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二)

◆直達前文

開坑說明 (一)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6

一行人兩台車開在前頭,後面跟著一台軍用卡車,裡頭載著幾名跟著下斗找人的張家親兵,還有一些裝備。

在車上張啟山將事情原委告知了二爺,二爺只是點點頭表示而已,此車便再無人說話。

張副官身為頭車的駕駛,速度不快不慢,坐在後坐的齊鐵嘴與抱著三寸釘的解九,正在解讀三寸釘指示的方向。

說來這三寸釘也是隻厲害的狗,沿著路走基本上不叫,快轉彎時才會叫一聲做為提醒,然後頭擺向正確的方向,時而往左時而朝右,這麼有人性的狗,也難怪吳老狗把牠看得比誰都重要。

「這狗還真厲害!不愧是吳老狗的掌上寶啊!」八爺發出了驚嘆。

「要不 ,八爺也養一隻啊?」張副官看了一眼後照鏡裡的八爺,笑了一下。

「不用,我有家裡那兩隻小烏龜就夠了,多安靜啊!」

「汪汪汪!」三寸釘忽然地叫了起來,齊鐵嘴與解九互看一眼。

「我想該是到了。」解九安撫著三寸釘。

副官踩了煞車,將車停妥,下車幫八爺九爺開門,後面的車子也都停了下來,開車的親兵也幫佛爺開了車門。

張副官先是吩咐了親兵先整好裝備,然後退到佛爺旁邊,等候命令。

這斗的位置不遠也不近,但由於怕開錯路,所以速度自然是不快,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四周更是一片荒郊野嶺。

「我們現在來尋入口吧!」張啟山說完,示意解九將三寸釘放下。

三寸釘被放到地上後,朝著一個方向奔去,眾人跟在後頭,生怕跟丟,沒有人眼神離開三寸釘。

7

穿過樹林,眾人停在了一片山壁前,這山壁大概三、四層樓高,大家圍著三寸釘蹲了下來,張副官指揮親兵撥開半人高的芒草,一個洞出現在眼前,這個洞也不高,只剛好能容一個人用爬的進去。

「這個洞口看起來是新鑿出來,痕跡都還很新。」二月紅摸了摸洞口的泥土,又聞了一下土的味道,有些土塊蓋住了洞口的草,而草卻還沒有被蓋死。

張副官拿起手電筒往裡面照了照,「佛爺,裡面很深,照不到底,另外地上有些腳印。」

「嗯,我想親兵們就不要進去了,這也不算公務,待在洞口待命吧!」佛爺想了想,還是不要讓親兵們進去遇險,他也是知道他的親兵們墓下膽識可不比自己與副官。

「啊?就我們五個人下去啊?」齊鐵嘴看了看左邊的解九,又看了看右邊的副官,最後再看了看對面的張啟山跟二月紅,「我跟小九可是不會武功的,這真遇到什麼,誰來保護我倆?」

「八爺,你看這不是還有佛爺跟二爺在嗎?定能保您平安的。」張副官雖然覺得這齊八爺有點慫,但還是說了讓人安心的話。

「我也相信我們定能平安的!」解九拍了拍齊鐵嘴的肩。

「好了,不要廢話了,跟我進去。」張啟山頭也不回地走進洞中,解九想跟上去,卻被二月紅拉住。

「我走前頭,小九你經驗不足,我在前面護你。」二月紅大步跟上張啟山,解九也跟了上去,爬進了洞裡。

「八爺,請吧!」張副官笑望著齊鐵嘴,笑得讓齊鐵嘴起雞皮疙瘩。

「去去去,我走就是了。」齊鐵嘴趕快逃離張副官的視線,再看下去不知道還要掉多少雞皮疙瘩。

張副官笑著搖了搖頭,在齊鐵嘴之後,也鑽進了洞裡,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他的反應很可愛。

8

由三寸釘領著,張啟山拿著手電筒照著前方的路,一片漆黑仍看不到盡頭。

「我說我們到底還要爬多久啊?唉!我這膝蓋喲!」齊鐵嘴哀號著,索性一屁股坐了下去。

「八爺。」張副官無奈地只能停下來。

「佛爺,我們先休息一下吧!」二月紅也停了下來。

「好,大家就地休息。」張啟山說完,往前去把三寸釘撈回來,免得搞丟。

「這洞還真長……」解九望著前面的幽暗感嘆。

大家在休息的同時也在觀察周遭環境,兩旁是石頭砌成的,但表面粗糙,未經過打磨,應該是一條廢棄的通道,其他就再無更多細節了。

「應該休息得差不多了,繼續前進!」張啟山又把三寸釘放回地上。

爬沒多久,張啟山就停了下來,「前面沒路了。」一堵黑色且無法反光的牆擋在前面,不過這裡的空間似乎大了一點。

「二爺,你說這裡會不會有什麼機關啊?」張啟山往旁邊一退,讓出了一個空間,讓二月紅能靠前來一起研究。

「我想應該有的,找一下。」二月紅一手持著手電筒,另外一隻手開始摸牆磚。

摸了一圈,發現好像沒有機關,二月紅跟張啟山互看了一眼,搖了頭,表示要另尋他法。

「佛爺,我看不然就直接打掉這牆吧!」張副官說著就準備破壞牆面。

「有道理,畢竟這條看起來像廢棄的通道,被堵死也是有可能的。」二月紅分析了一下破壞牆面的可行性。

張副官靠近牆面,拿起鏟子敲了敲牆壁的各個位置,尋找最脆弱的點,準備下鏟的時候忽然被阻止了。

「張副官,等一下。」出聲阻止的是解九,張副官聞言便停了下手。

「如果五爺是從這裡進來的,沒道理會沒有路。」的確,如果這裡沒有路,那吳老狗是從哪裡進去的?難不成他自己把路給堵了?

「你們看那裡。」齊鐵嘴指了牆壁頂端,那裡有個微小的縫隙。

「看來這應該還是有機關的,但可能不在牆壁上。」二月紅想了一下,「三寸釘呢?」

「在我這。」解九放下三寸釘,三寸釘跑到牆角附近發出嗚鳴聲,圍著地上某塊磚繞起圈來。

離得最近的張副官意會到,伸手按了下去,這塊磚如想像中陷了下去,這堵黑色的牆猶如旋轉門般打了開來。

9

門後是一間墓室,但裡面沒有棺材,只有一些陪葬品,牆上盡是一些神話傳說的壁畫,看起來也不算太特別,四邊牆壁則是有不知道是什麼古代神獸的雕像。

「看這個墓室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線索太少了。」二月紅轉了一圈說道。

「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救人。」解九提醒大家別忘了目的,怕大家研究得太久。

「大家找一下有沒有路。」張啟山開始研究出路。

大家分頭各朝一個方位走去,大家邊走注意著腳下是否有玄機,摸到牆邊開始摸牆是否有機關,只有齊鐵嘴走到正中間,開始研究壁畫,想解讀一點這墓主人的故事,說不定有什麼頭緒。

「佛爺,這雕像好像有點問題!」張副官突然大呼,讓其他人停下了動作看向了他,又轉頭看了看佛爺。

「這四座雕像看起來都像朱雀。」解九站在雕像旁研究著。

「不對,是重明鳥,你看它的眼睛裡面有兩個瞳孔。」齊鐵嘴糾正了解九的看法,「傳說,舜王是重名鳥托生的,是能趨吉避凶的神獸。」

「機關應該就在瞳孔了,二爺。」張啟山朝著二月紅一笑。

二月紅自然是明白要做什麼,左右手各捏四顆鐵彈子,朝著四個雕像的八個眼睛飛去,顆顆皆中目標。

墓室中間的地板開了一個洞,一座階梯向下延伸,此時站在正中間的齊鐵嘴一屁股摔到洞裡,滾下了樓梯。

「八爺!」張副官飛也似的,朝洞裡奔去。

tbc.

感情進展超慢,我真想打醒自己,搞這什麼奇奇怪的坑.....

评论(7)
热度(17)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