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四)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二) (三)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14(啟紅)

繼續在甬道裡走著的兩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一直保持著對周圍的警覺前進,儼然是古墓裡的兩位安靜美男子,若是不動,可能還像雕像,好看的雕像。

「二爺,這裡有叉路,你說我們走哪邊?」

「我來試探一下。」二月紅朝洞裡丟擲鐵彈子,閉上眼睛,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洞裡傳來的微小聲音。

「走這邊。」二月紅指了一邊的洞,佛爺點點頭,兩人就走了進去。

走了一段路後,張啟山提議稍做休息,補充一下體力也好,因此兩人便靠了牆坐了下來。

「佛爺,你覺得是我們先找到老五,還是老八他們會先找到?」

「其實我沒把握,說不定有三寸釘在,他們早就找到了。」

「也是,所以說我們比較像是被拋棄的囉?」

「跟你一起被拋棄,我覺得挺好的。」

「嗯?」

「比起老八他們,我覺得你更適合我,不是嗎?」張啟山望著二月紅,露出淺淺一笑,似是情深似海,似是平淡如水。

「是嗎?」二月紅低下了頭,吃著乾糧,想掩飾心中的尷尬,又或者是害羞,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告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張啟山看著二月紅的反應,覺得這人也是有可愛的一面嘛!



15(副八)

「八爺,這裡好像沒別的路了。」張副官在這個疑似廢棄的洞裡繞了好幾圈,什麼出路都沒看到。

「停,你繞得我頭都暈了!」齊鐵嘴拿下了眼鏡,閉了閉眼睛,用手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那八爺,現在還能怎麼辦嘛!」張副官托著腮幫子,蹲到齊鐵嘴跟前,一臉焦慮的看著他。

齊鐵嘴一點也不著急,慢悠悠地拿出羅盤,看了看方位,喃喃地念了些張副官不懂的詞。

一個人慢慢來,一個人乾著急,一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感覺。

「挖洞吧!」

「看羅盤看了半天,結果就是挖洞?這洞誰不會挖啊?」

「不挖是不是?你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

「呃…沒有…」張副官垂下了頭,他的確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沒有就挖唄!我剛找到了一個最好挖的地方。」齊鐵嘴走到了一處牆邊,指了指地下。

「往地下挖啊?」張副官乖乖拿出鏟子,到齊鐵嘴指示的地方,敲了敲地板,感覺應該是行得通的,便開始挖了起來。

「我就說吧!」齊鐵嘴坐到一旁等待。

「八爺,你倒是來幫忙啊!」看著齊鐵嘴坐在旁邊納涼,張副官有點氣憤。

「你看我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還不給你添堵嗎?」

「說的也是,我還是自己挖就好。」

「反正,我們也不趕時間,你就慢慢挖唄!挖好了叫我,先睡啦!」說著就把包放在地上,頭就靠了上去。

「睡,讓你睡!」張副官低聲咕噥,看了一眼躺好在地上的齊鐵嘴,白眼都快翻到後腦勺了。

雖然抱怨的聲音很小,但還是傳入齊鐵嘴耳裡,心裡偷偷竊笑著,默默覺得這小子還蠻可愛的,逗逗他,自己心情都好了起來。



16(九五)

一個人抱著三寸釘走在石頭上的解九,腦袋想著下一步怎麼走、等一下可能會遇到什麼、要怎麼應付之類的事情,忽然腳下的石頭一鬆,踩到一顆有問題的石頭,旁邊的牆上居然開了一個洞。

來不及反應的解九,還好沒有暗器飛出,不然現在可能已經死了。

這洞看起來可以爬進去,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危險才對,也算是三寸釘引導他踩下那塊石頭的吧!

這個洞不太大,只能讓人用爬的,解九也沒多想,就鑽了進去,裡面非常蜿蜒崎嶇,忽上忽下的,不太好爬,不知道爬了多久,終於是讓他爬出了這個洞。

手伸出了洞,卻發現摸不到地面,探頭一看,發現這裡是個大墓室,他現在離地大概有半層樓高,要翻下去也不是難事,但這裡的牆壁佈滿白色絲線,不知道有沒有危險,而墓室中間疑似有個台子。

解九小心地從洞口翻下來,盡量不去碰到絲線,往台子走去,發現上面有口石棺,上面也有些許白色絲線,而這棺材蓋子沒蓋牢,還留有一條縫隙。

正在考慮是否打開一瞧的時候,三寸釘猛地一跳,跳上棺蓋,在上面轉了一圈趴了下來。

「要我打開是嗎?」解九疑惑地問了問三寸釘。

「汪!」三寸釘用力的搖著牠短短的尾巴,感覺迫不及待地要趕快打開一樣。

解九伸手推了棺蓋,蓋子緩緩移動。

「咚!」棺蓋掉落發出聲響,在這安靜的墓室裡,顯得格外大聲。

解九看了看棺材裡面,全是白色絲線,也不知道絲線底下有什麼東西,再看了看棺材邊緣,竟然有一隻手掌半藏在絲線裡。

「難道是……吳老狗!?」解九驚訝到連名帶姓地叫出了吳老狗的本名。

解九沒有多想,撥開覆蓋整個棺內的絲線,果然躺在石棺裡的就是他要找的人,是他們就算把整個墓都翻過來,也必須要找到的人。

將人從棺裡拉了出來,解九把吳老狗抱在懷裡,叫喚著他的名字,但叫了半天,人都沒有醒來。

解九想吳老狗會被困在這裡,表示這裡一定不安全,還是先離開為妙,說著便把人背在自己背上,從他來的那個洞,原路爬了回去。



17(啟紅)

兩人也休息夠了,起身背好背包往前走,望著前路,又不知道還要走多久。

「佛爺,停!你看腳下!」二月紅伸出手攔住佛爺,地上有條不起眼的絲線,又是個陷阱,還好還沒踩到。

「多虧二爺提醒,才沒踩到這條線。」張啟山拍了拍攔在自己胸前的手臂。

張啟山順手扶住二月紅,一起跨過絲線,腳下猛地一沉,地板突然變成了斜坡,兩個人順著斜度滑了下去,如同滑梯一般往下溜,時而左彎,時而右拐。

忽地身體懸空,滑梯到頭了,兩個人往下墜落,張啟山想抓住二月紅卻抓不到,猝不及防的兩個人竟然掉到水裡了。

落水的瞬間,沒有想像中的沁涼,反而是溫熱的液體淹沒整個身體。

張啟山是名軍人,自然是有接受過游泳訓練的,腳自然的踢了兩下、手划了兩下,頭就浮出水面了。

「二爺!你沒事吧?」張啟山大喊著,想確認二月紅的安危,卻沒有得到回應。

張啟山深吸了一口氣,又往水下潛,左看右瞧,很快便尋到了二月紅在水裡掙扎的身影,迅速游了過去。

二月紅越是掙扎越是往下沉,還沒等到張啟山游過來,肺裡已經完全沒有氣了,又嗆進了水,他絕望地閉上眼。

張啟山游到二月紅身邊,直接將人攬進懷裡,吻上了對方的薄唇,將自己胸腔裡的氧氣呼進去,邊踢水往上游。

現在沒有任何事比自己懷裡的這個人更重要,把他救醒是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張啟山不能允許二月紅就這樣死在自己懷裡,絕對不能!


tbc.


終於找到吳老狗啦!(灑花

啟紅進度超前了!!(痛哭流涕

评论(10)
热度(10)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