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三)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二)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10

看到齊鐵嘴掉到洞裡,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張副官,其他人愣是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追了進去。

追了下去的張副官在離樓梯不遠的地方找到了齊鐵嘴,其他人也陸陸續續趕了過來,這個樓梯也不算太長,大概接近兩層樓而已。

「八爺,你沒事吧?」張副官扶起齊鐵嘴,檢查傷勢。

「唉唷!我這是在哪裡?疼死我了。」齊鐵嘴這一下也是摔了個有點痛。

「還能抱怨,看起來還好。」副官打趣的說。

「佛爺,你帶的兵怎麼這樣?話能這麼說嗎?」齊鐵嘴抱怨了一下。

「佛爺帶的兵就是這樣!」張副官說得理直氣壯。

「你…!」齊鐵嘴說不出話來,看了一眼張啟山,但對方一點露出干我啥事的表情,只好算了。

「老八,你額頭磕破了。」二月紅看著齊鐵嘴,指了指自己額頭。

「還是只有二爺關心我!」

「那八爺,我幫你包紮一下?」

「哼!算你小子有良心。」雖然還在氣頭上,但還是別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張副官從包裡拿出藥品,處理了齊鐵嘴頭上的傷口,再拿繃帶繞了他的頭,一圈又一圈。

「噗哧!」大家看著齊鐵嘴頭上過多的繃帶,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只有當事人看著大家的反應覺得很疑惑。

「你們笑什麼啊?」齊鐵嘴一頭霧水地看著大家。

「八爺,你的頭。」解九忍著笑回答他。

齊鐵嘴伸手摸了自己的頭,摸到過厚的繃帶,愣了一下,「你這呆瓜搞什麼?」說著就想朝副官臉上捏,當然張副官身手矯健往後一躲,齊鐵嘴撲了個空。

「好了,別玩了!沒事就繼續前進了。」看著這鬧騰的兩個人,張啟山快看不下去了。

「是!佛爺!」張副官立馬恢復正經的神態。



11

階梯下來之後,連著的是一條甬道,寬度大概能容兩個人通過,張啟山繼續走在前頭,二月紅跟解九並肩跟了上去。

「副官…我走不動了。」齊鐵嘴伸出手來想要副官背他。

「你 想 多 了。」副官壞笑了一下。

「我這不是身體還疼著嗎!」齊鐵嘴使出委屈又疼痛的表情。

「得了,我背你還不行嗎?先說好啊!就一段路。」副官說著就把自己的包背到前面,蹲了下來,齊鐵嘴想都沒想就爬了上去,在副官背上得逞似的笑著。

解九跟二月紅轉頭看後面的兩人,搖了搖頭,相視而笑。

大伙繼續在甬道裡走著,忽然不知道是誰觸動了機關,四周飛來了許多利箭,「大家小心!」張啟山大聲喝道,大家連忙閃躲。

張啟山抽出匕首,打掉許多周身而來的利箭,對於閃不掉的箭矢,二月紅也甩出鐵彈子彈掉,一邊護著不會武功的解九,一時不查,有支箭朝二月紅臉上飛來,張啟山轉身用腳,將它踢去旁邊。

張副官跟齊鐵嘴在後頭,雖然箭被擋去不少,但還是免不了要做閃躲,往牆邊一靠,兩人竟然直接撞進牆裡,消失在原本的甬道中。

解九把三寸釘掩到懷中,一邊也往牆邊退,就在手肘碰到牆磚的時候 ,地上開個了小洞,解九就這樣掉了下去,背對著解九的二月紅還沒意識到身後的人掉下去了,洞口就又闔上了。

等到箭都沒了,張啟山跟二月紅才發現,其他人都不見了。

「多謝佛爺剛剛為我打掉的一箭,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去哪了。」二月紅不禁有點擔心消失的三人。

「不用謝,你沒事就好,我相信今天如果是我,你也會救的,不是嗎?」張啟山對著二月紅微微一笑。

二月紅心裡是有數的,如果今天是張啟山遇險,他當然也會捨身相救吧!不過這個時候他就安靜不做回答。

「老八他們怎麼辦?」二月紅知道,現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有副官護著,應該暫時不會有事。況且老八是有能耐的。」張啟山相信自己的兄弟們,有能力能自己脫困的。

「那小九呢?」

「他們三個應該在一起吧!我們繼續前進便是。」張啟山心想好不容易能跟二月紅獨處,就好好把握機會吧!



12(副八)

張副官穩了穩身子,兩人才不至於跌倒,跟齊鐵嘴到了牆的另一邊,兩個人也是一臉茫然。

「呆瓜,放我下來。」聞言,張副官把人放下。

「八爺,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看我們現在也不能怎麼辦了,走一步算一步咯。」

這裡感覺是另外一個通道,他們現在就是在一個通道的盡頭,這個通道比剛剛在的甬道還窄,墓磚也略微粗糙,看來像是臨時通道,可能是當初建墓的工人往來較快速的便道,兩個人走著,很快就走到了一個粗糙的洞裡。

「八爺,沒路了。」

「看起來這裡就是一個廢棄的洞,應該沒什麼危險,先休息一下吧!」齊鐵嘴找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地方坐了下來。

「吃吧!」張副官捱在齊鐵嘴身旁一坐,遞了塊大餅給他。

齊鐵嘴接過餅來開始吃,「副官,也給我口水喝吧!」滿嘴食物的說著。

張副官又從包裡掏出水壺來遞給齊鐵嘴,「八爺,你包裡都裝些什麼啊?」張副官甚是不解,怎麼好像吃的喝的都沒有一樣。

「當然是我的家當啊!羅盤啊!銅錢啊!龜甲啊!還有符咒之類的。」齊鐵嘴甚感驕傲的拍了拍自己的包。

「啊?!就裝這些東西?」張副官忍不住想扶額。

「怎麼?看不起啊?我還帶了驅蟲藥呢!厲害吧!」齊鐵嘴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包裡拿出了一罐東西,還一副想得到稱讚的樣子。

「驅什麼蟲啊?有我在,根本不用那種東西。」張副官對那個什麼驅蟲藥表示不屑。

「難道你有麒麟血啊?」齊鐵嘴驚訝到瞪大了眼睛。

「有啊!我們身為張家族人,多少都會遺傳到,我的血雖然沒有本家的純,但濃度也不算太低。」

「呆瓜!你的血拿來驅蟲太浪費啦!你是有多少血可以流啊?血流乾了可是會死的!」

「八爺,這是在擔心我嗎?」張副官嘴角上揚,露出了兔牙。

「行了,祖宗,我怕你了!」齊鐵嘴拿著大餅,往張副官嘴裡一塞。

嘴裡被塞了大餅,眼睛還是一直盯著齊鐵嘴,嘴巴的角度依舊。

「還不快吃?」

「八爺是想噎死我嗎?」張副官把餅從嘴裡拿下來,把臉鼓起個委屈的包子臉。

「噎死正好!」齊鐵嘴把臉撇過去不看他,不然那個小表情,不知道可以殺死他幾次。



13(九釘)

掉到洞裡的解九摔暈了一會兒,他是被三寸釘舔醒的。

揉著頭坐了起來,檢查了三寸釘沒事,爬過去撿起了照著自己的手電筒,再檢查了自己身上的傷勢,應該還好,只有些許瘀血,幸好沒骨折。

腦子開始運作,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拿著手電筒照了一圈,發現這裡似乎不大,感覺就像個地牢般,找不到任何出口。

三寸釘從懷中掙脫了出去,解九連忙將光線照向三寸釘,自己爬了起來跟在後面,兩三步就到底了,看著三寸釘用短短的前腳挖著洞,解九馬上知道三寸釘是在告訴他可以從這裡突破。

從包裡拿出洛陽鏟,將鏟頭與鏟柄組合起來,開始挖了起來,這個地方比其他地方軟了一點,是最好挖開的地方 。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中途休息了幾次,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讓他挖通了。

一手抱著三寸釘,頭先伸出洞口,一隻手騰出來照了一圈,發現在一個通道的中央位置,有高度落差,他現在在較高的位置,通道的地上有水,有些石塊凸出水面供人通行。

解九小心翼翼的護著三寸釘落到一塊石頭上,看起來沒什麼問題,然後再看了看該從哪邊去。

「三寸釘,你說該怎麼走呢?」解九知道這隻有靈性的狗必能帶他脫險。

三寸釘朝著一邊叫了一聲,解九就往那邊去,同時注意著腳下的石頭是否可以踩,若不能踩,三寸釘也會提醒他,所以移動得緩慢了點。


tbc.


為了讓大家開始有點進展,我讓大家開始有獨處的機會啦~
段落開頭會註明CP

不過啟紅真的讓我卡關了,快ooc了救命!

评论(10)
热度(13)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