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九)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24(副八)

齊鐵嘴窩在張副官懷裡,莫名的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八爺,起來了,不要再睡了。」張副官覺得不能再這樣睡下去了,便搖了搖懷中的人,等等大家都在外面,找不到他們該怎麼辦,他其實也沒什麼睡,本身就被訓練得很淺眠。

「唉,急什麼?」齊鐵嘴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

「怎麼能不急嘛!我們必須快點找到佛爺他們啊!五爺現在還生死未卜呢!」張副官將齊鐵嘴扶起來坐著,一臉焦慮的看著他。

「佛爺他們是你能擔心的嗎?我剛算過了,他們吉人自有天相。」齊鐵嘴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八爺,你是想住在這裡了是嗎?」張副官笑得一臉狡猾。

「嘿!誰想住這兒了?這是人待的地方嗎?」齊鐵嘴完全中了張副官的計。

「那八爺,還不走?」

「走,當然走!但也不用那麼趕吧!」

「八爺…」

「不是啊!你知道要往哪邊走嗎?」齊鐵嘴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這人怎麼都不用腦子。

「這個…不知道…」張副官看了看四周一堆門,有點洩氣。

「你看我們現在在這個地方的中間,這房間是八角形的,總共有八道門。」齊鐵嘴拿著羅盤走到每個門前看一看。

「那我們該走哪個門?」

「正方位的門比較高,偏方位的門比較矮,照理說要走偏方位的門,因為這裡是死人住的地方,走偏不走正。」

「這靠譜嗎?」

「不靠譜也得走!」

「是,全聽八爺的!」

「山氣上騰,雨水下降,山澤通氣,我們走東南。」齊鐵嘴念著張副官聽不懂的東西,指向其中一個矮門。

「好!走了,八爺。」張副官背起背包,徑直走進矮門裡。

「呆瓜,等我啊!」齊鐵嘴在後面大步跟上去,上前抱著張副官的胳膊。

「八爺,我的手臂好抱嗎?」

「都硬邦邦的肌肉,是不太好抱。」

「那你還抱那麼牢?」

「我…我…我這不是膽子小嘛!」

張副官笑了,他真的拿這個小算命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但有時想想這樣也不錯,讓他依賴著自己也好。



25(九五)

「欸,小九,你醒了嗎?」吳老狗是被三寸釘的尾巴搔醒的。

「醒了,什麼事?」解九被吳老狗這麼一叫也醒了。

「忘了問,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你應該不是一個人來吧?」吳老狗覺得解九不該來這裡,他毫無下墓經驗。

「三寸釘來找我,我找了佛爺他們求援,我不放心,所以跟來了。」

「還親自下來,看不出你這麼擔心我啊?」

「誰要來這鬼地方,我是為了照看三寸釘!」解九一點都不願意說他真的擔心他的實話,真說了,可能被這人笑。

「好,好,那怎麼沒看到佛爺他們?」吳老狗知道現在不是跟他鬥嘴爭辯的時候。

「我中了機關,掉到這裡,所以就和他們分開了。」解九指著頂上。

「我們必須快點找到他們!」知道大家分頭行動,吳老狗有點著急了。

「怎麼了?」

「我被一種生物攻擊了。」

「所以你才躺在石棺裡?」解九皺著眉頭。

「對,還好你沒遇上,不然你的下場可能跟我一樣。」

「那我們往哪走?」

「這不是有三寸釘在嘛!」吳老狗抱起三寸釘站了起來,與解九互看了一眼。

解九收好行囊,也站起身來,朝吳老狗點了頭,示意他可以動身了。

吳老狗抱著三寸釘,爬出之前解九挖的洞,落到了水上的石頭,他蹲下來看水,發現這水不是死水,解九也跟著看了水流的方向。

「這水流往剛才我找到你的那個方向。」解九推了推眼鏡正色道。

「看來我們要往水流的方向去了。」

「為什麼?」

「因為流水的下游是最能找到出口的地方,眾人必會往那裡去。」

「原來如此。」

「走吧!」

解九提議自己走在前面,這段路他之前走過了,他還記得哪些石頭是他踩過的,吳老狗也認同了,解九的聰明才智與記憶力在九門裡是數一數二的。



26(啟紅)

張啟山沒有睡,聽到耳邊傳來規律的呼吸聲後,他一手攬著靠在他身上的二月紅,一手拿著手電筒探查這裡的環境。

進到這個洞中之後,一連串的事情,來不及好好觀察這裡是什麼地方,只知道中間是一灘溫泉水,旁邊疑似有一些洞穴,也不知道是否有通道,這裡遠比想像中的大,手電筒的聚光力不足,實在照不到另一頭,情況不得而知。

除了耳邊的呼吸聲,這裡還有一種聲音,是剛才都沒仔細聽的,水從上滴落的滴答聲,這水滴得很密集,而且來自很多方位,有遠有近。

張啟山在腦袋裡思考,哪些是可能可以走的路 ,哪些又是單純的死路。

二月紅感受到張啟山的肌肉有些微的動作,便也醒了。

「佛爺,你沒睡啊?」剛睡醒的二月紅,聲音還有點低啞 。

「我在想我們該怎麼離開這裡。」

「的確,我們應該想怎麼離開這裡。」

「好了,既然醒了,我們來找出路吧!」

「那我先去看衣服乾了沒。」二月紅站起身來走向晾在洛陽鏟上的衣服。

「怎麼樣?乾了嗎?」

「嗯,乾了。」二月紅拿下自己的衣服,往身上披,套上褲子,一下子就穿好了。

張啟山走過來,二月紅將衣服遞給他,很快也穿到身上了。

張啟山整了整二月紅的衣領,對著他綻開一個微笑,二月紅也伸手順了順張啟山的頭髮,回他一個笑容。

「先將東西收拾收拾吧!」張啟山把洛陽鏟拆了,連同自己的東西收入包中,二月紅也在一旁收拾著。

「佛爺,你剛看出了什麼端倪來了嗎?」

「這裡應該有出口才是,至少有水流進這裡。」

「我也有聽到水滴落的聲音,說不定我們能沿著水流進來的地方出去。」

「你跟我想到一塊去了。」

「那我先去探一探。」二月紅躍起身來,蹬到牆上,一路翻了出去。

「二爺,怎麼樣?」張啟山在原處喊著。

「這邊的洞看樣子都不深。」二月紅又踏在壁上,翻了回來,「水滴落的地方都是一些牆體的裂縫,無路可走。」

「看起來是只能捱個洞找出路咯?」張啟山無奈地朝二月紅一笑。


tbc.


碼文碼到一半跑去看恒河殺樹

差點今天就更不了了

昨天因為在剪一個朋友的生日短片

結果也沒碼半個字

今天再不更

實在是太怠惰了

好吧!有空再來寫些恒河殺樹的觀後感哈哈

對了,八爺的那些算命相關用詞都是我亂湊的

考據無用......

评论
热度(12)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