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目

主副八(新牆頭:友卯友),耍廢人生,灣家繁體

【副八】向日(下)

前文鏈結:

(上)

一直想寫篇長篇,但苦無腦洞,又不想寫太多私設的文。

唉,人生怎麼這麼難?

所以現在都只寫短篇日常向。

也有可能副八太過膩歪,控制了我的思想哈哈。

算了,我還是去畫圖好了。

以下正文

-------------------------

兩個人上了車,坐在副駕駛座的齊鐵嘴為張日山指路,往城南開去。

「八爺,你說你要帶我去哪兒啊?」張日山開著車,邊問著齊鐵嘴。

「到了你就知道了,這兒要右轉。」齊鐵嘴打算繼續賣關子。

這路程也不遠,就在城南外頭的郊區。

「到了到了,前面車開不進去,我們就下車用走的吧!」兩人下了車,齊鐵嘴領著張日山往前走去。

走了幾分鐘後,眼前所見一片黃澄澄,空氣中還有淡淡的花香味,這裡是一片向日葵花田。

「原來八爺是想帶我來賞花啊?」張日山往前走了幾步,走進了花田裡,回頭望著齊鐵嘴。

「啊?哦!是啊!」齊鐵嘴看著站在花田裡的張日山,這個畫面太美好了,一時閃了神,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對眼前這個人動了情,也許是他在礦山裡第一次保護了自己那時候吧!又或許是更早?

「八爺,你怎麼不走進來呢?」張日山偏著頭,疑惑地看著在花田外的齊鐵嘴。

「我這不就來了嗎?」齊鐵嘴快步走到張日山邊上。

「八爺,你看這向日葵真美!」張日山隨手折了一朵,放到八爺手裡。

「呆瓜,你可比這花好看太多了。」齊鐵嘴笑看著眼前這個好看的人兒。

「那八爺,你喜歡我嗎?」張日山柔柔的笑著,露出兩顆兔牙。

「喜歡,我當然喜歡你。」連命都可以交給自己的人,怎麼會不喜歡呢?

「我也喜歡八爺!」聽到齊鐵嘴也喜歡自己,張日山欣喜若狂。

張日山吻上了齊鐵嘴的唇,兩人輕摟著對方,齊鐵嘴也回應了這個深切而綿長的吻。

(此處應有車,遺憾的是我不會開車!)(雙手一攤)

「八爺怎麼會想到帶我來這賞花呢?」兩人並著肩走在花田裡,身旁的花都快比人高了。

「你知道吧!等這向日葵的花謝了,就會長成葵花子,這葵花子也是我愛吃的瓜子之一。」齊鐵嘴伸手摸著向日葵中間深色的地方。

「說起來向日葵這種植物也算是好看又好吃呢!就跟八爺一樣!」張日山打趣的看著齊鐵嘴。

「你說什麼呢!真沒個正經樣!」齊鐵嘴臉上泛上淡淡紅暈。

「是~八爺教訓的是!」張日山依舊沒個正經樣。

「向日葵因其花朵向著太陽而得名,太陽在哪,花朵就朝哪,你就是我的太陽我的日,你在哪,我的心就在哪。」

FIN.

评论(10)
热度(15)

© 言目 | Powered by LOFTER