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啟紅/九五】只取一瓢飲(一)

◆說明前文請走這裡

◆可能ooc

◆多CP

◆慎入

◆歡迎聊天

◆感情進度

 副八★★☆☆☆☆

 啟紅★☆☆☆☆☆

 九五★☆☆☆☆☆


-------------------------

引子


『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出自紅樓夢第九十一回)

天下間那麼多人,我只愛你一個人。



0

「汪!」解九不解地看著從門口跑進來的三寸釘,這是一隻小巧可愛的狗,更是吳老狗的懷中寶,到哪都會揣在兜裡或袖子裡,甚少離身。

解九抱起三寸釘,又往門外探頭看了一下,什麼人也沒有,心生疑惑。

「我說你的主人呢?」解九托起這隻可愛的狗問著,當然,狗不會回答他,只是又叫了一聲。

解九把狗端詳了一圈,除了脖子上綁著一塊布條,就沒別的東西了,打開布條一看,解九臉色驟變。

『救我』布條上用血跡就只寫著這兩個字。

解九的腦袋飛速的運轉著,隱隱發痛,但他管不了這麼多,眼下救人要緊,迅速朝自己手上扎了一針,總算好多了,抱起三寸釘就往八爺的小香堂去。



1

張副官巡完街,常常會順路到八爺的小香堂坐一下,今天也不例外,熟門熟路的自個兒摸進香堂。

「張副官來啦!」小滿照例的打了招呼,也不用特別招呼他,張副官感覺就像自己人一般。

「小滿辛苦啦!我自己進去就好。」張副官直接走進裡面,尋八爺去了。

八爺端坐在桌邊,閉著雙目,似乎嘴裡還在念著些什麼,不過聽不到什麼聲音,感覺就像在自言自語而已。

張副官逕自坐到八爺旁邊,也不急,拿起了桌上的水壺給八爺和自己倒了杯茶,然後自顧自的喝了起來,時不時的看一下八爺的臉,然後繼續喝茶。

也沒等多久,八爺就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副官,然後端起茶杯,一飲而盡,險些嗆著,張副官趕緊幫忙拍背。

「八爺,有必要喝這麼急嗎?茶水又不會跑掉。」副官邊拍著背邊問。

「咳咳,你…我…咳,剛算了一下今天的運勢,沒想到有事發生了。」八爺還沒完全緩過來就回答了副官。

「什麼事啊?」

沒等八爺接話,就聽到有人敲門聲。

「來了。」八爺淡淡的對副官說。



2

解九平穩地敲開了齊家香堂的門,用了藥物總是能讓思緒平靜地運作,不至於慌了手腳,雖然心裡著急,但不會表現一絲一毫地不安。

小滿打開了大門,看見了解九,連忙問候著。
「九爺?快進來吧!我幫你通報一下。」小滿說完就轉頭想往裡面走去。

「不用了,我想八爺定知道我要來的,帶我進去便是。」

「那好吧!」感覺是有什麼要緊事,小滿也不好拒絕九爺。而解九看了一眼懷裡的三寸釘,跟上小滿的步伐。

「八爺,張副官也在啊?」解九走進內堂,打著招呼,沒想到除了八爺,還有其他人。

「九爺。」張副官站起身,向解九打了個招呼後,就站到一旁,畢竟這個場面自己是不適合坐著的。

「小九,坐啊!你說吧!發生什麼事了?」八爺不急不徐的幫解九倒了杯茶。

「吳老狗他出事了。」解九坐了下來,將三寸釘放到桌上後,從口袋裡摸出那塊血書的布條,攤開放到齊鐵嘴面前。

「這…」張副官有點驚訝。

「先別急,待我算上一掛。」齊鐵嘴拿起羅盤看了看,再掐了掐手指。「雖然是凶,但現在沒事,不過還是要趕快救人。」

「但是我們不知道五爺在哪,怎麼救啊?」張副官疑惑地搔了搔頭。

「汪!」似乎是在回答副官似的,三寸釘應了一聲。

「三寸釘會帶路的。」解九摸了摸三寸釘的頭,三寸釘也搖了搖尾巴。

「我想吳老狗應該是在個墓裡吧!」齊鐵嘴抱起三寸釘聞了一下,一股土味撲鼻而來,而且帶有一點墓裡的味道,和一般的土味不太一樣。

「我看憑我們兩個,應該沒辦法救出老五,還得請佛爺協助。」解九自是知道自己和八爺身為下三門,盜墓的能力比不上上三門跟平三門,既然吳老狗被困在裡面,想必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事不宜遲,就請八爺、九爺跟我回趟張府吧!」張副官做出了請的手勢,八爺跟九爺踏出了香堂,坐上了副官的車,一同去了張府。



3

「管家,你先招待一下八爺跟九爺,我進去找佛爺。」張副官直接往佛爺的書房走去。

副官看到了門沒關,就敲了敲門後,直接走到埋在成堆公文裡頭的人前,「佛爺,八爺跟九爺有要事商討,在客廳候著。」

張啟山抬頭看了副官,「去會議室等我吧!我等會過去。」

「是。」張副官退了出去,按照佛爺吩咐,將兩人請到會議室。

不一會兒,佛爺就走進來了。

「不用多禮了,先說要事吧!」佛爺坐到椅子上,打消了椅子上另外兩人想行禮的動作。

「佛爺,五爺他出事了,我們推測應該在某個墓裡。」齊鐵嘴抱起三寸釘,繼續跟佛爺描述著來龍去脈。

「我們整頓一下,一個時辰後準營救老五,副官跟我去請二爺,這墓應該不簡單,連經驗充足的老五都出不來,多個人總是好的。」張啟山起身就往外走,副官跟了上去。

早在佛爺踏進會議室前,副官就去打點下斗的行頭了,所以這會跟著佛爺去請二爺倒也無所謂,八爺和九爺也回去準備下斗的裝備。



4

到了二爺家門口,佛爺跟副官下了車走了過去,管家馬上就迎了上來。

「佛爺,請先進來到前廳等吧!我去請二爺出來。」管家領著兩人進到前廳,隨後就有一名小廝端上了茶水。

「佛爺,今日前來,所謂何事?」二月紅踏入門檻,不緊不慢的語調,聽不出任何情緒。

「跟我們去救老五吧!」張啟山轉身面向二月紅,目光堅定。

「老五怎麼了?」二月紅的語氣仍舊保持著平淡。

「說來話長,現在事態急迫,先跟我們走吧!路上再做解釋。」張啟山也不想耽擱太久,只希望二月紅能跟他們一同前去。

「好吧!為了老五,我便走這一趟吧!」二月紅,走回裏屋,再走出來已換好了服裝,收拾好行囊,不用張啟山多做說明,也知道此番必要下斗,否則也不用來請他。

「二爺請。」張副官打開車門請二爺上車,張啟山已坐在車內,閉著雙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5

回到張府,大家已換好服裝,背好行囊,聚集在府邸門口,張副官在做最後的確認。

「佛爺,隨時可以出發。」張副官向佛爺報備完,等著張啟山下令。

「小九,你真的要跟我們去嗎?」張啟山看著解九一副跟他們差不多的裝扮,手裡還抱著三寸釘。

「我必須去,三寸釘的脾氣我是知道的,由我代五爺照看是最合適的。」解九其實也知道自己沒什麼下斗的經驗,畢竟他也不需要下斗,但這次情況不同,他覺得親自走一趟比較踏實,也不知怎麼地,心裡有個聲音告訴他就是要跟著去。

「好吧!那就副官開頭車,小九帶著三寸釘上車吧!二爺跟我坐另一車。」張啟山搖了搖頭,知道他是無法阻止解九的。

「欸~佛爺~那我坐哪?」齊鐵嘴上前拉住朝後面那輛車走去的張啟山。

「你 自 己 挑。」張啟山朝齊鐵嘴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

「八爺,你坐我這輛車吧!」張副官站在車旁,朝著八爺喊了聲,露出了狐狸般的笑臉。

齊鐵嘴放開了張啟山,轉頭看了看張副官,又看了看打開車門的張啟山,就朝副官那邊走去,心裡想著「我要是太多話,可能會變齊閉嘴吧……」光想就不寒而慄。


tbc.

评论(14)
热度(23)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