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十一)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31

「砰!」一聲巨大的聲響從不遠處傳來,有塊岩石從天而降,激起大量水花,伴隨著流水聲,眾人目光都朝那裡看去,然後又轉回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哇!怎麼回事?有怪物要來了嗎?」齊鐵嘴捂著耳朵,躲到張副官身後。

「汪!」接著傳來一聲狗叫聲。

「狗叫聲?」張啟山面露疑惑。

「難道…是三寸釘?」二月紅想了一下,這裡有狗,最有可能的就是吳老狗的那隻小狗了。

「是小九嗎?」齊鐵嘴朝著傳來巨響的地方大喊,人當然還是躲在張副官身後,要真有什麼牛鬼蛇神,還有前面這人會幫忙擋著。

「八爺?」岩石掉下來,土塵散去後,上面出現了一個洞,解九的聲音從那個地方傳來。

「真的是小九!平安無事就好!」二月紅也朝解九喊話。

「我找到五哥了。」

「那真是太好了!」聽到吳老狗獲救,張啟山鬆了一口氣。

「我們怎麼過去?」吳老狗趴在洞口望向張啟山。

「你們有沒有繩子?看能不能盪過來。」

「好,我們這裡有繩子。」解九從包裡拿出繩索,吳老狗接了過來,看了看腳下,水已流光,露出了石頭水下的部分,正適合拿來綁繩索。

吳老狗要解九先下去,那邊有人會接著他,所以也不太擔心,自己看人先過去比較心安,他將繩索綁在解九腰上,然後慢慢把人放下去,解九雙腳一蹬,往張啟山他們那邊盪去。

有張副官在,當然不需要張啟山他們動手,張副官一把接住解九,解開繩子,又把繩子拋回去。

吳老狗接起繩子,也綁在自己腰上,握好繩子,慢慢垂降至適當的高度,把三寸釘揣牢在兜裡,也蹬往張副官跟前,那人自是有好好接穩,將人放下。

「對了老五,你有取得寶物了嗎?」張啟山走到吳老狗旁邊問道。

「我正要說這事呢!我什麼都還沒拿,就遇險了,這裡有怪物啊!還好你們沒遇上。」吳老狗霹靂啪啦全講了出來。

「嗯?怪物?」二月紅發出了疑問。

「我跟五哥想趕快找到你們,就是為了這事,看能否不碰到怪物就回到外頭。」

「我們只看到一堆白色的絲線,沒見到本體。」



32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走?」張副官看了看張啟山,又看了二月紅,最後目光停在齊鐵嘴,「八爺你不是會算嗎?」

「那是自然,要我看,這水下肯定有什麼玄機。」齊鐵嘴拍了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聽齊鐵嘴一說,大家都往水邊靠近,盯著水裡瞧。

「佛爺,要不就讓我下去一探吧!」張副官說著,就開始脫下腳上的靴子,解了衣服。

「好,這水應該沒問題,我跟二爺泡過這水。」

聽張啟山這麼一說,想到之前差點溺死,又想到兩人的荒唐事,二月紅的臉不禁有點泛紅。

「呆瓜,你真要下去啊?」齊鐵嘴拉著張副官到一旁說悄悄話。

「怎麼?八爺也想下去?」張副官笑著逗他說。

「我可不會游泳。」齊鐵嘴擺了擺手。

「我早猜到了。」聽到齊鐵嘴的回答,張副官一點也不意外。

張副官脫到只剩一條褻褲,露出精實的身軀,上面有些疤痕,可能就比張啟山再少了點吧!沒怎麼好好看過張副官的身材,齊鐵嘴一時之間竟移不開眼,而張副官就直接走到水裡,潛到水下去了,直到張副官消失在水下,齊鐵嘴才回過神來。

「老八,你是沒看過男人的肉體嗎?」吳老狗在一旁偷笑著。

大家都注意到齊鐵嘴看著張副官的背影看到入神了,吳老狗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調侃齊鐵嘴一番。

「想必是看上人家副官了吧!」解九也附和道。

「我家副官可真是好福氣,能被齊八爺看上。」張啟山強忍著笑意。

「真別說,能遇到我都算你們運氣好!」齊鐵嘴一臉自豪的樣子。

「這老八每次都抓不到重點。」二月紅在一旁掩著嘴笑道。

這時在水下探完的張副官浮出水面,看著一個兩個笑得東倒西歪,只有齊鐵嘴一副驕傲的模樣,好生疑惑。

「佛爺,底下有貓膩!」張副官就算再狐疑,也不能忘了正事。

「底下有什麼?」張啟山收回笑意問道。

「底下刻著一些圖騰,中間有個半球狀的凹洞,可能要找到吻合的球體,才能觸動機關。」張副官邊說邊從水裡走上岸,還邊攏了攏頭上的濕髮。



33

「那個東西是要上哪找?」張啟山托著下巴思考。

「不會是在那個墓室裡吧?」吳老狗想到了那口他躺過的石棺。

「什麼墓室?」張啟山跟二月紅同時脫口而出。

「就我找到五哥的地方,難不成還要回去找?」

「那個墓室在哪裡?」

「就在我們來的那個洞,往裡面走不遠,會看到牆上有個洞,爬進去就能到那個墓室。」吳老狗指著他們來的地方。

「佛爺,我去找吧!我應該能看出是否吻合那個凹洞。」張副官知道這個工作他是最適當的人選。

「你不要命啦!遇上怪物怎麼辦?」齊鐵嘴急得直跳腳。

「不會有事的,等會請八爺幫我把我的包綁在繩子上。」張副官露出淺笑,將衣物放進包裡,塞到齊鐵嘴手上。

「去吧!我們在這裡等你。」張啟山相信他的副官有足夠的能力應變。

張副官又跳進水裡,游到洞下,拉住繩子,兩三下就爬進洞裡,他把繩子拋回去,齊鐵嘴乖乖把包綁好。

「好了!我在你包裡放了幾張符,有需要可以拿出來用。」齊鐵嘴塞完符咒,把包扔了過去,張副官順勢拉起繩子。

「我的血比符咒管用!走啦!」張副官撂下這句話就走掉了,邊走邊套上衣物,拿出符咒看了一眼,小心地折收在兜裡,喜孜孜地快步走著。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解九問道。

「休息吧!等副官回來。」張啟山指了指地上,示意大家坐下來等候,自己靠著牆閉上眼養神。

「佛爺…我想我們不用休息了。」二月紅拍了拍張啟山的肩膀。

張啟山睜開才剛閉上的眼睛,看向二月紅。

「佛爺,你看水裡!」齊鐵嘴也驚慌地跑到張啟山身旁,一手抓著張啟山的手,一手指著水裡的異常。

「有一抹綠光在水裡移動!」吳老狗抓著解九也來到了二月紅邊上,大家退到最裡邊。


tbc.


昨天手癢跑去畫圖

就沒碼文了哈哈

真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

來看看下回能否完結

好了廢話不多說

我要回去畫個紐特(欸?)

评论
热度(8)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