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十)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27(副八)

「八爺,你說我們會走到哪去?」張副官一手被齊鐵嘴死揣著,一手持著手電筒照亮前路。

「這個我也不知道。」齊鐵嘴心裡其實也沒有個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前面好像有個大坑啊!」張副官停下腳步,順手拉住齊鐵嘴,免得他掉進坑裡。

「我的媽啊!這坑也太大了點,我怎麼跳得過去啊?」齊鐵嘴蹲在坑邊,望向路的另一頭。

「不然我可以把你丟過去啊!」張副官說著,就開始做暖身動作。

「不不不,你先跳過去,我等等自己跳,你再拉我一把。」齊鐵嘴猛搖頭,這真丟過去,他這把老骨頭可就要散了。

「行,那你也做一下暖身,然後助跑一下再跳,像我這樣。」張副官退個幾步,然後衝刺一躍,跳到了坑的那一頭。

「張副官,我要跳啦!」齊鐵嘴往後多走個幾步,然後開始跑了起來。

「跳吧!我會拉住你的。」張副官站在坑的邊緣,伸長著手,準備將八爺拉住。

齊鐵嘴跑至坑前,膝蓋微蹲,腿部發力,縱身一躍,竟然連張副官的手都沒搆著,往坑裡墜下。

張副官心裡一驚,想都沒想也跳了下去,抓住了齊鐵嘴的手,兩個人墜到坑底,順著斜坡一路往下滾,張副官試著要煞住身體,好讓兩人停止滾動,於是他伸長雙手雙腳頂住兩邊的牆,最後他終於成功停了下來,齊鐵嘴就趴在他身上,拚命地抓牢張副官的衣服,深怕自己掉了下去。

「早知道就把你丟過去的。」

「你下手沒輕沒重的,我這把老骨頭還不散架?」

「沒試過怎麼知道我下手是輕還是重?」

「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試。」

「那八爺,你先往上爬,抓牢了牆壁的石頭,我等下先往下探探情況,往上爬回去,我看是沒門了。」

齊鐵嘴乖乖地攀著張副官的身體往上爬,抬手抓好了石頭,「好了,你可以動了。」

「八爺你可要抓牢了,別再掉下來了。」

「你別廢話了,我可無法撐多久,快去快回。」

「是,八爺。」張副官迅速往下移動,到了下面坡度越趨平緩,也就不需要靠手輔助,很快就到了洞口,但是發現這洞口在有點高的地方,用手電筒照了照,外面一片白茫茫的雲霧,照不出個所以然。

張副官爬回去找齊鐵嘴,跟他說下面的情況,帶著他下到坡度平緩的洞口處。



28(九五)

「你說你被襲擊,那有看清楚那東西的長相嗎?」解九一邊踩著石頭一邊問吳老狗。

「很遺憾,就在我打開棺材的那一刻,一堆絲線撲面而來,我什麼也沒看到,就被扯進棺內了。」

「那你是怎麼讓三寸釘送消息出來的?」

「我在棺內撕下衣角,咬破手指,用血寫字求救,塞到三寸釘身上,用盡最後的力氣推開被蓋回去的棺蓋,雖然只有一道縫隙,也夠三寸釘出去了。」

「你怎麼沒自己出來?」

「那些絲線好似有生命一般,又把我勒緊,然後我好像就暈過去了,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兩個人聊著,也走到了解九爬進去找到吳老狗的那個洞。

「我就是從這個洞進去找到你的。」

「既然你沒看到那傢伙,就表示牠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我們快走吧!」

很快的就走到了盡頭,一堵牆擋住了去路。

「這堵牆是怎麼回事?水應該要往下流吧?」吳老狗蹲了下來,敲了敲牆面,又看了一下水流。

「難不成水穿牆滲了過去?」

「小九你有鏟子吧?」

「有,我拿給你。」解九從包裡拿出鏟子,吳老狗抬手接了過去。

吳老狗拿著鏟子沿著牆腳在水裡戳,發現有縫隙,水就是從這裡流出去的。

「可能有機關,你也拿東西戳一下水底。」吳老狗要解九幫忙找機關。

解九又從包裡拿出鏟柄,跟著吳老狗一起在水下搗鼓著。

「喀喳。」解九戳到了機關,發出了聲響。

「那個我好像觸動機關了。」解九與吳老狗互相對視,誰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機關。

腳下一平方米的地板開始鬆動,吳老狗抓著解九的肩膀,往後退到邊上,靜靜看著機關運作。



29(啟紅)

張啟山與二月紅在思考要從哪邊開始下手比較好。

正準備要動身捱個洞口找路的張啟山,看到十幾米遠的壁上有個亮光,不一會又消失了。

「二爺,我剛看到那邊有亮光。」張啟山指著剛剛發出亮光的地方。

「佛爺,你看那亮光又出現了!好像還有人講話的聲音」這次二月紅也看到了,還聽到一些聲音,他與張啟山對視一眼,張啟山點了個頭。

「誰在那裡?」張啟山朝著亮光大喊。



30

「是佛爺的聲音!」張副官轉頭對著齊鐵嘴興奮地說。

「佛爺!我們在這兒!」齊鐵嘴也趴在洞口大喊回去。

「是老八他們!」二月紅也高興了起來。

「佛爺,你們那邊還安全嗎?」張副官也朝著張啟山喊著。

「這邊還安全。」張啟山回答著張副官。

「那我們過去和你們會合,幫我接好八爺。」張副官喊完,轉頭笑看著齊鐵嘴,「八爺,小心了。」

張副官拎著齊鐵嘴的領子,用力將人甩出洞口,齊鐵嘴整個人呈現一個拋物線,在半空中捂著臉大叫著,不偏不倚地被張啟山與二月紅接住。

齊鐵嘴發現自己安全了,鬆開捂著臉的手指,看到張啟山的臉,張啟山無奈地搖了搖頭,再看到抬著自己雙腳的二月紅,也無奈地朝他笑了。

「好了,老八,你可以下來了。」張啟山跟二月紅放下了齊鐵嘴。

「謝謝佛爺!謝謝二爺!」齊鐵嘴對著接住他的兩人拱手作揖。

就在齊鐵嘴道謝的時候,張副官也抓著牆壁翻了下來。

「那個小九呢?」張啟山看到張副官也下來了,卻沒看到解九。

「自從在甬道遇到暗箭機關,我背著八爺一同被牆吃了進去後就和你們分開了。」

「所以小九也沒和你們在一起?」二月紅疑惑地看著齊鐵嘴。

「我還以為他跟你們在一起呢!」齊鐵嘴也愣了一下。

「也就是說我們就在那個甬道分成三路了?」張副官想了想說道。

「看來除了老五,我們還得找小九。」張啟山抹了自己的臉一把。

「那我們現在該上哪找人?不要跟我說要爬回我們剛剛掉下來的洞。」齊鐵嘴轉頭指著剛被張副官丟出來的地方,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

「你們掉下來的洞是通的?」張啟山盯著齊鐵嘴問道。

「是啊!我就是因為跳不過那個坑,就掉到這裡來了。」齊鐵嘴吞了一下口水,緩緩說了出來,跳不過去什麼的實在有點丟臉。

「如果真的沒其他路,我們可能只能走那裡了。」張啟山也看了一眼那個洞。


tbc.


這一章就是一個主要在對話的章節

讓大家會合了

總字數也破兩萬了

一時的腦洞

也搞了這麼多字(暈眩)

趕快完結

繼續吃三叔的糧!


评论
热度(9)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