲在上面。

「哇!難道這才是主棺?」齊鐵嘴的眼睛發亮。

「走!我們去開棺。」張啟山說著就往下走去。

「所以之前那個棺只是陪葬棺?」吳老狗跟在後面,提出了疑問。

「有可能,為了守著那枚押舌吧!」二月紅如此說著。

大家圍著這口石棺,雕刻精緻,棺蓋上有寶石鑲嵌成的北斗七星,而那枚押舌則是北極星的位置。

「副官,準備開棺。」張啟山站在棺首。

張副官在棺蓋下緣抹了一圈麒麟血,抹完後站在棺末。

「為防屍變,老八小九站在我跟老五後面。」二月紅拉著吳老狗,站到齊鐵嘴跟解九前面。

「起!」

張副官配合張啟山的動作,用力將棺蓋抬起,站在旁邊的人也繃緊神經,以應付所有狀況。


tbc.


結果還是沒有完結

應該快了

本來還想讓大蜘蛛死了之後

裡面跑出一堆小蜘蛛

想一想還是算了

寫打鬥場面實在太累了哈哈哈

而且到最後好像快變副八專場了

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6)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